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龜策列傳第六十八】原文全文翻譯成白話文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葛 亮 范君石 譯注
【說明】 這是專記卜筮活動的類傳。「龜策」是指龜甲和蓍草,古人用它來占卜吉凶。《禮記·曲禮上》曰:「龜為卜,策為筮」。說明古時卜用龜甲,筮用蓍草。《太史公自序》曰:「三王不同龜,四夷各異卜,然各以決吉凶。略窺其要,作《龜策列傳》」。它指明了寫作此篇的動機與緣由。司馬貞《史記索隱》認為:「龜策傳有錄無書,褚先生所補。其敘事煩蕪陋略,無可取。」張守節《史記正義》亦曰:「《龜策》言辭最鄙陋,非太史公之本意也。」劉知幾在《史通》中具體指出:「尋子長之列傳也,其所編者唯人而已矣。至於龜策異物,不類肖形,而輒與黔首同科,俱謂之傳,不其怪乎?且龜策所記,全為志體,向若與八書齊列,而定以書名,庶幾物得其朋,同聲相應者矣。」這些評說集中代表了對《龜策》所持的否定意見。然以歷史的觀點,平心靜氣,研讀此篇,觀其寄意,全文並非皆無可取之處,全篇也難斷皆為褚先生所補。正如李楨所言:「觀其寄意微妙,夫豈少孫所能?……篇中具列三代禎祥,後又雜引周公討紂,晉文、晉獻、楚靈之卜,以見卜筮分異吉凶,其兆應初無不信城,而必要諸時人之明察,隱以見漢事之不必然也。末援據書之稽疑,以明古有而不專之道,所以通帝之蔽,莫切於此。」(《畹蘭齋文集》卷一)史公在文中強調指出,龜兆能預示出內在的趨勢,而人能看到外部的表現;君子認為那些輕視卜筮不信神明的人是糊塗,背棄人謀、而只信從吉祥之兆,鬼神也得不到應有的對待;《尚書》記載了解決疑難的正確方法,要參考五種見解,卜和筮為其中兩種,「五占從其多,明有而不專之道也」。它集中反映了史公以聖人重事,必擇賢用占的正確主張,其意可謂深邃透闢。
至於褚先生所補內容,其一寫太卜所得古代占龜之說,敘事尚簡。其二寫宋元王夢見神龜,「江使觸網,見留宋國。神能托夢,不衛其足。」可謂敘述生動,引人入勝,善於剪裁,詳略得當。尤以元王與衛平的對話描寫十分突出,一問一答,頗具情理,措辭平易,說服力強,真實地揭示出人物的個性特徵。其三寫西漢時期卜筮的各種卦體及命兆之辭,多達六十七條,具體而詳盡,為今人提供了有關的歷史資料,其存錄之功,不可沒。但這方面的內容十分繁雜,而行文又多重沓,言其煩蕪鄙陋亦不為過。
太史公說:自古以來的聖明君王將要建立國家承受天命,興辦事業,哪有不曾尊用卜筮以助成善事的!唐堯虞舜以前的,無法記述了。從夏、商、週三代的興起看,都是各有卜筮的吉祥之兆以為根據的。大禹娶塗山氏之女卜兆得吉,於是夏啟建立了世代相傳的夏朝;簡狄吞飛燕之卵生契,卜兆吉順,所以殷朝興起;善於播種百谷的後稷蓍筮得吉,因而周國國君終於成為天下王。君王決斷疑難事,參考著用蓍龜所作的卜筮結果以作最終決定,這是沿用不變的傳統辦事程序。
蠻、夷、氐、羌,雖然沒有華夏式的君臣上下等級,但也有決斷疑惑的占卜習俗。有的用金石,有的用草木,各國占卜習俗不同。但都可以用來指導戰爭行動,研究、獲取戰爭的勝利。各自崇信卜筮的神靈,藉以預測未來事務。
