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夢龍《智囊》第01部 【上智 游刃有餘】白話文解釋

第一部 上智 游刃有餘

【原文】
危巒前阨1,洪波後沸,人皆棘手,我獨掉臂2。動於萬全,出於不意;游刃有餘,庖丁之技。集「迎刃」。

【註釋】
1阨:阻塞。
2掉臂:揮動手臂,謂有所作為。

【譯文】
前面有險峰阻路,後面又有洪水逼來之時,人人都會感到棘手惶遽,我卻要奮起振作。掌握全局而後動,一動就要出其不意;游刃有餘,猶如庖丁解牛之技一樣。集此為「迎刃」一卷。

子產
【原文】
鄭良霄1既誅,國人相驚,或夢伯有介2而行,曰:「壬子余將殺帶,明年壬寅余又將殺段!」駟帶及公孫段果如期卒,國人益大懼。子產立公孫洩(洩,子孔子,孔前見誅)及良止(良霄子)以撫之,乃止。子太叔問其故,子產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吾為之歸也。」太叔曰:「公孫何為?」子產曰:「說也。」以厲故立後,非正,故並立洩,比於繼絕之義,以解說於民。
〔評〕不但通於人鬼之故,尤妙在立洩一著。鬼道而人行之,真能務民義而不惑於鬼神者矣!

【註釋】
1鄭良霄:字伯有,春秋時鄭國大夫,專政自用,為諸大夫討伐而死。
2介:帶甲。

【譯文】
春秋鄭簡公二十三年(前543)時,大夫良霄因專權,被駟帶、公孫段等諸大夫群起而誅殺。然七年之後,鄭國又有人因此事受到驚擾。有人在夢中見伯有(良霄字伯有)全身胄甲,披掛而來,對其說道:「壬子日我要把駟帶殺掉,明年的壬寅日我還要殺死公孫段!」而駟帶與公孫段果然在這兩天相繼死去,於是,與誅殺良霄有關聯的人們更加震驚恐懼起來。子產是良霄被誅後立為鄭國執政的。這些事情發生後,他把良霄的兒子良止和以前也被誅殺的大夫子孔的兒子公孫洩重新立為大夫,以安撫他們,這些事情才不再發生。子產的兒子太叔問其緣故,子產回答:「死人的鬼魂沒有歸宿,就成為無主遊魂,並成為厲鬼而攪擾人。把他們的兒子重新立為大夫,就是為了能夠有人祭祀他們,使他們有歸宿。」大叔又問:「那麼立公孫洩為大夫是為什麼?」子產說:「是為了以繼絕的名義向國人解說。」
〔評譯〕子產不但通達人鬼之事,更妙的是立公孫洩這一招。鬼道由人來實行,真是能夠一心為民而又不迷惑於鬼神。

主父偃
【原文】
漢患諸侯強,主父偃1謀令諸侯以私恩自裂地,分其子弟,而漢為定其封號;漢有厚恩而諸侯漸自分析弱小雲。

【註釋】
1主父偃:漢武帝時人,為中大夫,上「推恩法」於武帝,即本條所言之謀。

【譯文】
西漢時武帝憂患諸侯勢力強盛,主父偃出謀令各諸侯王可以推施皇帝的恩澤,將自己的封地劃開,再分給自己的子弟,只要由漢王為其確定封號就行。自此,漢室有了廣厚的恩澤而各諸侯逐漸分崩離析勢力弱小了。

裴光庭
【原文】
張說以大駕1東巡,恐突厥乘間入寇,議加兵備邊,召兵部郎中裴光庭謀之。光庭曰:「封禪,告成功也,今將升中於天而戎狄是懼,非所以昭盛德也。」說曰:「如之何?」光庭曰:「四夷之中,突厥為大。比屢求和親,而朝廷羈縻未決許也。今遣一使,征其大臣從封泰山,彼必欣然承命。突厥來,則戎狄君長無不皆來,可以偃旗臥鼓,高枕有餘矣。」說曰:「善!吾所不及。」即奏行之。遣使諭突厥,突厥乃遣大臣阿史德頡利發入貢,因扈從2東巡。

