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53.【張應】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歷陽張應本是魔家,娶佛家女為婦。妻病困,為魔事不差。妻曰:「我本佛家女,乞為佛事。」應便往精舍中見竺曇鎧,鎧曰:「佛普濟眾生,但當一心受持耳。曇鎧明當往其家。」其夜,應夢見一人,長一丈四五尺,於南面趨走入門,曰:『此家乃爾不淨。』夢中見鎧,隨此人後而白曰:『此處如欲發意,未可以一二責之。』應眠覺,遂把火作高座。鎧明日食時往應家,高座已成,夫妻受戒,病亦尋瘥。鹹康二年,應病甚,遣人呼鎧,連不在。應死得蘇,說時(說時原作時說,據明抄本改)有數人,以鐵鉤鉤將北下一板岸,岸下見鑊湯、刀山、劍樹、楚毒之具。應忘曇鎧字,但喚「和尚救我」,語(原無語字,據明抄本補)鉤將去人曰:「我是佛子。」人曰:「汝和尚字何等?」應忘其字,但喚佛而已。俄轉近鑊湯,有一人長一丈四五尺,捉金杵欲撞。應走,人怖散去。長人將應歸曰:「汝命盡,不得復生。與汝三日中,期誦三偈。取和尚字還。當令汝生(本書卷一一三張應條,當令汝生下有三日當覆命過即生天矣十字)。遂推應著門內,便活。後三日復死。(出《神鬼傳》)
【譯文】
歷陽的張應本是巫道之人,娶了佛教信徒人家的女兒為媳婦。妻子患病時,張應運用巫術治療。病情絲毫不見好轉。妻子說:「我本是佛教信徒人家的女兒,求你替我利用佛教的辦法治一治。」張應便到寺院裡拜見竺曇鎧,曇鎧說:「佛家是普濟眾生的,但應專心供奉才是。明天我會去你家的。」當天夜裡,張應夢見一個人,身長一丈四五尺,從南面慢慢走進了門,說:「這個家裡如此地不乾淨!」夢中見曇鎧跟隨這個巨人身後,對張應說:「這個地方有向誠之心,不可能用一兩處小錯責怪他了。」張應睡醒之後,便點火照明趕緊製作高台。曇鎧第二天吃早飯時來到張應家,高台已經作成,夫妻二人便由曇鎧受了戒。受戒之後,妻子的病很快就好了。晉成帝鹹康二年。張應病重,派人招呼曇鎧,去了幾次曇鎧都不在。張應死而復活之後,說當時有幾個人用鐵鉤子鉤著他,往北走,從一陡岸上下去,岸下見有沸湯、刀山、劍樹、棍棒之類的殘酷刑具。張應當時忘記了曇鎧的字號,只是呼喚為:「和尚救我」,對鉤他走的人說:「我是佛教弟子。」那人問他道:「你師父的字號是什麼?」張應忘記了師父的字號,只是一個勁兒地喊「佛」而已。不一會兒便把他推到大鍋的沸水跟前,有一個身長一丈四五尺的巨人走來,手持鐵棍就要往大鍋上撞去,張應離開了,抓他來的那些人都嚇得四散逃跑了。巨人把張應帶回來說:「你的壽命已經完了,不能再復活。給你三天期限,你要念誦三段偈語話,拿到你師父的字號回來,就會讓你托生。」說完便把張應推到了門內。張應於是得以復活。三天之後他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