司馬遷《史記》【史記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古文翻譯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張連科 譯注
【說明】《屈原賈生列傳》是屈原、賈誼兩個人的傳記,他們雖然不是同時代人,但是二人的遭遇有不少共同之處。他們都是才高氣盛,又都是因忠被貶,在政治上都不得志,在文學上又都成就卓著。所以,司馬遷才把他們同列於一篇。
對於屈原,作者先寫他的才能之高。他「博聞強志,明於治亂,嫻於辭令」,但也因此深受上官大夫的嫉妒。上官大夫進讒言使懷王疏遠屈原。屈原被貶之後,作者極力表現他忠君愛國的一腔熱血和滿懷赤誠,「屈平既嫉之,雖放流,眷顧楚國,系心懷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興國而欲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但屈原最終也沒能使懷王覺悟,反因此得罪了令尹子蘭,慘遭放逐。
屈原被放逐之後,作者重點寫了他的死。上不能為國盡忠效力,下不能躬耕壟畝,歸隱田園,「舉世混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這是一種偉大的、難得的孤獨,唯有堅強者方能如此,唯有高尚者方能如此。所以屈原才表示:「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誰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常流而葬乎魚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溫蠷乎!」就這樣,屈原懷抱沙石,沉江而死,實現了自己「伏清白以死直」(《離騷》)的諾言,其正直剛烈堪稱千古之冠。
司馬遷對賈誼,則首先表現其才華過人,「是時賈生二十餘,最為少。每詔令人,諸老先生不能言,賈生盡為之對,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諸生以為能,不及也」。漢文帝也非常欣賞他,一年之中破格提拔他為太中大夫。接著賈誼又提出了改正朔,易服色,法制度,定官名,行禮樂等革新主張,但卻遭到了周勃等老臣們的反對,他們攻擊賈誼「年少初學,專欲擅權,紛亂諸事」,而漢文帝又是這班老臣們所擁立,登位不久,權力未穩,也只有依從而已。所以就把賈誼貶到長沙,任長沙王太傅。
賈誼到長沙之後,作者重點寫其鬱鬱不快的情懷,而在表現時,又大多借賈誼自己的辭賦來直接抒發,如其《吊屈原賦》云:「斡棄周鼎兮寶康瓠,騰駕罷牛兮驂蹇驢,驥垂兩耳兮服鹽車。章甫薦屨兮,漸不可久。嗟苦先生兮,獨離此咎!」這哪裡是獨吊屈原,賈誼亦何嘗不是如此,不然的話,他又怎能年紀輕輕就憂鬱而死呢?
本文最大的特點是作者筆端飽含感情,行文幽抑哀惋。正如作者所云:「余讀《離騷》、《天問》、《招魂》、《哀郢》悲其志。適長沙,觀屈原所自沉淵,未嘗不垂涕。」可見作者是在這種悲慨的感情中寫下本篇的,並將此情寄之筆端。而司馬遷自己也同樣是才高氣盛,因忠而遭受不幸,所以他表面上寫屈原、賈誼,實際上也在寫他自己,他在《報任安書》中寫道:「蓋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詩三百篇》大氐聖賢發憤之所為作也。」
也正是由於作者把自己悲憤不平之感傾注在本傳上,才使得本篇有了不同於其他人物傳記的特色,這就是一邊敘事,一邊議論抒情。如本傳開頭兩個自然段是敘事,但講到屈原被疏之後,作者忍耐不住開始一大段議論抒情,對屈原人格,對《離騷》精神的評論,都是非常準確的,如「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這可以說是切中肯綮之語。
另外,本篇在寫作上確實又繼承了《離騷》的抒情傳統,正如清人陳劉熙載所云:「學《離騷》得其情者太史公,得其辭者為司馬長卿。」又云:「太史公文,兼括六藝百家之旨。第論其惻怛之情,抑揚之致,則得之於《詩三百篇》及《離騷》者居多。」(《藝概·文概》)而縱觀本篇,更是如此。
屈原名平,和楚國王室是同姓一族。他擔任楚懷王的左徒,學識淵博,記憶力很強,對國家存亡興衰的道理非常瞭解,對外交往來,接人待物的辭令又非常熟悉。因此他入朝就和楚王討論國家大事,制定政令;對外就接待各國使節,處理對各諸侯國的外交事物。楚懷王對他非常信任。
而上官大夫和屈原職位相同,他為了能得到懷王的寵信,很嫉妒屈原的才能。有一次,懷王命屈原制定國家法令,屈原剛寫完草稿,還沒最後修定完成。上官大夫見到之後想奪為己有,但屈原不肯給他。他就和楚懷王說屈原的壞話:「大王您讓屈原制定法令,上下沒有人不知道這件事,每頒布一條法令,屈原就自誇其功,說是『除了我之外,誰也做不出來』。」懷王聽了,非常生氣,因此就對屈原疏遠了。
