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06【天官塚宰第一·宮正-外饔】古文現代文翻譯

天官塚宰第一·宮正/外饔

  
宮正掌王宮之戒令糾禁,以時比宮中之官府、次捨之眾寡,為之版以待。夕擊柝而比之,國有故則令宿。其比,亦如之。辨外、內而時禁,稽其功緒,糾其德行,幾其出入,均其稍食,去其淫怠,與其奇袞之民,會其什伍而教之道藝。月終,則會其稍食。歲終,則會其行事,凡邦之大事,令於王宮之官府、次捨,無去守而聽政令。春秋以木鐸修火禁。凡邦之事,蹕、宮中、廟中、則執燭。大喪,則授廬舍、辨其親疏貴賤之居。
【譯文】
宮正掌管王宮中的戒令、糾察違反禁令的人。白天按時檢查宮中大小官府人員的多少,記載在木版上以待考核。黃昏時敲擊木梆而檢查值班人員。王國有非常事故就命令宿衛王宮,對這些宿衛者也像平常一樣進行檢查。辨別宮外、宮內的人而禁止他們不在規定的時問出入。考察宮中官吏的功業,糾察他們的德行,檢查他們的出入,合理發給他們食糧。擯棄那些放縱、懈怠的官吏,以及[官吏家屬中]那些詭異、邪惡的人。按照什伍編製[把宮中官吏的子弟]組合起來,教他們禮樂射御書數。月底合計宮中官吏的報酬,年終
總結宮中官吏的任職情況。凡王國有大事,就命令王宮中大小官府[的人員],不要擅離職守而聽從命令。春秋時節,搖動木鐸[告誡宮中]嚴格遵守有關用火的禁令。凡王國有祭祀,在[隸僕]禁止宮中、廟中通行時,就拿火把[為王照明]。王喪,負責安排居喪的廬舍,要分別親疏貴賤來安排居喪處所。
  
宮伯掌王宮之士、庶子凡在版者,掌其政令,行其秩敘,作其徒役之事,授八次、八捨之職事。若邦有大事作宮眾,則令之。月終,則均秩。歲終,則均敘。以時頒其衣裘,掌其誅賞。
【譯文】
宮伯負責掌管王宮中的士和庶子,凡是列在名籍上的。掌管有關他們的政令,安排他們宿衛的先後次序,組織他們[供太子]役使,還有負責分配他們[宿衛時的]八次和[休息時的]八捨的職責。如果王國有大事要發動宮中眾人,就負責召集士、庶子。月底調整[士、庶子]宿衛的次序,年終調整[士、庶子]輪值的先後。按時頒發給他們夏衣和冬衣。掌管對他們的獎懲。
  
膳夫掌王之食飲、膳羞,以養王及後、世子。凡王之饋,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醬用百有二十甕。王日一舉,鼎十有二物,皆有俎,以樂侑食。膳夫授祭,品嚐食,王乃食。卒食,以樂徹於造。王齊,日三舉。大喪,則不舉。大荒,則不舉。大札,則不舉。天地有災,則不舉。邦有大故,則不舉。王燕食,則奉膳,贊祭。凡王祭祀、賓客食,則徹王之胙俎。凡王之稍事,設薦脯醢。王燕飲酒,則為獻主。掌後及世之膳羞,凡肉修之頒賜,皆掌之。凡祭祀之致福者,受而膳之。以摯見者,亦如之。歲終則會,唯王及後、世子之膳不會。
【譯文】
膳夫掌管王的飯食、飲料、牲肉、美味,以供養王、王后和太子。凡饋送王的飲食,飯用六種穀物做成,牲肉用六種牲,飲料用六種清飲料,美味用一百二十種,珍餚用八種,醬用一百二十甕。王[用膳]每天一殺牲,陳列十二鼎,鼎中牲肉[取出後]都有俎盛著進上。用音樂助王進食。[食前]膳夫把當行祭禮的食物授給王,並先為王品賞食物,然後王才吃。食畢,用音樂伴奏把食器徹回原處。王齋戒期間,每日三餐都殺牲。有大喪不殺牲,有大災荒不殺牲,瘟疫流行不殺牲,天地出現災異不殺牲,王國有大的軍事行動不殺牲。王進午餐和晚餐時,就為王奉進牲肉,並幫助王行食前祭禮。凡王舉行祭祀,或款待賓客酒食,[禮畢]就徹下王的胙俎。凡王因小事而飲酒,就為王進設脯醢。王[與臣下]燕飲酒時,就代王為主人[向臣下]獻酒。掌管供給王后和太子的牲肉及美味。凡王用牲肉和股惰頒賜[群臣的事],都由膳夫掌管。凡[群臣]祭祀而將祭肉饋送給王的,就接受而用作王的餚饌。[對於臣下]拿著摯來見王的,也這樣做。[夏歷]年終就做結算,只有供給王、王后和太子的膳食不結算。
  
