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35.【於昶】古文翻譯

唐於昶,天後朝任并州錄事參軍。每至一更後,即喘息流汗,二更後愈。妻柳氏將召醫工,昶密曰:「自無他苦,但晝決曹務,夜判冥司,事力不任身。」每知有災咎,即陰為之備,都不形言,凡六年。後丁母艱,持金剛經,更不復為冥吏,因極言此功德力,令子孫諷轉。後為慶州司馬,年八十四,將終,忽聞異香,非代所有,謂左右曰:「有聖人迎我往西方。」言訖而沒。(出《報應記》)
【譯文】
唐朝的於昶,天後朝時任并州錄事參軍。每當到了一更之後,就喘息流汗;二更後就好了。他的妻子柳氏要找個醫生,於昶卻神秘地說:「我並沒有更多的苦痛。只是白天做官府的事,晚上做冥司的事,有些力不勝任罷了。」每當知道有災害和過失,就暗中事先做準備,表面上都不說,一共過了六年。以後他的母親死去了,他開始念金剛經,再不去做冥司的官吏了。極力地說這是功德的力量。並讓他的子孫誦讀經書。以後做了慶州司馬,年齡八十四歲,將要死,忽然聞到奇異的香味,並不是平時有過的。他對左右的人說:「有聖人迎接我到西方去。」說完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