屈原對懷王聽聞失靈而不能分辨是非,視線被讒佞諂媚之徒所蒙蔽而不能辨明真偽,致使邪惡傷害了公道,正直的人不被朝廷所容,感到萬分痛心,所以才憂愁苦悶,沉鬱深思而寫成《離騷》。所謂「離騷」,就是遭遇憂患之意。上天是人的原始;父母是人的根本。人在處境窘迫的時候,就要追念根本,所以在勞累困苦到極點時,沒有不呼叫上天的;在受到病痛折磨無法忍受時,沒有不呼叫父母的。屈原堅持公證,行為耿直,對君王他一片忠心,竭盡才智,但是卻受到小人的挑撥離間,其處境可以說是極端困窘了。因誠心為國而被君王懷疑,因忠心事主而被小人誹謗,怎能沒有悲憤之情呢?屈原寫作《離騷》,正是為了抒發這種悲憤之情。《詩經·國風》雖然有許多描寫男女戀情之作,但卻不是淫亂;《詩經·小雅》雖然表露了百姓對朝政的誹謗憤怨之情,但卻不主張公開反叛。而像屈原的《離騷》,可以說是兼有以上兩者的優點。屈原在《離騷》中,往上追述到帝嚳(ku庫)的事跡,近世讚揚齊桓的偉業,中間敘述商湯、周武的德政,以此來批評時政。闡明道德內容的廣博深遠,治亂興衰的因果必然,這些都講得非常詳盡。其語言簡約精煉,其內容卻托意深微,其情志高潔,其品行廉正,其文句雖寫的是細小事物,而其意旨卻極其宏大博深,其所舉的雖然都是眼前習見的事例,而所寄托的意義卻極其深遠。其情志高潔,所以喜歡用香草作譬喻。其品行廉正,所以至死也不放鬆對自己的要求。身處污泥濁水之中而能洗滌乾淨,就像蟬能從混濁污穢中解脫出來一樣,在塵埃之外浮游,不被世俗的混濁所玷污,清白高潔,出污泥而不染。推論其高尚情志,就是說與日月爭輝也是恰宜的。
屈原被貶退之後,秦國想發兵攻打齊國,可是齊國與楚國有合縱的盟約,秦惠王對此很是擔憂,於是就派張儀假裝離開秦國,帶著豐厚的禮品來到楚國表示臣服,說:「秦國非常痛恨齊國,但齊國和楚國有合縱的盟約,若是楚國能和齊國斷交,那麼秦國願意獻出商、於一帶六百里土地。」楚懷王貪圖得到土地而相信了張儀,就和齊國斷絕了關係,並派使者到秦國接受土地。張儀欺騙了楚國,對使者說:「我和楚王約定的是六里,沒聽說過有什麼六百里。」楚國使者非常生氣地離去,回到楚國把這事告訴了懷王。懷王勃然大怒,大規模起兵攻打秦國。秦國也派兵迎擊,在丹水、淅水一帶大破楚軍,並斬殺八萬人,俘虜了楚將屈丐,接著又攻取了楚國漢中一帶的地域。於是楚懷王動員了全國的軍隊,深入進軍,攻打秦國,在藍田大戰。魏國得知此事,派兵偷襲楚國,到達鄧地。楚兵非常害怕,不得不從秦國撤軍回國。而齊國很痛恨懷王背棄盟約,不肯派兵救助楚國,楚國的處境非常艱難。
第二年,秦國提出割讓漢中一帶土地和楚國講和,但楚懷王說:「我不希望得到土地,只想得到張儀就甘心了。」張儀聽到這話,就說:「用我一個張儀來抵漢中之地,請大王答應我去楚國。」張儀到楚國之後,又給楚國掌權的大臣靳尚送上厚禮,並用花言巧語欺騙懷王的寵姬鄭袖,懷王竟然聽信了鄭袖的話,把張儀又給放跑了。這時屈原已被疏遠,不再擔任重要官職,剛被派到齊國出使,回來之後,向懷王進諫說:「大王您為什麼不殺了張儀呢?」懷王感到很後悔,派人去追趕,但已經來不及了。
在此之後,各諸侯國聯合攻打楚國,大敗楚軍,殺死了楚國大將唐眛(mo,陌)。
當時秦昭王和楚國結為姻親,想和楚懷王見見面,楚懷王想要前往,屈原勸諫說:「秦國是虎狼一般貪暴的國家,是不能信任的,還是不去為好。」可是懷王的小兒子子蘭勸懷王前去,他說:「為什麼要斷絕了秦王的好意呢?」懷王最終還是去了。但他剛一進武關,秦朝的伏兵就斬斷了他的歸路,把懷王扣留,為的是讓他答應割讓土地。懷王大怒,不肯應允。逃到趙國,但趙國拒絕接納。然後又來到秦國,最終死在秦國,屍體運回楚國安葬。
懷王的大兒子頃襄王繼位,任命他的弟弟子蘭為令尹。因子蘭勸懷王入秦而最終死在秦國,楚國人都把此事的責任歸罪於子蘭。
屈原對子蘭的所作所為,也非常痛恨。雖然身遭放逐,卻依然眷戀楚國,懷念懷王,時刻惦記著能重返朝廷,總是希望國王能突然覺悟,不良習俗也為之改變。他總是不忘懷念君王,復興國家,扭轉局勢,所以在一篇作品中多次流露此種心情。然而終究無可奈何,所以也不可能再返朝廷,於此也可見懷王最終也沒有醒悟。作為國君,不管他聰明還是愚蠢,有才還是無才,都希望找到忠臣和賢士來輔佐自己治理國家,然而亡國破家之事卻不斷發生,而聖明之君、太平之國卻好多世代都未曾一見,其根本原因就在於其所謂忠臣並不忠,其所謂賢士並不賢。懷王因不知曉忠臣之職分,所以在內被鄭袖所迷惑,在外被張儀所欺騙,疏遠屈原而信任上官大夫和令尹子蘭。結果使軍隊慘敗,國土被侵佔,失去了六郡地盤,自己還流落他鄉,客死秦國,被天下人所恥笑。這是由於不知人所造成的災禍。《易經》上說:「井已經疏浚乾淨,卻沒人來喝水,這是令人難過的事。國君若是聖明,大家都可以得到幸福。」而懷王是如此不明,那裡配得到幸福啊!
令尹子蘭聽到以上情況勃然大怒,最終還是讓上官大夫去向頃襄王說屈原的壞話,頃襄王一生氣,就把屈原放逐了。
屈原來到江邊,披頭散髮在荒野草澤上一邊走,一邊悲憤長吟。臉色憔悴,形體乾瘦。一位漁翁看到他,就問道:「您不就是三閭大夫嗎?為什麼到這裡來呢?」屈原說:「全社會的人都污濁而只有我是乾淨的,大家都昏沉大醉而只有我是清醒的,所以我才被放逐了。」漁翁說:「一個道德修養達到最高境界的人,對事物的看法並非一成不變,而是能隨著世俗風氣而轉移,全社會的人都污濁,你為什麼不在其中隨波逐流?大家都昏沉大醉,你為什麼不在其中吃點殘羹剩酒呢?為什麼要保持美玉一般的品德,而使自己討了個被流放的下場呢?」屈原回答說:「我聽說過,剛洗過頭的人一定要彈去帽子上的灰塵,剛洗過身軀的人一定要把衣服上的塵土抖乾淨,人們又有誰願意以清白之身,而受外界污垢的玷染呢?我寧願跳入江水長流之內,葬身魚腹之中,也不讓自己的清白品德蒙受世俗的污染!」
