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84.【岳麓僧】古文翻譯

唐廣南節度下元隨軍將鍾大夫,忘其名,晚年流落,旅寓陵州,多止佛寺。仁壽縣主簿歐陽衎愍其衰老,常延待之,三伏間患腹疾,臥於歐陽捨,逾月不食。慮其旦夕溘然,欲陳牒州衙,希取鍾公一狀,以明行止。鍾曰:「病即病矣,死即未也。既此奉煩,何妨申報。」於是聞官。爾後疾愈,孫光憲時為郡倅,鍾惠然來訪,因問所苦之由,乃曰:「曾在湘潭,遇干戈不進,與同行商人數輩就岳麓寺設齋,寺僧有新合知命丹者,且云:『服此藥後,要退,即飲海藻湯,或大期將至,即肋下微痛,此丹自下,便須指揮家事,以俟終矣。』遂各與一緡,吞一丸。他日入蜀,至樂溫縣,遇同服丹者商人,寄寓樂溫,得與話舊,且說所服之效。無何,此公來報肋下痛,不日其藥果下。急區分家事,後凡二十日卒。某方神其藥,用海藻湯下之,香水洗沐,卻吞之。昨來所苦,藥且未下,所以知未死。」兼出藥相示。然鍾公面色紅潤,強飲啗,似得藥力也,他日不知其所終,以其知命有驗,故記之焉。(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朝廣南節度使的下屬元隨軍將鍾大夫,忘記他叫什麼名了,晚年流落,旅居在陵州,大多數時日住在佛寺裡。仁壽縣的主簿歐陽衎可憐他年老體弱,經常筵請招待他,鍾大夫在三伏天壞肚子,躺在歐陽的家裡,一個多月不吃東西。歐陽擔心他馬上就會嚥氣,想陳報州衙,希望得到鍾公的一份自述狀,以表明他的經歷行止。鍾說:「病了就是病了,死卻還沒死成。這件事既然又要麻煩你,那就由你直接申報吧。」於是,歐陽就把鍾公病重的事報告了官府。後來鐘的病痊癒了,當時孫光憲任郡守的副職,鍾善意地去訪問他,問他為何如此苦惱,孫便說:「我曾經在湘潭,遇上打仗不能前進,與同行的幾個商人到岳麓寺祭奠,寺僧有新制的知命丹,並對我們說:『吃下這知命丹之後,要想把它打掉,就服用海藻湯,或者到壽命完結時,感覺肋下微微作痛,此丹就會自行排泄下來,那就必須趕緊安排家事,等著嚥氣。』我們每人給了他一千文錢,吞了一丸。日後進入蜀地,到了樂溫縣,遇到一塊兒服丹的商人也住在樂溫,便與他話舊,而且談到服丹的功效。沒過多久,這個人來報告說肋下痛,不幾天那吞下去的知命丹果然排泄下來了。他急忙安排了家事,二十天後死了。我正感到此藥神奇,用海藻湯把它打下來,用香水洗滌乾淨,再吞下去。前幾天所以苦惱,因為藥還沒有自己下來,所以知道沒到死的日子。」他同時拿山藥來給鍾公看。但鍾公面色紅潤,勉強喝了藥,好像得到藥力一樣,日後不知他的結局如何,因為這知命丹的功效很靈驗,所以記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