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4鳥蟲水族卷_0086.【呂生妻】原文及翻譯

東平呂生,魯國人,家於鄭。其妻黃氏病將死,告於姑曰:「妾病且死,然聞人死當為鬼。妾常恨人鬼不相通,使存者益哀。今姑念妾深,妾死,必能以夢告於姑矣。」及其死,姑夢見黃氏來,泣而言曰:「妾平生時無狀,今為異類,生於鄭之東野叢木中,黰其翼,嗷其鳴者,當是也。後七日,當來謁姑,願姑念平生時,無以異類見阻。」言訖遂去。後七日,果一烏自東來,至呂氏家,止於庭樹,哀鳴久之,其姑泣而言曰:「果吾之夢矣,汝無昧平素,直來吾之居也。」其烏即飛入堂中,迴翔哀唳,僅食頃,方東向而去。(出《宣室志》)
【譯文】
東平縣的呂生,是魯國人,家住在鄭城。他的妻子黃氏有病快要死了,告訴她的婆婆說:「我得病快死了,可是聽說人死了要變成鬼,我常常痛恨人和鬼不能相互溝通,因而使活著的人更加悲哀。婆婆你同我感情很深,我死後一定要在夢中告訴婆婆。」等到黃氏死了,婆婆夢見黃氏回來,哭著對她說:「我生前做了些不該做的事,現在成為不同的族類,出生在鄭城東面的荒野叢林之中。那個翅膀是黑色的,嗷嗷鳴叫的,就是我呀。再過七天,我會來拜見婆婆,希望婆婆念我活著時的情況,不要因為我是不同的族類就阻撓我。」說完就走了。過了七天,果然有只烏鴉從東面飛來,飛到呂家庭院的樹上,悲哀地叫了很長時間。她的婆婆哭著說:「果然同我的夢一樣,你還像活著的時候一樣,直接來我的住處吧。」那只烏鴉便飛入堂中,來回地飛著,悲哀地叫著,僅僅呆了一頓飯的工夫,就向東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