庖人掌共六畜、六獸、六禽,辨其名物。凡其死生鮮薨之物,以共王之膳,與其薦羞之物,及後世子之膳羞。共祭祀之好羞,共喪紀之庶羞,賓客之禽獻。凡令禽獻,以法授之。其出入,亦如之。凡用禽獻:春行羔豚,膳膏香;夏行腒鱐,膳膏臊;秋行犢麛,膳膏腥;冬行鮮羽,膳膏膻。歲終,則會,唯王及後之膳禽不會。
【譯文】
庖人掌管供應六畜、六獸、六禽,辨別它們的名號和毛色。凡是那些死的、活的、鮮的、干的畜禽及獸肉,用以作為供奉給王的牲肉,和進獻給王的美味,以及供奉王后與太子的牲肉和美味。供給祭祀所用的四時珍美之物。供給喪事所用各種美味,以及款待賓客所用的禽獸肉。凡命令[獸人]進獻禽獸,把所應獻禽獸的數目交給他。庖人接受獸人所獻入的禽獸以及向賓客獻出禽獸也按規定的數目進行。凡用禽獸肉進獻[給王],春季用羊羔肉和小豬肉,用有香味的牛膏脂煎和;夏季用干野雞肉和干魚,用有臊味的狗膏脂煎和;秋季用牛犢肉和小獸肉,用有腥味的雞膏脂煎和;冬季用鮮魚和鵝肉,用有逭味的羊膏脂煎和。到[夏歷]年終就做結算,只有供給王和王后的禽獸不結算。
  
內饔掌王及後、世子膳羞之割、烹、煎、和之事。辨體名肉物,辨百品味之物。王舉,則陳其鼎俎,以牲體實之,選百羞、醬物、珍物,以俟饋。共後及世子之膳羞。辨腥、臊、膻、香之不可食者。牛夜鳴則庮,羊泠毛而毳膻,犬赤股而躁臊,烏□廌色而沙鳴狸,豕盲□而交睫腥,馬黑脊而般臂螻。凡宗廟之祭祀,掌割亨之事;凡燕飲食,亦如之。凡掌共羞、修、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凡王之好賜肉修,則饔人共之。
【譯文】
內饔掌管供給王及王后、太子的牲肉和美味的宰割、烹煮、煎熬以及調味的事『,辨別牲體和臟腑的名稱,辨別各種美味的名稱。王殺牲,就負責陳列鼎和俎,並負責將牲體盛在鼎中和俎上。選擇各種美味、醬類和珍餚,以待[膳夫]饋送[給王]。供給王后及太子牲肉和美味。辨別雞、犬、羊、牛等牲中不可食用的。牛如果夜鳴,它的肉就惡臭。羊如果毛長而又打結,它的肉就擅。狗如果後腿內側無毛而又奔跑急躁,它的肉就臊。鳥的毛色失去光澤而又鳴聲嘶啞,它的肉就腐臭。豬如果作遠視貌而睫毛相交,它的肉中就生有囊蟲。馬脊作黑色而前脛有雜斑,它的肉就作螻蛄臭。凡宗廟祭祀,掌管宰割、烹煮的事,凡[王、王后及太子]行燕飲酒禮或用午餐、晚餐時也這樣。預備各種美味、股惰、鍘羹、大肉片、不幹的鹹肉、牲體、干魚等,以待供[王、王后和太子]膳食所用。凡王喜歡[某臣]而賜予牲肉和股惰,就由內饔供
給他。
  
外饔掌外祭祀之割亨。共其脯、修、刑、膴。陳其鼎俎實之牲體、魚臘。凡賓客之飧饔、饔食之事,亦如之。邦饗耆老、孤子,則掌其割亨之事。饗士、庶子,亦如之。師役,則掌共其獻賜脯肉之事。凡小喪紀,陳其鼎俎而實之。
【譯文】
外饔掌管外祭祀[所用牲]的宰割和烹煮,供給祭祀所需的脯、股惰、鍘羹、大肉片,陳列鼎和俎,並把牲體、魚、於獸肉等盛入鼎中和俎上。凡為賓客設便宴、饋饔餼、舉行饗禮和食禮的事,也這樣做。王國用饗禮款待老人和孤子,就掌管[所用牲的]宰割和烹煮的事。用饗禮款待士和庶子時,也這樣做。出師征伐及巡守、田獵,就掌管供給[王]向將帥獻酒或賞賜時所需脯和牲肉的事。凡小喪事,就負責陳列鼎、俎並盛入所需牲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