我粗略聽說,夏、殷時期,臨到要卜筮時,才找來蓍龜,用完就丟棄,因為他們認為,龜甲蓍草,收藏久了,就喪失神靈了。到周朝,卜官卻總是珍藏蓍草龜甲備用。另外,龜蓍的靈通誰大誰小?使用龜蓍,哪個在前哪個在後?每個朝代各有不同崇尚。但概括來看,用龜蓍卜筮辦法幫助人們預測未來這一目的是一致的。有人認為,聖王碰上事,沒有拿不定主意的時候;解決疑難,沒有缺乏真知灼見的時候。他們所以要搞一套求神問卜程式,是因為擔心後代衰敗,愚蠢人不向聰明人學習,人人各自滿足於自己的見識,教化分歧雜出,大道理被拆得七零八落無法掌握,所以才把物情事理推歸到最微妙的境界即神靈,求純真於精神。也有人認為,靈龜所擅長的,聖人是趕不上的。它的判斷吉凶,區別是非,往往比人的預測更準確。到高祖繼位後,因襲秦朝制度,設立太卜官。當時全國剛剛統一,戰爭還沒有停止。到孝惠皇帝,在位時間短,呂後是女主,孝文帝孝景帝也只是因襲舊制度,沒有來得及對卜筮深入研究。所以卜官雖然父子相承,代代相傳,但其中精微深妙的道理與方法,卻已經失傳了不少。到當今皇帝即位,廣開賢能之士的上進之路,遍招各種學者,通曉一種技能的,都有獻力效勞機會,技藝超眾的,更得優待,實事求是,沒有偏私,幾年之間,太卜官署聚集了很多人才。此時正碰上皇帝要北擊匈奴,西攻大宛,南取百越,卜筮能做到預測事情變化,提示趨利避害辦法。到後來,猛將受命率兵衝鋒,在疆場上獲勝,這其中也含有卜筮在廟堂裡事先謀劃的貢獻。皇帝因此對卜筮官更加重視,賞賜有時多至數千萬錢。如丘子明等人,財富暴增,大受寵幸,壓倒滿朝公卿。甚至以卜筮猜測巫蠱行為,巫蠱行為有時也能被猜得很準。對於平素稍稍得罪過他們的人,就尋機公報私仇,肆意迫害,因此而破族滅家的,無法計算。文武百官惶惶不安,都奉承說龜策蓍草說的靈驗。後來卜官誣陷的真情敗露,也被滅了三族。
由於布列蓍草推定吉凶,燒灼龜甲來觀察朕兆,變化無窮,因此要選用賢人擔任卜官,這可說是聖人對卜筮大事的重視吧!周公連卜三龜,武王的病就好了。紂王暴虐,用大龜也得不到吉兆。晉文公將要恢復周襄王的王位,卜得黃帝戰勝於阪泉的吉兆,終於成功,獲得周襄王彤弓之賞,成為侯伯。晉獻公貪圖驪姬美色,要攻驪戎,卜得「勝而不吉」的口象之兆,這場伐驪戎的禍患竟然延及了晉國五世君主。楚靈王將要背叛周天子,占卜不吉利,終於招致乾溪敗亡。龜兆預示出內在的趨勢,當時人能看到外部的表現,能不說這是兩相符合嗎?君子認為,那些輕視卜筮不信神明的人,是糊塗;背棄人謀只信從吉祥之兆,鬼神也得不到應有的對待。所以《尚書》記載了解決疑難的正確方法,要參考五種見解,卜和筮為其中兩種,五種意見不一致時,要順從其中佔多數的意見,這表明,雖有卜筮,但並不專信卜筮。
我到江南考察時,瞭解過龜蓍的事,訪問過當地老年人,他們說龜活到一千歲,能在蓮葉上走動,蓍草長到一百枝梗莖仍然共有一條根。還說,龜蓍生長的地方,沒有虎狼一類凶獸,沒有毒草。江邊居民常常養龜,供應其飲食,認為龜能幫人調節呼吸增加元氣,可助人抗衰養老,這些話難道不真實嗎!