【註釋】
1大駕:皇帝出行的隊伍。
2扈從:隨侍帝王出巡。

【譯文】
唐玄宗開元十三年,宰相張說考慮到天子大駕東去泰山封禪,恐怕突厥乘機侵犯邊境,主張加派軍隊守備邊防,他找來兵部郎中裴光庭一同商量這件事。裴光庭說:「天子封禪,是向天下表明治國的成功。現在將要宣告成功的時候卻害怕突厥的入侵,這就顯示不出大唐的強盛和功德了。」張說問道:「那怎麼辦呢?」裴光庭答道:「四方的夷國之中,突厥是個大國,他們屢次要求與朝廷和親,可是朝廷一直猶豫不決沒答應。現在派遣一名使者,徵求突厥國派一名大臣,隨從天子封禪泰山,他們必定欣然從命。只要突厥來人,那麼其他外族的君長就沒有不來的了。這樣,邊境上可以偃旗息鼓,高枕無憂了!」張說道:「對!你的見解是我所不及的。」張說立即向天子奏明,按裴光庭的建議執行,派遣使者知會突厥。突厥於是派遣大臣阿史德頡利發入朝進貢,接著隨從天子去泰山封禪。

陳平
【原文】
燕王盧綰反,高帝使樊噲以相國將兵擊之。既行,人有短惡噲者,高帝怒,曰:「噲見吾病,乃幾1吾死也!」用陳平計,召絳侯周勃受詔床下,曰:「平乘馳傳2,載勃代噲將。平到軍中,即斬噲頭!」二人既受詔行,私計曰:「樊噲,帝之故人,功多。又呂後女弟女嬃夫,有親且貴。帝以忿怒故欲斬之,即恐後悔,(邊批:精細。)寧囚而致上,令上自誅之。」平至軍,為壇,以節召樊噲。噲受詔節,即反接載檻車詣長安,而令周勃代,將兵定燕。平行,聞高帝崩,平恐呂後及呂嬃怒,乃馳傳先去。逢使者,詔平與灌嬰屯於滎陽。平受詔,立復馳至宮,哭殊悲,因奏事喪前。呂太后哀之,曰:「君出休矣。」平因固請,得宿衛中,太后乃以為郎中令,曰:「傅教帝。」是後呂嬃讒乃不得行。
〔評〕讒禍一也,度近之足以杜其謀,則為陳平;度遠之足以消其忌,則又為劉琦。宜近而遠,宜遠而近,皆速禍之道也。
劉表愛少子琮,琦懼禍,謀於諸葛亮,亮不應。一日相與登樓,去梯,琦曰:「今日出君之口,入吾之耳,尚未可以教琦耶?」亮曰:「子不聞申生在內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乎?」琦悟。自請出守江夏。

【註釋】
1幾:盼望。
2馳傳:四匹良馬所拉的驛車,緊急時方動用。

【譯文】
西漢初,燕王盧綰髮動叛亂,高帝(高祖)劉邦正在生病,就命令樊噲以相國的身份領兵進擊。即將出發的時候,有人散佈流言飛語,誣告樊噲,劉邦發怒了,說:「樊噲見我生病,竟然盼望我死!」便用陳平的計謀,召絳侯周勃二人受詔於床前,命令道:「陳平駕馭急命驛車,速載周勃到樊噲軍中去代替他的職務。陳平到樊噲軍之後,要立即將樊噲斬首。」陳週二人受過詔後,私下商議說:「樊噲是皇帝的故親,平生功績頗多,又是呂後妹妹呂嬃的丈夫,既親且貴,皇帝在激憤的情緒之中想處斬樊噲,就恐怕他以後後悔。我們不如把樊噲拘禁起來而送交皇帝,使皇帝自己把樊噲誅殺。」
陳平到了樊噲軍中後,令人做壇,以節杖召來樊噲。樊噲拜受詔節後,就反縛其臂乘坐囚禁犯人的檻車到長安去,於是周勃代替樊噲領兵定燕。陳平囚樊噲行之路上,聽說皇帝駕崩,恐怕呂後和呂嬃遷怒於他,就讓囚車先去長安。後來,陳平遇到朝廷使者,命令陳平與灌嬰駐守榮陽。陳平接受詔書後,立刻急馳進宮,大聲痛哭,趁著出喪之前向太后稟奏前事。呂太后對陳平表示了同情,說:「你出去的這件事就算了吧!」陳平趁此堅持請求太后讓他任住宿宮中的護衛一職,於是太后任命他為郎中令,負責掌管宮殿護衛,太后並且說:「你還要教導、輔佐皇帝。」但此後因受到呂嬃的讒言而未能這樣執行。
〔評譯〕同樣是遭到讒言的禍患,考慮到應在近處以杜絕他人的陰謀,這是陳平的做法;認為應躲到遠處以平息他人的猜忌,這是劉琦的做法。該近而遠,該遠而近,這些都會加速禍害的降臨。
劉表喜愛小兒子劉琮,長子劉琦怕有禍臨身,便找諸葛亮問計,諸葛亮卻一直沒有回答他。有一天,兩人一起登樓,上樓之後,劉琦讓人把梯子拿掉,對諸葛亮說:「現在從您口中說出的話,只會進入我的耳朵,絕對不會有第三者聽到,您還不能教我嗎?」諸葛亮說:「你沒聽說過同為晉獻公的兒子,申生留在國內是危險的,重耳逃到國外反而安全了嗎?」劉琦恍然大悟,遂自請外放鎮守江夏。