於是,屈原寫下了作品《懷沙》,其中這樣寫道:
陽光強烈的初夏呀,草木茂盛地生長。悲傷總是充滿胸膛啊,我急匆匆來到南方。眼前是一片茫茫啊,沉寂得毫無聲響。我的心情沉鬱悲慨啊,這令人傷心日子又實在太長。撫心反省而無過錯啊,蒙冤自抑而無懼。
想把方木削成圓木啊,但正常法度不可改易。拋開正路而走斜徑啊,那將為君子所鄙棄。明確規範,牢記法度啊,往日的初衷決不反悔。品性忠厚,心地端正,為君子所讚美。巧匠不揮動斧頭砍削啊,誰能看出是否合乎標準。黑色的花紋放在幽暗之處啊,盲人會說花紋不鮮明;離婁稍微一瞥就看得非常清楚啊,盲人反說他是失明無光。事情竟是如此的黑白混淆啊,上下顛倒。鳳凰被關進籠子裡啊,雞和野雉卻在那裡飛跳。美玉和粗石被摻雜在一起啊,竟有人認為二者也差不了多少。那些幫派小人卑鄙嫉妒啊,全然不瞭解我的高尚情操。
任重道遠負載太多啊,沉陷阻滯不能向前。身懷美玉品德高啊,處境困窘向誰獻?城中群狗胡亂叫啊,以為少見為怪就叫喚。誹謗英俊疑豪傑啊,這本來就是小人的醜態。外表粗疏內心樸實啊,眾人不知我的異彩。未雕飾的材料被丟棄啊,沒人知道我所具有的知慧和品德。我注重仁與義的修養啊,並把恭謹忠厚來加強。虞舜已不可再遇啊,又有誰知道我從容堅持自己的志向。古代的聖賢也難得同世而生啊,又有誰能瞭解其中緣由?商湯夏禹距今是何其久遠啊,渺茫無際難以追攀。強壓住悲憤不平啊,抑制內心而使自己更加堅強。遭受憂患而不改變初衷啊,只希望我的志向成為後人傚法的榜樣。我又順路北行啊,迎著昏暗將盡的陽光。含憂鬱而強作歡顏啊,死亡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尾聲:浩蕩的沅江、湘江水啊,不停地流淌翻湧著波浪。道路漫長而又昏暗啊,前程又是何等的恍忽渺茫。我懷著長久的悲傷歌吟不止啊,慨然歎息終此世。世上沒人瞭解我啊,誰能聽我訴衷腸?情操高尚品質美啊,芬芳潔白世無雙。伯樂早已死去啊,千里馬誰能識別它是駿良?人生一世秉承命運啊,各有各的不同安排。內心堅定心胸廣啊,別的還有什麼值得畏懼!重重憂傷長感慨啊,永世長歎無盡哀。世道混濁知音少啊,人心叵測內難猜。人生在世終須死啊,對自己的生命就不要太珍愛。明白告知世君子啊,我將永為人模楷。
於是,屈原就懷抱石頭,投入汨羅江自殺而死。
屈原死後,楚國有宋玉、唐勒、景差等人,他們都愛好文學而以擅長辭賦著名。但他們都只學習了屈原辭令委婉含蓄的一面,而最終沒人敢像屈原那樣直言勸諫。此後楚國一天比一天弱小,幾十年之後終於被秦國消滅。
自從屈原沉江而死一百多年之後,漢朝有個賈生,在擔任長沙王太傅時,經過湘水,寫一篇辭賦投入江中,以此祭弔屈原。
賈生名叫賈誼,是洛陽人。在十八歲時就因誦讀詩書會寫文章而聞名當地。吳廷尉擔任河南郡守時,聽說賈誼才學優異,就把他召到衙門任職,並非常器重。漢文帝剛即位時,聽說河南郡守吳公政績卓著,為全國第一,而且和李斯同鄉,又曾向李斯學習過,於是就徵召他擔任廷尉。吳廷尉就推薦賈誼年輕有才,能精通諸子百家的學問。這樣,漢文帝就徵召賈誼,讓他擔任博士之職。
當時賈誼二十有餘,在博士中最為年輕。每次文帝下令讓博士們討論一些問題,那些年長的老先生們都無話可說,而賈誼卻能一一回答,人人都覺得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博士們都認為賈生才能傑出,無與倫比。漢文帝也非常喜歡他,對他破格提拔,一年之內就升任太中大夫。
賈誼認為從西漢建立到漢文帝時已有二十多年了,天下太平,正是應該改正曆法、變易服色、訂立制度、決定官名、振興禮樂的時候,於是他草擬了各種儀法,崇尚黃色,遵用五行之說,創設官名,完全改變了秦朝的舊法。漢文帝剛剛即位,謙虛退讓而來不及實行。但此後各項法令的更改,以及諸侯必須到封地去上任等事,這都是賈誼的主張。於是漢文帝就和大臣們商議,想提拔賈誼擔任公卿之職。而絳侯周勃、灌嬰、東陽侯、馮敬這些人都嫉妒他,就誹謗賈誼說:「這個洛陽人,年紀輕而學識淺,只想獨攬大權,把政事弄得一團糟。」此後,漢文帝於是就疏遠了賈誼,不再採納他的意見,任命他為長沙王太傅。
賈誼向文帝告辭之後,前往長沙赴任,他聽說長沙地勢低窪,氣侯潮濕,自認為壽命不會很長,又是因為被貶至此,內心非常不愉快。在渡湘水的時候,寫下一篇辭賦來憑弔屈原,賦文這樣說:
我恭奉天子詔命,帶罪來到長沙任職。曾聽說過屈原啊,是自沉汨羅江而長逝。今天我來到湘江邊上,托江水來敬吊先生的英靈。遭遇紛亂無常的社會,才逼得您自殺失去生命。啊呀,太令人悲傷啦!正趕上那不幸的年代。鸞鳳潛伏隱藏,鴟梟卻自在翱翔。不才之人尊貴顯赫,阿諛奉承之輩得志猖狂;聖賢都不能順隨行事啊,方正的人反屈居下位。世人竟稱伯夷貪婪,盜跖廉潔;莫邪寶劍太鈍,鉛刀反而是利刃。唉呀呀!先生您真是太不幸了,平白遭此橫禍!丟棄了周代傳國的無價鼎,反把破瓠當奇貨。駕著疲憊的老牛和跛驢,卻讓駿馬垂著兩耳拉鹽車。好端端的禮帽當鞋墊,這樣的日子怎能長?哎呀,真苦了屈先生,唯您遭受這飛來禍!