褚先生說:我由於學習經學,做博士弟子,研究《春秋》,考試成績高,被任用為郎,有幸能得宿衛,出入宮殿中十多年。私自喜好《太史公傳》。太史公的《傳》裡說「夏、商、週三朝龜卜辦法不同,四方各民族卜筮也各不一樣,但都是用來判斷吉凶,我統觀它們的要點,寫《龜策列傳》。」我在長安城中反覆尋找,沒能找到《龜策列傳》,所以往訪大卜官,請教年歲大知道事情多的掌故、史學官員,寫下瞭解到的龜筮事情,編在下面。
聽說古代五帝、三王出發行動舉辦事情,必定事先卜筮以做決斷。古代占卜書說:「下面有伏靈,上面有兔絲;上面有叢蓍,下面有神龜。」所謂伏靈這種東西,生長在兔絲下面,樣子象飛動的鳥。第一次春雨以後,如果天氣清靜沒有風,就可在夜裡割去兔絲,拿燈籠來照,如果燈籠一照火就滅掉,就記住這個地方,用四丈新布把這個地方圍起來,天亮了往下挖,挖到四尺七尺之間就能挖得。超過七尺就沒有了。伏靈就是千年老松樹根,人吃了可以長生不死。據說蓍草枝梗長滿一百根時,它下面就有神龜守護,上面常有青雲籠罩。古書上說:「天下和平,王道實現,蓍草就能長出一丈長的莖,一叢能長滿一百條梗枝。」當今尋取蓍草,不能達到古書上的要求,找不到長滿百莖長一丈的。尋取八十莖以上、八尺長的,就難得了。人民喜好用卦的,找到滿六十莖以上、長滿六尺的,就可以用了。古書說,「能得到名龜的,財物跟著就到,他家一定發大財,富到千萬錢。」名龜中,第一叫「北斗龜」,二叫「南辰龜」,三叫「五星龜」,四叫「八風龜」,五叫「二十八宿龜」,六叫「日月龜」,七叫「九州龜」,八叫「玉龜」,一共八種名龜。古書所畫龜圖的腹下各有字,寫明是哪種龜,我這裡只略寫出它們的名稱,不畫龜圖。尋取這類龜,不必滿一尺二寸,民間得到七八寸長的,就是寶貝了。珠玉寶器,就是藏得再深,也會透露出光芒,顯現出神靈,道理和名龜到來則財富到來一樣。所以玉蘊藏在山裡,山上樹木就得到水分,深潭有珍珠,岸上草木就不枯,就是因為得到了玉石珍珠的潤澤。有名的明月珠,出產在江海裡,藏在蚌中,上面趴著蛟龍。君王若能得到它,就可長保天下,四夷來服。有誰能得到百莖的蓍草,同時又得到它下面的神龜用來占卜,那就能百問百應,足以決定吉凶。
神龜出在長江水中,廬江郡每年按時給太卜官送去一尺二寸的活龜二十個。太卜官在吉日剔取龜的腹甲。龜活一千歲才能長到一尺二寸長。君王調兵遣將,必先在廟堂上鑽龜占卜以定吉凶。現在高廟中有一個龜室,藏著這種龜,並看做神寶。
古代占卜書說:「斷取龜的前足臑骨穿起來佩帶在身上,在室內西北角懸掛一隻龜,這樣,走進深山老林時就不會迷惑。」我做郎時,看過《萬畢石朱方》,書中說:「在江南嘉林中有神龜。嘉林地方,沒有虎狼類猛獸,鴟梟類惡鳥,沒有毒草,野火燒不到,樵夫砍柴足跡不到,所以叫嘉林。龜在嘉林中,常在芳蓮上築巢。它的脅上寫著字:『甲子重光,得到我的,原是平民百姓的,可以成為官長;原是諸侯的,可以成為帝王。』在白蛇蟠杅林中尋取龜的人,都是齋戒了以後專程等候,就像專程等待別人來報信一樣,同時敬酒祈禱,披散頭髮行禮,這樣連續三天,才能得到龜。」由此看來,尋取龜的儀式多麼莊嚴隆重!所以,對龜能不非常敬重嗎?
