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94.【何奎】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偽王蜀時,閬州人何奎,不知何術,而言事甚效,既非卜相,人號何見鬼,蜀之近貴鹹神之。鬻銀肆有患白癲者,傳於兩世矣,何見之謂曰:「爾所苦,我知之矣,我為嫁聘,少鐶釧釵篦之屬,爾能致之乎,即所苦立愈矣。」癩者欣然許之,因謂曰:「爾家必有他人舊功德,或供養之具在焉,亡者之魂所依,故遣為此崇,但去之必瘳也。」患者歸視功德堂內,本無他物,忖思久之,老母曰:「佛前紗窗,乃重圍時他人之物,曾取而置之,得非此乎?」遽徹去,仍修齋懺,疾遂痊。竟受其鐶釧之贈。何生未遇,不汲汲於官宦,末年祈於大官,自布衣除興元小尹,金紫,兼妻邑號,子亦賜緋,不之任,便歸閬州而卒,顯知死期也。雖術數通神,而名器逾分,識者知後主政悉此類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偽王蜀時,閬州有個人叫何奎,他不懂什麼法術,但說什麼事情卻非常準確,又不是占卜相面之類,人們都叫他何見鬼,蜀之近貴都把他當作神奇的人物看待。一家銀店有患白癜風的,已經流傳了兩代了,何奎見到他時對他說:「你的苦處我知道,我因為嫁娶的事正缺少鐶釧釵篦之類的首飾和化妝用品,你能送給我這些東西嗎?如果能辦到,你的苦處就立即痊癒。」那個患癲癇病的人欣然答應了他,何奎便跟他說:「你家裡肯定有別人以前供佛的事,有供奉用具留在那裡,死人的魂靈便依附在它上面,所以用它來作祟害人,只要把它除去,必定消除病患。」患者回家仔細察看供佛的殿堂,並沒發現什麼東西,想了很久,他老母親便說:「佛像前面的紗窗,原來是重圍時別人的東西,我過去拿來放在那裡的,莫非就是這件東西?」於是立即把它撤掉,仍舊修齋打懺供佛,患者的病便痊癒了。何奎也終於接受了這個人耳環手鐲之類的贈品。何奎年輕時沒有做官的機遇,他也不亟亟於官宦之途,晚年才祈求於大官,從平民百姓封為興元縣是小尹,授三五品以上的職銜,他的妻子也被封地封號,兒子也授予五品以上的職銜,他並沒去上任,便回到閬州死在故鄉,顯然,他是預先就知道自己的死期的。他雖然法術通神,但晚年的名位已經超過了他的福分。識者知道蜀後主的為政就與這事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