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85.【強紳】原文及譯文

唐鳳州東谷有山人強紳,妙於三戒,尤精雲氣。屬王氏初並秦鳳,張黃於通衢,強公指而謂孫光憲曰:「更十年,天子數員。」又曰:「並汾而來悠悠,梁蜀後何為哉。」於時蜀兵初攻岐山,謂其旦夕屠之。強曰:「秦王久思妄動,非四海之主,雖然,死於牖下,乃其分也。蜀人終不能克秦,而秦川亦成丘墟矣。」爾後大鹵與王鳳翔不羈,秦王令終,王氏絕祚,果葉強生言。有鹿盧蹺術。自雲老夫耄矣,無人可傳,其書藏在深穩處古杉樹中。因與孫光憲偕詣,開樹皮,發蠟緘,取出一通絹書,選吉辰以授,為強嫗止之。謂孫少年矣,慮致發狂,俾服膺三年,方議可否。(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代,鳳州東谷有個山人叫強紳,妙於三戒之道,尤精雲氣之術。時值王氏剛剛兼併秦鳳之地,正在大街上張揚,強紳指著他們跟孫光憲說:「再過十年就會出現好幾個天子。」又說:「吞併汾地以來這麼長時間了,在蜀地建立梁國後還做些什麼呢。」當時蜀兵開始攻打歧山,自稱旦夕之間就會蕩平秦地。強紳說:「秦王早就想妄動,要除掉各方的霸主,但他卻死在牖下,這是他命中注定的。蜀人最後攻不下秦地,而秦川也要變成荒丘的。」後來,大鹵與王鳳翔不受約束,秦王的法令行不通,王氏也丟了王位,果然應了強紳的話。有一種鹿盧蹺術,強紳自稱年老無人可傳,把那本書藏在了深山隱蔽處的古杉樹裡。他與孫光憲一起到了那裡,剝開樹皮和蠟封,取出一冊絹子書,選擇吉日良辰要向他傳授,被強紳的老伴制止了。她說孫光憲太年輕了,擔心他會因為掌握此術之後發狂,等他服務三年之後,才能考慮是否可以向他傳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