尾聲:算了吧!既然國人不瞭解我,抑鬱不快又能和誰訴說?鳳凰高飛遠離去,本應如此自引退。傚法神龍隱淵底,深藏避禍自愛惜。韜光晦跡來隱處,豈能與螞蟻、水蛭、蚯蚓為鄰居?聖人品德最可貴,遠離濁世而自隱匿。若是良馬可拴系,怎說異於犬羊類!世態紛亂遭此禍,先生自己也有責。遊歷九州任擇君,何必對故都戀戀不捨?鳳凰飛翔千仞上,看到有德之君才下來棲止。一旦發現危險兆,振翅高飛遠離去。狹小污濁的小水坑,怎能容得下吞舟大魚?橫絕江湖的大魚,最終還要受制於螻蟻。
賈誼在擔任長沙王太傅的第三年,一次有一支鴞鳥飛進他的住宅,停在了座位旁邊。楚國人把鴞叫做「服」。賈誼原來就是因被貶來到長沙,而長沙又地勢低窪,氣候潮濕,所以自認為壽命不長,悲痛傷感,就寫下了一篇賦來自我安慰。賦文寫道:
丁卯年四月初夏,庚子日太陽西斜的時分,有一支貓頭鷹飛進我的住所,它在座位旁邊停下,樣子是那樣的自在安閒。奇怪之鳥進我家,私下疑怪是為啥。打開卦書來占卜,上面載有這樣的話,「野鳥飛入住捨呀,主人將會離開家」。請問鳥啊,「我離開這裡將去何方?是吉,就請告我;是凶,也請告我是什麼禍殃。生死遲速有定數啊,請把期限對我說端詳。」鳥聽罷長歎息,抬頭振翅已會意。嘴巴不能說話,請以意相示自推度。
天地萬物長變化,本來無有終止時。如渦流旋轉,反覆循環。外形內氣轉化相續,演變如蟬蛻化一般。其道理深微無窮,言語哪能說得周遍。禍當中傍倚著福,福當中也埋藏著禍。憂和喜同聚一起,吉和凶同在一個領域。當年吳國是何等的強大,但吳王夫差卻以此而敗亡。越國敗處會稽,勾踐以此稱霸於世。李斯游秦順利成功,卻終於遭受五刑。傅說原為一刑徒,後來卻成武丁相。禍對於福來說,與繩索互相纏繞有什麼不同?天命無法詳解說,誰能預知它的究竟?水成激流來勢猛,箭遇強力射得遠。萬物循環往復長激盪,運動之中相互起變化。雲升雨降多反覆,錯綜變幻何紛繁。天地運轉造萬物,漫無邊際何浩瀚。天道高深不可預測,凡人思慮難以謀算。生死的遲早都由命,誰能知其到來時?
何況天地為巨爐,自然本為司爐工。陰陽運轉是爐炭,世間萬物皆為銅。其中聚散或生滅,哪有常規可尋蹤?錯綜複雜多變化,未曾見過有極終。成人亦為偶然事,不足珍愛慕長生。縱然死去化異物,又何足憂慮心膽驚!小智之人顧自己,鄙薄外物重己身。通人達觀何大度,死生禍福無不宜。貪夫為財賠性命,烈士為名忘死生。喜好虛名者為權勢而死,平民百姓又怕死貪生。而被名利所誘惑、被貧賤所逼迫的人,為了鑽營而奔走西東。而道德修養極高的人,不被物慾所屈服,對千百萬化的事物等量齊觀。愚夫被俗累羈絆,拘束得如囚徒一般。有至德的人能遺世棄俗,只與大道同存在。天下眾人迷惑不解,愛憎之情積滿胸臆。有真德的人恬淡無為,獨和大道同生息。捨棄智慧忘形骸,超然物外不知有己。在那空曠恍惚的境界裡,和大道一起共翱翔。乘著流水任意行,碰上小洲就停止。將身軀托付給命運,不把它看作私有之體。活著如同寄於世,死了是長休息。內心寧靜就如無波的深淵,浮游就如不繫纜繩的小舟。不因活著重已命,修養空靈之性不拘泥。至德之人無俗累,樂天知命復何憂!雞毛蒜皮區區小事,哪裡值得憂慮生疑!
一年多之後,賈誼被召回京城拜見皇帝。當時漢文帝正坐在宣室,接受神的降福保佑。因文帝有感於鬼神之事,就向賈誼詢問鬼神的本原。賈誼也就乘機周詳地講述了所以會有鬼神之事的種種情形。到半夜時分,文帝已聽得很入神,不知不覺地在座席上總往賈誼身邊移動。聽完之後,文帝慨歎道:「我好長時間沒見賈誼了,自認為能超過他,現在看來還是不如他。」過了不久,文帝任命賈誼為粱懷王太傅。粱懷王是漢文帝的小兒子,受文帝寵愛,又喜歡讀書,因此才讓賈誼當他老師。
漢文帝又封淮南厲王的四個兒子都為列候。賈誼勸諫,認為國家禍患的興起就要從這裡開始了。賈誼又多次上疏皇帝,說有的諸侯封地太多,甚至多達幾郡之地,和古代的制度不符,應該逐漸削弱他們的勢力,但是漢文帝不肯聽從。
幾年之後,粱懷王因騎馬不慎,從馬上掉下來摔死了,沒有留下後代。賈誼認為這是自己作太傅沒有盡到責任,非常傷心,哭泣了一年多,也死去了。死的時候年僅三十三歲。後來漢文帝去世,漢武帝即位,提拔賈誼的兩個孫子任郡守。其中賈嘉最為好學,繼承了賈誼的家業,曾和我有過書信往來。到漢昭帝時,他擔任九卿之職。
太史公說:我讀完《離騷》、《天問》、《招魂》、《哀郢》之後,深受屈原情志的感染,悲傷不已。當我到長沙時,特意去看了屈原沉江自殺的地方,不禁掉下眼淚,由此更加想見他的為人。後來讀了賈誼的《吊屈原賦》,又責怪屈原以自己超人的才華,若是游事諸侯的話,哪個國家不能容納他呢?而把自己弄到這種地步。讀過《服鳥賦》之後,把生死同等看待,把官場上的去留升降看得很輕,又不禁默然若失了。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為楚懷王左徒。博聞強志1,明於治亂,嫻於辭令2。入則與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侯。王甚任之3。
上官大夫與之同列4,爭寵而心害其能5。懷王使屈原造為憲令,屈平屬草稿未定6。上官大夫見而欲奪之,屈平不與,因讒之曰:「王使屈平為令,眾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7,(曰)以為『非我莫能為』也。」王怒而疏屈平8。
1博聞強志:見聞廣博,記憶力強。2嫻:熟習。3任:信任。4同列:同在朝班,即同事。5害:妒忌。6屬:寫作。7伐:自我誇耀。8疏:疏遠。
屈平疾王聽之不聰也1,饞諂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憂愁幽思而作《離騷》2。離騷者,猶離憂也3。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窮則反本4,故勞苦倦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怛5,未嘗不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盡智以事其君,讒人間之6,可謂窮矣。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能無怨乎?屈平之作《離騷》,蓋自怨生也。《國風》好色而不淫7,《小雅》怨誹而不亂8,若《離騷》者,可謂兼之矣。上稱帝嚳,下道齊桓,中述湯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廣崇,治亂之條貫,靡不畢見9。其文約十,其辭微,其志潔,其行廉,其稱文小而其指極大,舉類邇而見義遠(13)。其志潔,故其稱物芳。其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14)。濯淖污泥之中(15),蟬蛻於濁穢(16),以浮游塵埃之外,不獲世之滋垢(17),皭然泥而不滓者也(18)。推此志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
