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58.【張鎰】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唐丞相張鎰,父齊丘,酷信釋氏。每旦更新衣,執經於像前,念金剛經十五遍,積數十年不懈。永泰初,為朔方節度使。衙內有小將負罪,懼事露,乃扇動軍人數百,定謀反叛。齊丘因衙退,於小廣閒行,忽有兵數十,露刃走入。齊丘左右唯奴僕,遽奔宅門,過小廳數步,回顧,又無人,疑是鬼物。將及宅,其妻女奴婢復叫呼出門,云:「有兩甲士,身出廳屋上。」時衙隊軍健聞變,持兵亂入,至小廳前,見十餘人,仡然庭中,垂手張口,投兵於地,眾遂擒縛。五六人喑不能言,餘者具首云:「欲上廳,忽見二甲士長數丈,瞋目叱之,初如中惡。」齊丘聞之,因斷酒肉。(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代丞相張鎰,父親叫齊丘,特別信奉釋氏。每天早晨穿上新衣服,拿著經書在像前,念金剛經十五遍,堅持不懈幾十年。永泰年初,做了北方的節度使。衙門內有一個小將犯了罪,怕事情敗露。於是就煽動幾百個軍人,商定要謀反。齊丘退出衙門,在小廳裡閒走,忽然有幾十個兵士,亮出兵刃走進去。齊丘的左右只有奴僕,急忙奔向房門,走過小廳幾步,回頭看,又沒有人,疑心是鬼,等到了房裡,他的妻子女兒、奴婢又叫喊著衝出門來,說:「有兩個甲士,從廳屋上出來。」當時衙內的軍健聽說兵變,帶兵器闖入,走到小廳前,看見十幾個人,站在院子裡,垂手而張口,把兵器扔在地下,大家就把他們擒住了。有五六個人不能說出話來。其餘的人都自首說:「欲要上廳,忽然看見兩個甲士幾丈高,瞪著眼睛叱責。起初就像中毒一樣。」齊丘聽說之後,於是斷絕了酒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