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54.【袁繼謙】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殿中少監袁繼謙,為兗州推官。東鄰即牢城都校呂君之第。呂以其第卑湫,命卒削子城下土以培之。削之既多,遂及城身,稍薄矣。袁忽夢乘馬,自子城東門樓上。有人達意,請推官登樓。自稱子城使也。與袁揖讓,乃謂袁曰:"呂君修私第,而削子城之土,此極不可。推官盍言之乎?"袁曰:"某雖忝賓僚,不相統攝。"又曰:"推官既不言,某自處置。"不一年,呂公被軍寨中追之,有過禁系,久而停職。其宅今屬袁氏,張沅嘗借居之。(出《玉堂閒話》)
【譯文】
殿中少監袁繼謙,做了兗州掌勘問刑獄的推官。他的東鄰即是牢城都校呂君的府第。呂君以他家房子低窪為由,命士兵去挖內城牆下面的土來墊。挖的越來越多,危及城身,牆也顯得薄了許多。一日,袁繼謙忽然夢見自己騎在馬上,從城東的門樓往上登。這時,有人招手,並請袁繼謙登樓,自稱是內城之使。他與袁揖讓一番後,對袁說:"呂君修私人住宅,而令士兵挖城牆下的土,這是很不應該的!你身為推官,怎麼不去說說呢?"袁繼謙說:"我雖然是個官,但卻管不著他。"他又說:"推官用不著說話,我自己也會處理好的。"不到一年,那位呂君被軍方追究責任,先是檢查,後來便被停職。他的那個府第現在歸屬袁繼謙,張沆曾經借住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