1聰:聽覺靈敏,此處指明辨是非。2幽思:苦悶深思。3離憂:遭受憂愁。離,通「罹」(li,離),遭受。4反本:追念根本。反,同「返」。5慘怛:憂傷,悲痛。6間:挑撥離間。7《國風》:《詩經》的組成部分之一,由各地的民間歌謠所組成,有十五國風,一百六十篇。8《小雅》:亦《詩經》的組成部分之一。大部分是西周後期和東周初期貴族宴會的樂歌,小部分是批評當時朝政過失或抒發怨憤的民間歌謠。9靡:沒有。見:同「現」。十約:簡約。微:精深,幽微。稱文小:指《離騷》中多引述花草樹木等細小事物。指:通「旨」,意義。(13)舉類邇:指《離騷》所稱引的都是眼前習見的事例。邇:近。(14)自疏:自己主動疏遠,這裡指不放鬆對自己的嚴格要求。(15)濯(zhuo,濁)淖(nao,鬧):洗滌污垢。此處以喻超脫世俗。(16)蟬蛻:蟬蛻之殼,此處以喻解脫。(17)滋(xuan,玄):混濁,污黑。(18)皭(jiao,叫)然:潔白的樣子。
屈平既絀1,其後秦欲伐齊,齊與楚從親2,惠王患之,乃令張儀詳去秦3,厚幣委質事楚4,曰:「秦甚憎齊,齊與楚從親,楚誠能絕齊,秦願獻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懷王貪而信張儀,遂絕齊,使使如秦受地5。張儀詐之曰:「儀與王約六里,不聞六百里。」楚使怒去,歸告懷王。懷王怒,大興師伐秦。秦發兵擊之,大破楚師於丹、淅,斬首八萬,虜楚將屈丐,遂取楚之漢中地。懷王乃悉發國中兵以深入擊秦,戰於藍田,魏聞之,襲楚至鄧。楚兵懼,自秦歸。而齊竟怒不救楚,楚大困。
1絀:通「黜」。貶斥,廢退。2從親:指山東六國團結起來,結成聯盟,共同抗秦。3詳:通「佯」。假裝。4厚幣:豐厚的禮品。幣:古人用作禮物的絲織品,泛指用作禮品的玉、帛等物。委質:謂人臣拜見人君時,屈膝而委體於地。引申為歸順、臣服。質:指形體。一說「質」通「贄」,指初次拜見尊長時所送的禮物;「委質」也引申為歸順、臣服。5如:往……;到……。
明年,秦割漢中地與楚以和。楚王曰:「不願得地,願得張儀而甘心焉1。」張儀聞,乃曰:「以一儀而當漢中地2,臣請往如楚。」如楚,又因厚幣用事者臣靳尚3,而設詭辯於懷王之寵姬鄭袖。懷王竟聽鄭袖,復釋去張儀。是時屈平既疏,不復在位,使於齊,顧反4,諫懷王曰:「何不殺張儀?」懷王悔,追張儀不及。
其後諸侯共擊楚,大破之,殺其將唐眛。
時秦昭王與楚婚,欲與懷王會。懷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國,不可信,不如毋行5。」懷王稚子子蘭勸王行6:「奈何絕秦歡!」懷王卒行7。入武關,秦伏兵絕其後,因留懷王,以求割地。懷王怒,不聽。亡走趙,趙不內8。復之秦,竟死於秦而歸葬。
1甘心:稱心,快意。2當:抵押。3用事者:當權的人。4顧反:等到返回時,反,同「返」。下「入秦而不反」、「不忘欲反」等句之「反」同此。5毋行:不去為好。毋:無,不。6稚子:幼子。7卒:最終。8內:同「納」。接納。
長子頃襄王立,以其弟子蘭為令尹。楚人既咎子蘭以勸懷王入秦而不反也1。
屈平既嫉之,雖放流,眷顧楚國2,系心懷王,不忘欲反,翼幸君之一悟3,俗之一改也。其存君興國而欲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然終無可奈何,故不可以反,卒以此見懷王之終不悟也。人君無愚智賢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為,舉賢以自佐,然亡國破家相隨屬,而聖君治國累世而不見者,其所謂忠者不忠,而所謂賢者不賢也。懷王以不知忠臣之分4,故內惑於鄭袖,外欺於張儀,疏屈平而信上官大夫、令尹子蘭。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於秦,為天下笑。此不知人之禍也。《易》曰5:「井洩不食6,為我心惻,可以汲7。王明,並受其福。」王之不明,豈足福哉!
令尹子蘭聞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於頃襄王8,頃襄王怒而遷之9。
1咎:責怪,歸罪。2眷顧:懷念。3翼幸:僥倖希望。4分:職分,本分。5《易》:書名。也稱《周易》或《易經》。是我國古代有哲學思想的占卜書,也是儒家重要經典。引句見《易經·井卦》,原文作:「像曰:井渫不食,行惻也。求王明,受福也。」6洩:通「抴」,淘去污泥。7惻:心中悲傷。8短:說人的壞話。9遷:貶謫,放逐。
屈原至於江濱,被發行吟澤畔1。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2:「子非三閭大夫歟3?何故而至此?」屈原曰:「舉世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4。」漁父曰:「夫聖人者,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5。舉世混濁,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其糟而啜其醨6?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為7?」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誰能以身之察察8,受物之汶汶者乎9!寧赴常流而葬乎江魚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溫蠷乎十!」
