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36.【擊竹子】全篇古文翻譯

擊竹子不言姓名,亦不知何許人,年可三十餘。在成都酒肆中,以手持二竹節相擊,鏗然鳴響,有聲可聽,以唱歌應和,乞丐於人,宛然詞旨皆合道意。得錢多飲酒,人莫識之。如此則十餘年矣。一旦,自詣東市賣生藥黃氏子家,從容謂曰:「余知長者好道,復多氣義,有日矣。今欲將誠素奉訖,得否?」黃氏子曰:「君有事,但得言之。」擊竹子謂曰:「我乞丐之人也,在北門外七里亭橋下盤泊。今病甚,多恐不濟。若終焉之後,敢望特與燒爇。今自繼錢兩貫文,買買柴用。慎勿觸我之心肝,是所託也。陰騭自有相報。」因留其錢,黃氏自不取,則固留而去,黃氏子翌曰至橋下。果見擊竹子臥於蒹葭之上。見黃氏子來,忻然感謝。徐曰:「余疾不起。」復與黃氏子金二斤,又曰:「昨言不用令人觸我心肝則幸也,珍重且辭。」言訖而逝。黃氏子亦憫然出涕,太息者久之。遂令人易衣服,備棺斂,將出於郊野,堆積柴炭,祭而焚之。即聞異香馥郁,林鳥鳴叫。至晚,只餘其心,終不燃終,復又其大如斗。黃氏子收以歸城。速語令人以杖觸之,或聞炮烈,其聲如雷,人馬皆駭。逡巡。有人長尺餘,自煙焰中出,乃擊竹子也。手擊其竹,嘹然有聲。杳杳而上。黃氏子悔過作禮,眾人皆歎奇異。於戲!得非不觸其心。復在人間乎?觸其心,便可上賓乎?復欲於黃氏子顯其蛻化乎?始知成都乃神仙所聚之處,如擊竹子者,亦以多矣。大凡不可以貧賤行乞之士而輕易者焉。(出《野人閒話》)
【譯文】
有個敲竹子的,自己不說姓名,別人也不知道他是個什麼人,年齡大約有三十出頭兒。他在成都的酒店裡手拿兩節竹子互相敲擊,發生鏗鏘動聽的聲音,嘴裡唱著歌互相應和,向人家乞討,好像歌詞的含義都合乎道家的意義,乞討到的錢多數用來買酒喝了。沒有認識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就這樣已經有十多年了。有一天,他自己到東市場賣藥材的老黃家,從容地對他說:「很長時間以來,我就知道您喜愛道家的思想,又頗重義氣。今天我想把自己的一樁心願告訴您,不知可以不?」老黃說:「你若有事,只管說。」敲竹子的說:「我是個討飯的,在北門外七里亭橋下落腳。現在病得很厲害,大概治不好了。如果我死在那裡,萬望您費心把我的屍體燒了。現在我帶來的兩貫錢,留作買柴用的。火化的時候,當心不要碰壞我的心肝。這就是我對您的拜託,到了陰間自有相報。」說完便留下他的錢,老黃自然是不能收的,但他一定要留下,然後才走了。老黃第二天來到橋下,果然看見那個敲竹子的躺在蘆葦上,他見老黃來了高興地表示感謝,慢慢地說:「我已經病得起不來了。」又遞給老黃二斤金子,說:「昨天說不要叫人碰我的心肝,能做到這一點,我就高興了。你多多保重吧。」說完就去世了。老黃也傷心地流了淚,歎息了好長時間,然後令人換衣服、備棺材、入斂,抬到郊外堆好木柴木炭,祭奠之後點火焚化。一股奇異的香味濃郁撲鼻,招引得林中的禽鳥叫個不停。燒到晚上,只剩下心臟一直燒不化,而且又膨脹得像斗那樣大。老黃收拾起來要回城。急忙叫人用棍子去碰那個心臟,有人聽到像炮火爆炸一樣,發生雷鳴般的聲響,人聽了害怕馬聽了受驚。過了一會兒,有個身高一尺多的人從煙火裡走了出來,原來就是那個敲竹子的,他敲著手裡的竹子,發出響亮的聲音,飄飄然飛上天空,老黃悔過,忙叩頭行禮;眾人無不驚歎,個個深感奇異。嗚呼!如果當初不去碰他的心臟,他能還人間嗎?碰了他的心臟,他就可以升天成為天上的客人嗎?還是他要通過老黃來顯示和實現自己蛻化升天的願望呢?通過這件事,我們才知道,成都乃是神仙集中的地方。像這個敲竹子一樣的人,實在多得很,人們不應該因為他們貧賤,是乞討的,而去輕視他們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