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29.【石旻】原文及譯文

有石旻者,不知何許人也。浪跡江湖之間,有年數矣。道術玄妙,殆不可測。長慶中,客於宛陵郡。有雷氏子,常為宣城部將。一日,與友人數輩會飲於郡南別墅,旻亦在座。其家僮網得一魚,長數尺,致於捨。是日,雷生與客俱深醉。諸客盡去,獨旻宿雷氏別墅。時夏暑方甚,及明日視其魚,已敗爛不可食矣。家僮將棄之,旻謂之曰:「此魚雖敗,吾有良藥,尚可活之,安可棄耶?」雷生笑曰:「先生妄矣!誠有良劑,安能活此魚耶?」曰:「吾子幸觀之。」於是衣中出一小囊,囊有藥數粒,投於敗魚之上。僅食頃,其魚鮮潤如初,俄搖鬣振鱗,若在洪流中。雷生驚異,再拜謝曰:「先生之術,可謂神矣!某輩塵俗聾瞽,望先生高蹤,若井鮒與雲禽,焉得而為伍乎?」先是雷生有症疾積年,既而求旻衣中之丹餌,欲冀瘳其久苦。旻不可,且曰:「吾之丹至清至廉,爾曹俗人,嗜好無節。臟腑之內,腥膻委集。設使以吾丹餌求置其中,則臟腑之氣與藥相攻,若水火之交戰,寧有全人乎?慎不可食。」旻又言:「神仙不難得,但塵俗多累,若檻猿籠鳥,徒有騫翔超騰之心,安可致乎?」會昌中,卒於吳郡也。(出《宣室志》)
【譯文】
有個叫石旻的人,不知道是哪裡人,在江湖之中到處漂泊行止不定,已有很多年了。他道術玄妙,幾乎沒人能想像得出來。長慶年間,到宛陵郡作客。有個姓雷的男子,曾經做過宣城部將。有一天,他與幾位朋友在郡南的別墅中聚會飲酒,石旻也在座。雷家的僕人用網打到了一條魚,有幾尺長,送到別墅來。這一天,雷生與客人都醉得很厲害。眾位客人都走了,唯有石旻住在雷家的別墅中。時當盛夏,熱得很,到第二天看看那條魚,已經腐敗臭爛不能吃了。雷家僕人將要把這條魚扔掉,石旻對他說:「這條魚雖然壞了,我有好藥,還可以讓它活過來。」雷生笑著說:「先生隨便亂說,縱有好藥,怎麼能把這條腐爛的魚救活呢?」石旻說:「希望您看看怎麼救吧!」於是從衣服中拿出一個小口袋,口袋中有幾粒藥,他就把藥倒到那爛魚身上。不過吃頓飯的時間,那條魚就像當初一樣新鮮濕潤,不一會兒,就搖鰭振鱗,好像在洪流中游動。雷生對此很驚奇,對石旻拜了兩拜遜謝說:「先生的法術,可以說是神了!我們這些塵俗中的聾子瞎子,仰望先生高大的形象,如同井裡的蝦蟆與雲中飛禽相比一樣,哪裡能與我們為伍呢?」在這之前,雷生得了腹中結塊的病已經多年了,於是雷生就向石旻討求他衣袋中的丹藥,一心指望減少長久的痛苦。石旻不同意,並且說:「我的丹藥最清最廉,你們這些世俗之人嗜好沒有節制,臟腑之內魚、肉堆集。假使把我的丹藥要去吃到肚子中,那麼臟腑中的污氣與藥力相攻,如同水火交戰,難道還有完整的人嗎?千萬不能吃。」石旻又說:「神仙不難修成,只是塵俗牽累太多,像檻中猿、籠中鳥一樣,空有飛翔跳躍的想法,哪能辦到呢?」直到會昌年間,石旻才死於吳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