1被:通「披」。2漁父:捕魚者,漁翁。3三閭大夫:職官名,本文中代指屈原,因他曾任此職。4見放:被放逐。5凝滯:拘泥。推移:變遷,轉易。6:吃,食。糟:未清帶滓的酒。啜:嘗,飲。醨:薄酒。7瑜、瑾:都是美玉名。此處以喻高尚的品德。8察察:清白,高潔。9汶(men,門)汶:污垢,污辱。十皓皓:通「皓皓」,潔白,光明。溫蠷:塵滓重積的樣子。
乃作《懷沙》之賦1。其辭曰:
陶陶孟夏兮2,草木莽莽3。傷懷永哀兮4,汩徂南土5。眴兮窈窈6,孔靜幽墨7。冤結紆軫兮8,離愍之長鞠9;撫情效志兮十,俯倔以自抑。
刓方以為圜兮,常度未替(13);易初本由兮(14),君子所鄙。章畫職墨兮(15),前度未改;內直質重兮,大人所盛(16)。巧匠不斲兮(17),孰察其揆正(18)?玄文幽處兮(19),矇謂之不章(20);離婁微睇兮(21),瞽以為無明(22)。變白而為黑兮,倒上以為下。鳳皇在笯兮(23),雞雉翔舞。同糅玉石兮(24),一概而相量(25)。夫黨人之鄙妒兮(26),羌不知吾所臧(27)。
1《懷沙》:是屈原《九章》中的一篇。關於本篇意旨,有三種說法:過去一般認為是屈原的絕命之詞,所謂懷沙,多解釋為懷抱沙石而自沉;近人有人認為,沙,指長沙,長沙是楚國祖先熊繹的封地,屈原想到此而自殺;今人有人認為作於頃襄王十五年,懷沙,是懷念垂沙戰敗,即懷王二十八年,秦與齊、韓、魏共攻楚,大敗楚於垂沙之事。2陶陶:天氣和暖的樣子。孟夏:初夏,指夏歷四月。3莽莽:草木叢生的樣子。4傷懷:傷心。永:長。5汩徂:急匆匆來到。6眴(shun,舜):同「瞬」。看。窈窈:深遠而無所見的樣子。7孔:甚。幽墨:寂靜無聲。墨,通「默」。8紆軫:委曲而苦痛。9愍:病痛,憂患。鞠:困苦。十撫情效志:猶言內省於己。俯倔:冤屈。《楚辭》即作「冤屈」。自抑:強自按捺。刓(wan,完):刻,削。圜:同「圓」。(13)常度:正常的法則。替:廢棄。(14)易初:改變原來志趣。(15)章畫職墨:指守道不移。章,明確。職,通「識」,記住。畫墨,即匠人之繩墨。(16)大人:猶言君子,德行高尚的人。盛:讚美。(17)斲(zhuo,茁):砍,削。(18)孰:誰。揆:尺度。(19)玄文:黑色的花紋。幽處:放在黑暗的地方。(20)矇:盲人。不章:沒有文采,或指不鮮明。(21)睇:斜視。(22)瞽:盲人。(23)笯:竹籠。楚地方言字。(24)糅:錯雜,混合在一起。(25)一概相量:意謂同等評價。概:量米粟時刮平斗斛用的橫木。(26)鄙妒:卑鄙嫉妒。(27)羌:語首助詞,無義。臧:善,美。
任重載盛兮1,陷滯而不濟2;懷瑾握瑜兮,窮不得余所示3。邑犬群吠兮4,吠所怪也;誹駿疑桀兮5,固庸態也6。文質疏內兮7,眾不知吾之異采8;材樸委積兮9,莫知余之所有。重仁襲義兮十,瑾厚以為豐;重華不可牾兮,孰知余之從容(13)!古固有不並兮(14),豈知其故也?湯禹久遠兮(15),邈不可慕也(16)。懲違改忿兮(17),抑心而自強;離湣而不遷兮(18),願志之有象(19)。進路北次兮(20),日昧昧其將暮(21);含憂虞哀兮(22),限之以大故(23)。
1任重載盛:負擔重,裝載多。盛,多。2陷滯:陷沒,沉滯。不濟:不能渡過。濟,渡。3窮:處境困窘。示:告,給人看。4吠:狗叫。5誹:誹謗。駿、桀:指才能傑出的人。駿,通「俊」;桀,通「傑」。6庸態:庸人的常態。7文質疏內:猶言文疏質內。文,指外表的文采。質,實質。內,通「訥」,木訥,樸實無華。8異彩:不同尋常的文彩,指非凡的才能。9材樸:這裡泛指木材。材,指有用的木料。樸,指沒有加工的木料。委積:扔在一邊堆積著。十重:和「襲」同義,都是積累的意思。意指品德的完美,並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必須平時養之有素。謹厚:謹慎忠厚。豐:增,加強。重華:虞舜的名子。牾:相逢。(13)從容:指有修養,安舒自得的樣子。(14)古:指古代聖賢。並:用如動詞,有同時而生的意思。不並,謂聖賢不同時生。(15)湯禹:指商湯和大禹。(16)邈:遙遠渺茫。慕:思慕,嚮往。(17)懲違改忿:克制忿怒。懲,止。違,恨。(18)離湣:遭受憂患。湣,通「閔」,病困。(19)象:法則。(20)次:途中的短暫停留。(21)昧昧:昏暗不明的樣子。(22)含憂:忍受憂愁。含《楚辭》作「舒」。虞哀:娛樂止哀。虞,通「娛」,樂。(23)大故:指死亡。
亂曰1,浩浩沅、湘兮,分流汩兮2,修路幽拂兮3,道遠忽兮4。曾吟恆悲兮5,永歎慨兮。世既莫吾知兮,人心不可謂兮。懷情抱質兮6,獨無匹兮7。伯樂既歿兮8,驥將焉程兮9?人生稟命兮十,各有所錯兮。定心廣志,余何畏懼兮?曾傷爰哀(13),永歎喟兮(14)。世溷不吾知(15),心不可謂兮(16)。知死不可讓兮(17),願勿愛兮。明以告君子兮,吾將以為類兮(18)。
1亂:辭賦篇未總括全篇要旨的話。2汩:水疾流的樣子,亦可釋作水疾流的聲音,猶言「汩汩」。3修路:長路。幽拂:昏暗不明。4忽:荒忽,幽暗。5此句及以下三句,《楚辭》無。另外這四句和下面「曾傷爰哀,永歎喟兮。世溷不吾知,心不可謂兮」四句,只有個別字不同,意思完全相同,所以,筆者疑此四句是衍文,應依《楚辭》為是。6懷情抱質:猶言「懷文抱質」。質:指內蘊的實質;情,指外現的文采。7匹:雙,偶。8歿:死亡。9驥:駿馬,好馬。程:評量,考核。十稟命:承受天命。錯:通「措」,安置,安排。定心廣志:意志堅定,心胸寬廣。(13)曾:通「增」。爰哀:指無休止的悲哀。(14)喟:歎息。(15)溷:同「混」,混濁。(16)謂:說,告語。(17)讓:避免。(18)類:法,例,榜樣。
於是懷石遂自(投)〔沈〕汩羅以死。
屈原既死之後,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1,皆好辭而以賦見稱;然皆祖屈原之從容辭令2,終莫敢直諫,其後楚日以削3,數十年竟為秦所滅。
自屈原沉汩羅後百有餘年,漢有賈生,為長沙王太傅,過湘水,投書以吊屈原4。
1之徒:這類人,這班人。2祖:學習,傚法。3削:削弱。4吊:悼念。
賈生名誼1,雒陽人也2。年十八,以能誦詩屬書聞於郡中3。吳廷尉為河南守4,聞其秀才5,召置門下,甚幸愛。孝文皇帝初立,聞河南守吳公治平為天下第一6,故與李斯同邑而常學事焉7,乃征為廷尉8。廷尉乃言賈生年少,頗通諸子百家之書。文帝召以為博士。
是時賈生年二十餘,最為少9。每詔令議下,諸老先生不能言,賈生盡為之對,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諸生於是乃以為能,不及也。孝文帝說之十,超遷,一歲中至太中大夫。
