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20.【李德裕】原文及譯文

唐相國李德裕為太子少保分司東都,嘗召一僧,問己之休咎。僧曰:「非立可知。願結壇設佛像。」僧居其中,凡三日。謂公曰:「公災戾未已,當萬里南去耳。」公大怒,叱之。明日,又召其僧問焉,慮所見未仔細,請更觀之。即又結壇三日,告公曰:「南行之期,不旬月矣。不可逃。」公益不樂,且曰:「然則吾師何以明其不妄耶?」僧曰:「願陳目前事為驗,庶表某之不誣也。」公曰:「果有說也。」即指其地曰:「此下有石函,請發之。」即命窮其下數尺,果得石函,啟之亦無睹焉。公異而稍信之,因問:「南去誠不免矣?然乃遂不還乎?」僧曰:「當還耳。」公訊其事,對曰:「相國平生當食萬羊,今食九千五百矣。所以當還者,未盡五百羊耳。」公慘然而歎曰:「吾師果至人。且我元和十三年,為丞相張公從事於北都,嘗夢行於晉山,見山上盡目皆羊,有牧者十數,迎拜我。我因問牧者,牧者曰:『此侍御平生所食羊。』吾嘗記此夢,不洩於人。今者果如師之說耶,乃知陰騭固不誣也。」後旬日,振武節度使米暨遣使致書於公,且饋五百羊。公大驚,即召告其事。僧歎曰:「萬羊將滿,公其不還乎!」公曰:「吾不食之,亦可免耶。」曰:「羊至此,已為相國所有。」公慼然。旬日,貶潮州司馬,連貶涯州司戶。竟沒於荒裔也。(出《宣室志》)
【譯文】
唐朝宰相李德裕在任太子少保分管東都洛陽時。曾經召見一位僧人,讓他占卜自身吉凶。僧人說:「這不是馬上就能知道的。我要設立祭壇和佛像,才能觀察出來。」祭壇設好後,僧人居於其中,一共過了三天,他對李公說:「你的災難還沒有結束,你要到萬里之遙的南方去。」李公大怒,大聲地呵叱了他一頓。第二天,他又召見這位僧人問卜,對他說:「我擔心你昨天看得不仔細,今天請你重新觀察一下。」於是又設祭壇觀察了三天,僧人告訴李公道:「你離南行的日期,不足一個月了。這是逃脫不了的。」李公更為不高興,並且質問道:「然而,師父怎麼能夠證明你說的話不是隨便胡說的呢?」僧人說:「我可以說件眼前的事作為驗證,略微表示一下我的話絕非欺人之談。」李公說:「你果然有說詞呀!」僧人當即指著一個地方說:「這下面有只石盒子,請你挖開看看。」李公立即命人往下挖了幾尺深,果然挖出一隻石盒子,打開盒子什麼也沒看見。李公有些驚異,對他的話有點相信了,於是便問道:「到南方去看來確定是免不了的事了,然而去了之後就回不來嗎?」僧人說:「能回來的。」李公詢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僧人對他說:「相國平生應當吃一萬隻羊,現在吃了九千五百隻了。說你能夠回來的理由,就是因為還差五百隻羊而已。」相國傷心地歎道:「師父果然是個了不起的人呀!我在元和十三年,在北都為張丞相從事時,曾夢到正在晉山走路,看見山上滿眼都是羊,有十幾個牧羊人迎著我施禮,我就詢問他們,牧羊人說:『我們在這裡放牧的,就是您平生所吃的羊』我過去一直記著這個夢,沒有向別人透露過。今天果然像師父說的一樣呀。由此便知陰德之事確實不是騙人的。」過了十天,振武節度使米暨派人給相國送書信,並且贈給他五百隻羊。李相國大為吃驚,立即召見僧人告訴了他這件事。僧人歎道:「一萬隻羊要夠數了,相國公南行可要回不來了!」李相國說:「我不食這些羊,也是可以避免的嘛。」僧人說:「羊即到這裡,就已為相國所有。」李相國非常愁悶。第十天,李相國被貶為潮州司馬。接著又貶為崖州司戶。最終死在荒涼的邊遠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