于謙
【原文】
永樂間,降虜多安置河間、東昌等處,生養蕃息,驕悍不馴。方也先入寇時,皆將乘機騷動,幾至變亂。至是發兵征湖、貴及廣東、西諸處寇盜。於肅愍1奏遣其有名號者2,厚與賞犒,隨軍征進。事平,遂奏留於彼。於是數十年積患,一旦潛消。
〔評〕用郭欽徙戎之策而使戎不知,真大作用。

【註釋】
1於肅愍:于謙,明景帝時為兵部尚書,加少保,總督軍務。明英宗復辟後為人構陷被殺,追贈太傅,謚肅愍,後改謚忠肅。
2有名號者:指大小首領。

【譯文】
明永樂年間,成祖把多次征北戰爭中的降虜大都安置在了河間、東昌一帶,經過生養蕃息,他們形成了一個驕悍不馴的群體。到正統年間,正當北方瓦刺部落的也先進犯京師的時候,他們將要乘機騷動,幾乎釀成變亂。直到景泰年間,朝廷發兵鎮壓湖、貴及廣東、廣西等處的民眾造反時,於肅愍(于謙的謚號)奏請皇上,派遣他們中的大小首領,厚以賞犒,讓他們隨軍征進。事情結束後,經過奏請,他們就留到了這些地方。於是,數十年的積患,悄悄地消除了。
〔評譯〕于謙用晉朝郭欽遷徙戎狄的計策卻能使戎狄毫無所知,真是高明得很啊。

劉大夏 張居正
【原文】
莊浪土帥魯麟1為甘肅副將,求大將2不得,恃其部落強,逕歸莊浪,以子幼請告。有欲予之大將印者,有欲召還京,予之散地者。劉尚書大夏獨曰:「彼虐,不善用其眾,無能為也。然未有罪。今予之印,非法;召之不至,損威。」乃為疏,獎其先世之功3,而聽其就閒。麟卒怏怏病死。
黔國公沐朝弼,犯法當逮。朝議皆難之,謂朝弼綱紀之卒且萬人,不易逮,逮恐激諸夷變。居正4擢用其子,而馳單使縛之,卒不敢動;既至,請貸其死,而錮之南京,人以為快。
〔評〕獎其先則內愧,而怨望之詞塞;擢其子則心安,而巢穴之慮重。所以罷之錮之,唯吾所制。

【註釋】
1土帥:由當地土司擔任的軍職。魯麟是莊浪衛世襲指揮。
2大將:即總兵。
3先世之功:魯麟的父親曾領兵平叛,官至甘肅總兵。
4居正:張居正,明萬曆間首輔,大政治家。

【譯文】
明代,莊浪土帥魯麟是甘肅副將,他因爭甘肅大將的官職沒有成功,便依仗自己部落的勢力強大,直接回到莊浪,以兒女年幼為由請假告休。對此,朝中議論紛紛,有主張把大將印璽授與他的,有主張召他進京,給他個閒散職務的。尚書劉大夏排斥眾議,說道:「魯麟性情殘暴,不善於使用民眾,是沒有作為的。然而他沒有犯罪,現在,給他將印,不合法制;召之不來,有損威信。」於是給皇帝奏議,獎勵魯麟先世的忠勇功績,對魯麟卻聽其就閒。後魯麟最終怏怏病死。
明黔國公沐朝弼犯法應當逮捕。朝臣們議論時,都感到這件事很難辦,說沐朝弼府中士卒近萬人,不易逮捕,逮捕時恐怕激成兵變。首輔張居正就提拔了沐朝弼兒子的官職,並專派使者馳往沐府將沐朝弼擒獲,府中士卒不敢動手。捉來沐朝弼後,張居正請求赦免他的死刑,而把他禁錮在南京,人們都感到很痛快。
〔評譯〕褒獎魯麟的祖先,這樣就使他內心愧疚而無從發出抱怨的言辭;提拔沐朝弼的兒子,使他心安而內部出現猜疑之心。因而不論是罷黜,還是禁錮,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賈耽
【原文】
賈耽為山南東道節度使,使行軍司馬1樊澤奏事行在2。澤既反命,方大宴,有急牒3至,以澤代耽。耽內牒懷中,顏色不改,宴罷,即命將吏謁澤,牙將張獻甫怒曰:「行軍自圖節鉞,事人不忠,請殺之!」耽曰:「天子所命,即為節度使矣。」即日離鎮,以獻甫自隨,軍府遂安。

