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31.【楊居士】文言文翻譯解釋

海南(明抄本海南作南海)郡有楊居士,亡其名,以居士自目,往往游南海枝郡,常寄食於人,亦不知其所止。謂人曰:「我有奇術,汝輩庸人,固不得而識矣。」後常至郡,會太守好奇者,聞居士來,甚喜,且厚其禮,命飲之。每宴游,未嘗不首召居士,居士亦以此自負。一日使酒忤太守,太守不能容。後又會宴於郡室,閱妓樂,而居士不得預。時有數客,亦不在太守召中,因謂居士曰:「先生嘗自負有奇術,某向者仰望之不暇。一日遇先生於此,誠幸矣。雖然,今聞太守大宴客郡齋,而先生不得預其問,即不能設一奇術以動之乎?必先生果無奇術耶。」居士笑曰:「此末術耳,君試觀我。我為君召其妓,可以佐酒。」皆曰:「願為之。」居士因命具酒,使諸客環席而坐,又命小童閉西廡空室,久之乃啟之。有三四美人自廡下來,裝飾華煥,攜樂而至。居士曰:「某之術何如?」諸客人大異之,殆不可測。乃命列坐,奏樂且歌。客或訊其術,居士但笑而不答,時昏晦。至夜分,居士謂諸妓曰:「可歸矣。」於是皆起,入西廡下空室中。客相目駭歎,然尚疑其鬼物妖惑。明日,有郡中吏曰:「太守昨夕宴郡閣,妓樂列坐,無何皆仆地,瞬息暴風起,飄其樂器而去。迨至夜分,諸妓方寤,樂器亦歸於舊所。太守質問眾妓,皆雲黑無所見,竟不窮其由。」諸客皆大驚,因盡以事對,或告於太守。太守歎異,即謝而遣之,不敢留於郡中。時開成初也。(出《宣室志》)
【譯文】
海南郡有個楊居士,忘了他的名字,總用居士來標榜自己,經常到南海郡各地遊歷,而且經常在別人家食宿,也不知道他住在哪裡。他對別人說:「我有出奇的法術,你們這些平庸的人當然不能知道了。」後來他常常到郡裡去,恰好太守喜歡奇人,聽說居士來了,很高興,並且以厚禮待他,請他喝酒。每次宴會或出遊,總是第一個就把居士召來,楊居士也因為這種待遇而感到自己了不起。有一天,楊居士藉著酒勁衝撞了太守,太守不能容忍。後來太守又在郡衙室內舉行宴會,看歌妓表演音樂,而楊居士沒能參加。這時有幾個人也是太守的常客,這次也不在太守邀請的客人之內,於是他們就對楊居士說:「先生曾經自負有奇術,我們一直很敬佩先生,只是沒有機會與您相會,今日在這裡遇到你,實在幸運啊。雖然這樣,然而今天聽說太守在郡齋大宴賓客,而先生沒能參與其中,你就不能施一奇術來擾亂他們嗎?一定是先生果真沒有奇術啊。」楊居士笑著說:「這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法術而已,你們看我作法。我為你們把他的歌妓召來,可以讓她們助酒興。」大家都說:「希望你施展法術。」楊居士就命人擺設酒席,讓眾客圍著筵席坐下,又讓小童把西廂房的空屋子關閉起來,過了很久才把門打開。就看見有三四個美貌女子從西廂下走來,她們打扮華麗光彩照人,帶著樂器來到了。楊居士說:「我的法術怎麼樣?」眾客人都覺得這事非常奇異,疑惑不解猜不出。楊居士就命美人排好坐下,一邊奏樂一邊唱歌。有的客人訊問他的法術,楊居士只是笑而不回答,這時天已昏黑。到了半夜,楊居士對那些歌妓說:「你們可以回去了。」於是那些歌妓都站起身來,走進西廂空屋子裡。眾客面面相覷而驚歎,可是還懷疑她們是鬼物迷惑人。第二天,郡衙中有個吏員說:「太守昨晚在郡閣設宴,歌妓拿著樂器都坐好了,不久都倒在地上,轉眼之間暴風就刮起來,那些樂器被刮得飄飄而去。將近到半夜時候,眾歌妓才醒過來,樂器也回到了原來的地方。太守質問那些歌妓,她們都說漆黑什麼也沒看見,終究沒弄清什麼原因。」眾客都大吃一驚,就把事情經過全都告訴了那個郡吏,又向太守報告了此事。太守驚歎居士法術奇異,就向居士道歉打發他走了,不敢把他留在郡中。那時是開成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