有一位南方老人用龜墊床腳,過了二十多年,老人去世,移開床腳,龜還依然活著。這是因為龜具有一種特殊的調節呼吸的方法。有人問:「龜的神通這樣大,但為什麼太卜官得到活龜總是殺了剔取其甲呢?」不久以前,長江邊上有個人得到一隻名龜,養在家裡,因此家裡發了大財。和人商量,要把龜放了。人教他別放,殺了。說放了,家要衰敗。龜給他托夢說:「把我放到水裡去,不要殺我。」這家人到底把龜殺了。殺龜之後,這家主人死了,家庭也倒了霉。人民和君王處理事情應遵循的辦法不一樣。老百姓得到名龜,看來好像不應當殺。根據古代慣例來說,聖明君王得到名龜都是殺了,供占卜用。
宋元王時得到一隻龜,也殺掉用了。現在謹把此事接寫在下面,供有興趣的人閱讀參考。
宋元王二年,長江之神派遣神龜出使黃河。神龜游到泉陽,被打漁人豫且用網撈起來關在籠子裡。半夜裡,神龜托夢給宋元王說:「我奉長江神之命出使黃河。魚網擋住我的去路。泉陽的豫且捉住了我,我走不掉。身處患難之中,無處求告。聽說您的德義,所以來向您求救。」元王聽罷一驚,醒了。馬上召來博士衛平商量:「剛才我夢見一個男子,伸著脖子,長長的頭,身穿帶刺繡的黑衣,乘著輜車,來給我托夢。他說:『我奉長江神之命出使黃河。魚網擋住我的去路。泉陽的豫且捉住了我,我走不掉。身處患難之中,無處求告。聽說您有德義,所以來向您求救。』這來托夢的是什麼東西呢?」衛平拿起式,仰天察看月光,觀測北斗星斗柄的指向;估量太陽運行位置。先測定東、西、北、南方位,又測定東南、西南、西北、東北方位,於是布列好八卦。考察其中吉凶預兆,首先發現龜的形象。於是對元王說:「昨夜是壬子日,太陽行至牽牛宿。正是河水大會,鬼神相謀的時候。銀河正處於南北走向的時候。長江黃河之神原先有約,南風開始吹的時候,長江神使者先來拜會黃河神。現在天像是白雲堵塞了銀河,什麼東西也無法航行了。北斗斗柄又指向太陽所在星官,這是說長江神使者被囚禁了。您夢見的穿黑衣裳而乘輜車的男子,那是龜。請您馬上派人去找。」王說:「好。」於是王就派人乘車急去詢問泉陽令:「你縣有幾家漁民?誰的名字叫豫且?豫且捉到了龜,龜托夢給王,所以王叫我來找龜。」泉陽令就叫縣吏查閱戶籍簿和地區,發現本縣河邊漁民五十五家,上游地區住著一個漁民叫豫且。泉陽令說:「好。」就和使者乘車急忙找到豫且說:「昨天夜裡你打魚打到了什麼?」豫且說:「半夜時候一提網捉到了一隻龜。」使者說:「現在龜在哪裡?」回答說:「關在籠子裡。」使者說:「王知道你捉到了龜,所以叫我來找龜。」豫且說:「好。」就用繩拴綁了龜,從籠裡提出來,獻給使者。
使者帶龜上車駛出泉陽城門。這是白天,但又是風又是雨,一片昏暗。青黃五彩雲罩在上空,接著雷電大作,風吹送車子前行。進了國都端門,在車廂房前取出龜。那龜身如流水,潤澤有光。望見元王,伸開脖子往前爬,爬三步停住,又縮回脖子後退到原處。元王見了奇怪,問衛平說:「龜見了我,伸開脖子往前爬,有什麼目的呢?縮回脖子退到原處,又表示什麼意思?」衛平回答:「龜在患難中,整夜被囚禁,王有德義,派人解救它出來。現在伸脖子向前爬,是表示感謝,縮脖子後退,是希望盡快離開。」元王說:「好啊!這龜神靈到這種地步,不可長期扣留它,立即派人駕車送龜,別讓它耽誤了出使期限。」
衛平回答說:「龜是天下之寶,先得此龜的為天子,而且十言十靈,十戰十勝。它生於深淵,長於黃土,知曉天道,明白上古以來大事。漫遊三千年,不出它應游的地域。安詳平穩,從容端莊,行動自然,不用拙力。壽命超過天地,沒有誰知道它的壽命極限。它順隨萬物變化,四時變化著體色。平時自己藏在一邊,爬伏在那裡不吃東西。春天呈現青色,夏天變為黃色,秋天呈為白色,冬天變成黑色。它懂得陰陽,精曉刑德。預知利害,明察禍福。卜問了它,則說話無失誤,作戰得勝利,王能寶藏住它,諸侯都得降服。王不要放走他,用它來安定國家。」