1生:古時對讀書人的通稱。2雒陽:又作「洛陽」。3聞:聞名,著名。4吳廷尉:姓吳的廷尉,史失其名。5秀才:指才能優異。6治平:指為官之政績。7故:從前。常:通「嘗」,曾經。8征:徵召,朝廷官府徵用人才。9少:年輕。十說:通「悅」,喜歡。超遷:指破格提拔。
賈生以為漢興至孝文二十餘年,天下和洽1,而固當改正朔2,易服色3,法制度4,定官名,興禮樂,乃悉草具其事儀法5,色尚黃6,數用五,為官名,悉更秦之法7。孝文帝初即位,謙讓未遑也8。諸律令所更定,及列侯悉就國9,其說皆自賈生發之。於是天子議以為賈生任公卿之位。絳、灌、東陽侯、馮敬之屬盡害之十,乃短賈生曰:「雒陽之人,年少初學,專欲擅權,紛亂諸事。」於是天子後亦疏之,不用其議,乃以賈生為長沙王太傅。
1和洽:太平和睦。2正(zhēng,爭)朔:一年的第一天。正,一年的開始;朔,一月的開始。古時改朝換代,新王朝表示「應天承運」,須重定正朔,改正朔,就是改定曆法。3服色:指車馬服飾的顏色。4法:訂立。5草具:草擬。6色尚黃:服色崇尚黃色。賈誼認為漢朝是土德,土,黃色,所以尚黃。7更:改變。8未遑:來不及。9列侯悉就國:要求諸侯都要到自己的封地上去,因當時有不少宗室功臣受封之後,依然不離京城。十絳:指絳侯周勃。灌:指穎陰侯灌嬰。東陽侯:指張相如。擅:獨攬。
賈生既辭往行,聞長沙卑濕,自以壽不得長,又以適去1,意不自得。及渡湘水,為賦以吊屈原。其辭曰:
共承嘉惠兮2,俟罪長沙3。側聞屈原兮4,自沉汩羅。造托湘流兮5,敬吊先生。遭世罔極兮6,乃隕厥身7。嗚呼哀哉,逢時不祥。鸞鳳伏竄兮8,鴟梟翱翔9。闒茸尊顯兮十,讒諛得志;賢聖逆曳兮,方正倒植。世謂伯夷貪兮,謂盜跖廉;莫邪為頓兮(13),鉛刀為銛(14)。于嗟嚜嚜兮(15),生之無故!斡棄周鼎兮寶康瓠(16),騰駕罷牛兮驂蹇驢(17),驥垂兩耳兮服鹽車(18)。章甫薦屨兮(19),漸不可久;嗟苦先生兮,獨離此咎(20)!
1適:貶斥,譴責。2共:通「恭」。承:承受,接受。嘉惠:恩惠,此指皇帝的任命。3俟罪:待罪。這是謙詞,意思是自己力不勝任,隨時有犯罪受罰的可能。4側聞:側耳而聞的略語,含有對屈原恭敬的意思。5造:來到。托:寄身,指自己到湘江邊上來居住。6罔極:混亂無常之意。7隕:通「殞」,喪命。厥:其。指屈原。8鸞鳳:傳說中的神鳥,此以之比喻賢人。9鴟梟:貓頭鷹一類的鳥,古人認為這類鳥是惡鳥,以之喻小人。十闒茸:闒是小門,茸指小草,以之狀無能的小人。讒諛:指進讒言和阿諛奉承的小人。逆曳:倒托著走。(13)莫邪(ye,爺):春秋時吳國著名利劍。(14)鉛刀:以鉛為刀,以言其鈍。銛(xiān,先):鋒利。(15)嚜嚜:通「默默」,不得志的樣子。(16)斡棄:轉棄,也就是拋棄的意思。周鼎:相夏禹鑄九鼎,以象九州,後來又成為周朝的傳國寶鼎。康瓠(hu,戶):空壺,破瓦器。(17)騰駕:駕馭。罷:同「疲」。驂(cān,參):古代的戰車,除去駕轅的馬之外,再加的馬匹稱為驂。這裡當動詞用。蹇(jiǎn,簡)驢:跛足驢。(18)垂兩耳:馬吃力的樣子,馬拉車吃力就要低垂兩耳。服:拉車。(19)章甫:殷代的一種禮帽。薦:墊。屨(ju,據):麻、葛等製成的單底鞋。(20)咎:災禍。
訊曰1:已矣,國其莫我知,獨堙郁兮其誰語2?鳳漂漂其高遰兮3,夫固自縮而遠去4。襲九淵之神龍兮5,沕深潛以自珍6。彌融粉爚以隱處兮7,夫豈從蟻與蛭螾8?所貴聖人之神德兮,遠濁而自藏。使騏驥可得系羈兮,豈雲異夫犬羊!般紛紛其離此尤兮9,亦夫子之辜也十!瞝九州而相君兮,何必懷此都也?鳳皇翔於千仞之上兮,覽德輝而下之(13);見細德之險(微)〔征〕兮(14),搖增翮逝而去之。彼尋常之污瀆兮(15),豈能容吞舟之魚(16)!橫江湖之鱣鱘兮(17),固將制於蟻螻。
1訊:告也。訊曰,相當於《楚辭》裡的「亂曰」,是全篇的結束語。2堙郁:同於「壹郁」、「抑鬱」,憂悶不快。3漂漂:同「飄飄」,高飛的樣子。遰:通「逝」,離去。4自縮:即「自引」,自己引退。《漢書·賈誼傳》即作「自引」。5襲:深藏。九淵:九旋之淵,言其至深。6沕(mi,密):和上文「襲」相對,也是深藏之意。7彌:久,遠。融爚(yue,月)光亮。8蛭(zhi,質):螞蟥,一種吸血水蟲。螾:同「蚓」,蚯蚓。此處以「蛭」「螾」比喻齷齪小人。9般:紛亂的樣子。尤:禍患。十夫子:指屈原。辜:通「故」。指原因。瞝:遍看,環視。千仞:七尺為一仞。一說八尺。千仞:極言其高。(13)德輝:道德的光輝,指有德的君主。(14)細德:卑劣的品德,指寡德之人。險征:危險的徵兆。(15)尋:八尺為尋。常:十六尺為常。污:積水。瀆:小溝渠。(16)吞舟:形容魚大。(17)橫江湖:形容魚之巨大。鱣鱘(zhān xun,沾尋):大魚。
賈生為長沙王太傅三年,有鴞飛入賈生捨1,止於坐隅2。楚人命鴞曰「服」3。賈生既以適居長沙,長沙卑濕,自以為壽不得長,傷悼之,乃為賦以自廣4。其辭曰:
單閼之歲兮5,四月孟夏,庚子日施兮6,服集予捨,止於坐隅,貌甚閒暇。異物來集兮7,私怪其故,發書佔之兮8,策言其度9。曰「野鳥入處兮,主人將去」。請問於服兮:「予去何之?吉乎告我,凶言其災。淹數之度兮十,語予其期。」服乃歎息,舉首奮翼,口不能言,請對以意。
1鴞:貓頭鷹,古人認為是不祥之鳥。2生隅:座旁。坐,通「座」。隅,邊側,角落。3命:命名。服:通「」。4自廣:自我安慰。5單閼(chan yān,蟬煙):十二地支中卯的別稱,用以紀年。據清人考訂,這一年是文帝七年(前173)。6庚子:四月的一天。日施(yi,夷)太陽西斜。施,通「迤」,斜行。7異物:怪物,指鳥。8發:打開。書:指占卜所用的策數之書。9策:《漢書》作「讖」,此實指策書上的預言。度:數,吉凶定數。十淹數:《漢書》作「淹速」,指生死的遲速。語(yu,玉):告訴。
萬物變化兮,固無休息。斡流而遷兮1,或推而還。形氣轉續兮2,變化而嬗3。沕穆無窮兮4,胡可勝言!禍兮福所倚5,福兮禍所伏;憂喜聚門兮6,吉凶同域。彼吳強大兮,夫差以敗;越棲會稽兮,句踐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7;傅說胥靡兮,乃相武丁8。夫禍之與福兮,何異糾纆9。命不可說兮,孰知其極十?水激則旱兮,矢激則遠。萬物回薄兮,振蕩相轉(13)。雲蒸雨降兮,錯繆相紛(14)。大專槃物兮(15),坱扎無垠(16)。天不可與慮兮,道不可與謀。遲數有命兮,惡識其時?