【註釋】
1行軍司馬:相當於節度使的副帥。
2行在:皇帝行宮。
3牒:公文。

【譯文】
唐朝的賈耽做山南東道節度使時,唐德宗巡幸梁州。賈耽派行軍司馬樊澤到梁州向德宗奏事。樊澤事畢返回後,賈耽正設酒宴,忽然有朝廷的緊急文書送到,命令:樊澤代替賈耽的節度使職務。賈耽看後,把文書藏到懷中,面上不動聲色。酒宴結束後,賈耽便命令堂吏去見樊澤,賈耽的牙將張獻甫氣憤地說:「樊行軍在皇上面前自謀節度使職務,侍奉主帥不忠,請允許我把他殺掉!」賈耽說:「這是皇上的命令,樊澤現在就是節度使了。」當天賈耽就離開了駐地,並讓張獻甫跟隨自己,軍府因此平安無事。

呂夷簡
【原文】
西鄙用兵,大將劉平戰死。議者以朝廷委宦者監軍,主帥節制有不得專者,故平失利。詔誅監軍黃德和,或請罷諸帥監軍。仁宗以問呂夷簡,夷簡對曰:「不必罷。但擇謹厚者為之。」仁宗委夷簡擇之。對曰:「臣待罪宰相,不當與中貴私交,何由知其賢否?願詔都知、押班1,但舉有不稱者,與同罪。」仁宗從之。翼日,都知叩頭乞罷諸監軍宦官。士大夫嘉夷簡有謀。
李迪與夷簡同相,迪嘗有所規畫,呂覺其勝,或告曰:「李子柬2之慮事,過於其父。」夷簡因語迪曰:「公子柬之才可大用。」(邊批:奸!)即奏除兩浙提刑,迪父子皆喜。迪既失柬,事多遺忘,因免去。方知為呂所賣。
〔評〕殺一監軍,他監軍故在也;自我罷之,異日有失事,彼借為口實,不若使自請罷之為便。文穆3稱其有宰相才,良然。惜其有才而無度,如忌富弼,忌李迪,皆中之以小人之智,方之古大臣,邈矣!

【註釋】
1都知、押班:俱為宋代宦官官職。
2李子柬:李迪之子李柬,仁宗時官至龍圖閣直學士。
3文穆:呂蒙正,謚文穆,呂夷簡之叔。

【譯文】
北宋仁宗時,西部邊疆發生戰爭,大將劉平陣亡。朝中輿論認為,朝廷委派宦官做監軍,致使主帥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指揮作用,所以劉平失利。仁宗下詔誅殺監軍黃德和,有人上奏請求把各軍元帥的監軍全部罷免掉。仁宗為此徵求呂夷簡的意見,呂夷簡回答說:「不必罷免,只要選擇為人謹慎忠厚的宦官去擔任監軍就可以了。」仁宗委派呂夷簡去選擇合適的人選,呂夷簡又回答說:「我是一名待罪宰相,不應當和宦官交往,怎麼知道他們是否賢良呢?希望皇上命令都知、押班,只要是他們所薦舉的監軍,如有不勝任其職務的,與監軍共同治罪。」仁宗採納了呂夷簡的意見。第二天,都知、押班在仁宗面前叩頭,請求罷免各監軍的宦官。朝中士大夫都稱讚呂夷簡有謀略。
李迪與呂夷簡同任宰相。李迪曾經規劃事情,而呂夷簡覺得自己不如他。有人說:"李柬考慮事情更勝過他的父親。"呂夷簡就告訴李迪說:"令郎柬的才智可以好好借重。"於是稟奏天子命李柬為兩浙提刑(掌管訴訟、刑獄的官吏)。李迪父子都很高興。李柬赴任以後,不能再凡事提醒。李迪年老健忘,因而被免除宰相之職。李迪才發現這正是呂夷簡的陰謀。
〔評譯〕殺掉一個監軍,還會有其他的監軍存在;由我罷除,將來一旦有過失,他們就會拿我來當借口,還不如讓他們自己主動請求罷除,這樣對公對私都有好處。呂蒙正稱呂夷簡有宰相之才,實在沒錯。可惜他有才幹而無度量,例如他忌妒富弼、李迪,都用小人的才智陷害他們。比起古代名臣的風範氣度,還是相差得太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