元王說:「這龜很有神靈,從天上降下來,陷在深淵。在患難中。認為我賢明,敦厚而忠信,所以來求救於我。如果不放走它,我也成了一個漁人了。漁人看重它的肉,我貪圖它的神力,臣下不仁,君上無德。君臣無禮,國家還有什麼福?我不忍心這樣辦,為什麼不放掉它!」
衛平回答說:「不是這樣,我聽說,大恩德不會得到報答,貴重之物寄存出去得不到歸還,現在天賜寶物你不接受,天就要奪回它的寶物了。這龜周遊天下還要再回歸原住地去,它上達蒼天,下至大地,走遍九州,也未曾受過辱,也未遇到阻攔。而現在到了泉陽,打魚的卻折辱了它,把它囚禁起來。王雖然施大恩放了它,長江黃河之神必怒,一定會設法報仇。龜自己認為被侵害了,要和神合謀報復。那時將淫雨不晴,大水氾濫無法治理。或者製造枯旱,大風揚塵,蝗蟲突然出現,百姓錯過農時。王施行了放龜的仁義,而天的懲罰必然降臨。這並非別的原因,禍害出在龜身上。以後您就是後悔,難道還來得及嗎?王別放掉龜啊。」
元王感歎地說:「這攔劫人家使者,破壞別人計劃,不算是凶暴嗎?奪取別人的東西,當作自己的寶物,這不算強橫嗎?我聽說,凶暴地奪來的東西,必然要被人凶暴地奪去;強搶別人東西,最後還是一無所獲。桀紂都是凶暴強橫不講理的,自己被殺死,國家也亡了。如果我聽了你的建議,這就喪失了仁義名聲而有了凶暴強橫不講理行為。長江黃河之神將成為仁義的湯武,我將成為凶暴強橫而被征伐的桀紂。沒看到什麼好處,恐怕要陷進災禍。我拿不定這個主意,怎麼能奉事好這個寶物,趕快駕車送龜走,不要讓它在此久留。」
衛平回答說:「不是這樣,王不要耽心。天地之間,有的地方石頭堆石頭,堆成了山,雖然高聳,並不坍塌,大地能得平安。所以說,有的東西雖然看起來危險,卻很平安;看起來很輕,卻搬移不動。有的忠厚老實,並不如大言欺詐的人;有的面貌醜惡,卻適合於做大官;有的漂亮,卻成為危害大眾的禍根。這些現象,不是神和聖人,說不清楚。春夏秋冬,有時熱有時冷。冷熱並不互融,而相互衝突區別。同一年內,有不同季節,這是根據四時冷熱不同確定的。所以讓植物春天出生,夏天成長,秋天要收穫,冬天就收藏。有時要行仁義,有時要施強暴。強暴有目標,仁義有時機。萬物都是這樣,不可勝言。大王請接受我的建議,讓我徹底說清楚。根據天的五種顏色,可以辨別白天黑夜。根據地生的五穀,可以分辨好壞植物。當初人民不懂得這樣辨別,和禽獸一樣。住在山谷洞穴裡,不懂得種田,天下災禍頻生,陰陽季節混亂。匆匆忙忙過日子,大家都是這樣,不會區分黑白善惡。妖孽常常出現,人民一代代勉強傳留下來。後來聖人區分萬物生存特點,使他們互相不做侵害。禽獸有牝有牡,把它們放到山裡;鳥有雌有雄,都把它們放進樹林、水邊;帶甲殼生物,安置在溪谷。所以管理人民,就為他們建立城郭,城內設立街巷,城外開闢田畦通路。根據夫妻男女,給他們田宅、房屋。建立戶籍,一一登記其姓名。設立官吏,用爵位俸祿予以鼓勵。種桑麻有衣穿,種五穀有飯吃。人民辛勤耕作,於是能吃到想吃的東西,看到想看的東西。穿到想穿的東西。由此可見,捨棄強力,就沒有成果。所以,種地的不用強力,糧食不能豐收;商人不用強力,賺不到錢;婦女不用強力,布就織不好;當官的不用強力,就沒有威勢;大將不用強力,兵不聽令;侯王不用強力,到死也沒有大名。所以說,施用強力,是事業的起點,是當然的道理,是萬物的法則。從施用強力入手,沒有得不到的東西。大王如果不同意這個看法,您難道沒聽說過,那帶有野雉雕飾的玉匣,本出自昆山;明月之珠,本出於四海;鑿雕昆山之石成為玉匣,割剝海中之蚌取出明月之珠傳賣於市;聖人得到匣珠,當作大寶。得大寶的,就成了天子。現在您自認為凶暴了,其實趕不上那鑿昆山之石的。那些制匣取珠的沒有錯,寶藏匣珠的沒有禍。現在龜因出使而碰網,被漁人抓獲,又托夢給您自我介紹,這是國家之寶,您擔什麼心呢?」