1斡流:猶言「運轉」。遷:此與下文之「推」都指推移變化。2形:指天地間有形體之物。氣:指天地間無形體之物。3嬗:演變,蛻變。4沕穆:精微深遠的樣子。5此句及下句見《老子》一書。倚:依托。伏:隱藏。6聚門:聚集在一家之門,下句「同域」與此意同。7斯:指李斯。游:指游宦於秦。遂成:猶言「達到成功」,指身居相位。下句言李斯在秦二世時被趙高所讒,身受五刑而死。8胥靡:用繩索把罪人繫在一起,相隨而行,以服勞役。因此也代指刑徒。9糾:多股絞在一起的繩索。十極:終極、止境。旱:通「悍」,強勁,急猛。回薄:反覆不停地激盪。(13)振:通「震」。(14)錯繆:互相糾纏錯雜。(15)大專(jūn,均):與「大鈞」同,製造陶器的轉輪,自然界造就萬物,就如同鈞製造陶器,故以大鈞喻大自然。(16)坱扎(yǎng ya,養訝):漫無邊際的樣子。垠(yin,銀):邊際,盡頭。
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合散消息兮1,安有常則2;千變萬化兮,未始有極。忽然為人兮3,何足控摶4;化為異物兮5,又何足患!小知自私兮6,賤彼貴我;通人大觀兮7,物無不可8。貪夫徇財兮9,烈士徇名十;誇者死權兮,品庶馮生。怵迫之徒兮(13),或趨西東;大人不曲兮(14),億變齊同(15)。拘士系俗兮(16),攌如囚拘(17);至人遺物兮(18),獨與道俱。眾人或或兮(19),好惡積意(20);真人淡漠兮,獨與道息(21)。釋知遺形兮,超然自喪(22);寥廓忽荒兮(23),與道翱翔。乘流則逝兮,得坻則止(24);縱軀委命兮,不私與己。其生若浮兮,其死若休;澹乎若深淵之靜(25),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寶兮,養空而浮(26);德人無累兮,知命不憂。細故葪兮(27),何足以疑!
1消息:指萬物生滅、盛衰。消:滅;息,生。2常則:一定的規律。3忽然:偶然,言生而為人,不過偶然之事。4控摶(tuan,團):控,引持;摶:撫弄。控摶,有愛惜珍重之意。5異物:指人死之後身體變質,成為另外一種東西。6知:通「智」。7通人:與下文之「大人」、至人」、「真人」、「德人」都是道家用語,指道德修養極其高深的人。大觀:胸襟開闊,所見遠大。8可:適宜。9徇:通「殉」,指為某種目的而獻身。十烈士:指重義輕生之人。誇者:指好虛名、喜權勢的人。品庶:眾庶,廣大百姓。馮(ping,平):通「憑」,依靠。引申為貪戀。(13)怵迫:指被名利所誘惑、被貧賤所逼迫。(14)曲:屈也,指為物慾所屈。(15)齊同:等量齊觀。(16)系俗:指被俗累所羈絆。(17)攌:拘禁。(18)遺物:忘卻、遺棄外界物累。(19)或或:通「惑惑」,迷惑不解。(20)意:通「臆」,胸臆。(21)息:生,猶言「存在」。(22)自喪:忘記自我。(23)寥廓:深遠空闊的樣子。忽荒:同「恍惚」。(24)坻:水中小洲。(25)澹:靜止的樣子。(26)養空:養空虛之性。(27)葪(di jie,地介):同「蒂芥」。細小的梗塞物。
後歲余,賈生征見。孝文帝方受釐1,坐宣室2。上因感鬼神事,而問鬼神之本。賈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狀。至夜半,文帝前席3。既罷,曰:「吾久不見賈生,自以為過之,今不及也。」居頃之,拜賈生為梁懷王太傅。梁懷王,文帝之少子,愛,而好書,故令賈生傅之。
1受釐:漢制祭天地五畤,皇帝派人行祀或郡國祭祀之後,皆以祭余之肉歸致皇帝,以示受福,叫受釐。2宣室:宮殿名,在未央宮中,是皇帝齋戒的地方。3前席:古人席地而坐,前席指在坐席上往前移動,這是親近的表示。
文帝復封淮南厲王子四人皆為列侯。賈生諫,以為患之興自此起矣。賈生數上疏1,言諸侯或連數郡,非古之制,可稍削之2。文帝不聽。
居數年,懷王騎,墮馬而死,無後3。賈生自傷為傅無狀4,哭泣歲余,亦死。賈生之死時年三十三矣。及孝文崩,孝武皇帝立5,舉賈生之孫二人至郡守6,而賈嘉最好學,世其家7,與余通書。至孝昭時,列為九卿8。
1數:多次。2稍:逐漸。3後:指後代。4無狀:無功勞,無成績。5孝武皇帝:指漢武帝。應為「今上」。《史記》成書於武帝在世時,不應有「孝武皇帝」這樣的稱呼。6舉:選拔。7世:繼承。8這二句乃後人所加,司馬遷未能活到此時。
太史公曰:余讀《離騷》、《天問》、《招魂》、《哀郢》1,悲其志。適長沙,觀屈原所自沉淵,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及見賈生吊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諸侯,何國不容,而自令若是。讀《服鳥賦》,同死生2,輕去就3,又爽然自失矣4。
1《天問》、《招魂》、《哀郢》:以上都是屈原作品的篇目,也有人說《招魂》是宋玉的作品。2同死生:把死生同等看待。3輕去就:指不把職務上的升降看得很重。4爽然: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