元王說:「不是這樣。我聽說,諫諍是國之福,阿諛是國之禍。君主聽從阿諛奉承,是愚昧糊塗,雖然一般道理是這樣,但禍也不會無緣無故降,福也不會隨便就來。天氣地氣相合,生出各種財富。陰陽各有界限,不偏離四時。一年十二個月,用夏至冬至定其週期。聖人明白這個道理,自己沒有災難。明王運用這個規律,沒人敢來欺騙。所以,福的來到,是人自己創造的;災難降臨,是人自己招致的。禍福可能性同時存在,刑德互相關聯。聖人辨察它們,預測吉凶。桀紂時,和天爭功,阻遏鬼神,使它們不能通顯其靈。這本來已經是無道了,而諂諛之臣又多。桀有諛臣,名叫趙梁。教桀作無道之事,慫恿他貪婪凶狠。把湯囚進夏台,殺害關龍逢。左右大臣怕死,都在一旁苟且偷生阿諛逢迎。國勢危如累卵,卻都說無妨。讚美歡呼萬歲,或者說國運遠沒有完結。蔽遮桀的耳目,和他一起自欺欺人。湯終於伐桀,桀身死,夏滅亡。聽信諛臣,自己倒了霉。《春秋》寫明了這段史實,使人至今不忘。紂有諛臣,名叫左強。浮誇不實,自詡目測能力強,不必籍助規矩繩墨就能設計施工,教紂築造像廊。高達於天,室內又陳設玉床犀玉之器,用象牙筷子吃飯。剖聖人比干的心,砍斷壯士的小腿。箕子怕死,披頭散髮裝瘋。紂王殺周太子歷,囚禁周文王昌。投進石頭屋子,打算從早到晚囚禁。陰兢救出文王,和他一起逃亡到周國。文王得到太公望,發動軍隊和紂作戰。文王病死,大臣用車載著文王屍首前進。太子發代替文王統帥軍隊,號為武王。和紂在牧野大戰,在華山之南擊潰紂軍。紂不能勝,敗退回去,武王把他圍在象廊。紂自殺在宣室,死後得不到安葬。頭被砍下懸掛在車上,四匹馬拉著車子走。我想到桀紂遭遇,肚子裡如有開水滾沸。他們都曾富有天下貴為天子,但太驕傲。貪得無厭,辦事就好高務遠。貪婪凶狠而又驕慢。不用忠誠老實人,聽信阿諛之臣,於是被天下恥笑。現在我的國家處在諸侯之間,簡直小得如秋毫。辦事一有不當之處,怎能逃脫滅亡下場。」
衛平回答:「不是這樣。黃河雖然神靈賢明,趕不上崑崙山;長江雖然水源通暢,不如四海浩蕩。崑崙山四海,人還奪取其寶呢。諸侯爭奪那些寶物,有時因此引起戰爭。小國被滅亡,大國遭遇危險。為了這些寶物而殺人父兄,虜人妻兒,割裂國土,毀人宗廟。攻戰爭奪,這就是強暴。所以說,奪取時應用強暴,統治時應用文理,不違背四季天時,總是親近賢士;順應陰陽變化,借助鬼神作用;瞭解協調與天地關係,與天地為友。諸侯來歸服,人民富裕愉快。國家民戶安寧,與社會一起開創新局面。湯武這樣做,於是取得天下之位;《春秋》記載了這些事,作為辦事楷模。王不自比湯武,卻自比桀紂。桀紂施行強暴,是把強暴看成永恆持續,不需要用仁義補充的辦法。桀修瓦屋,紂建象廊。還徵收絲絮用為燃料,一心要耗費人民資財。稅斂沒有限度,殺人沒有標準。殺了人民的牲畜,用熟皮做成袋。皮袋裝牲畜血,懸掛起來帶領人用箭射,和天帝爭強。攪亂四時順序,在祭祀鬼神之前搶先品嚐四時產品。有人諫止,就被殺死;只有諛臣,侍在身旁。聖人躲了,百姓不敢外出。天氣多次乾旱,國家多有妖異。年年有螟蟲,五穀長不熟。人民不能安居,鬼神不能享用。大風天天刮,白天一片暗。日蝕又月蝕,熄滅無光亮。群星天上亂走,全然沒有規律。從這些現象看,怎麼能夠久長?縱然沒有湯武,按時運來說也應當滅亡。所以湯伐桀,武王克紂,是那個時勢造成的。他們由此當了天子,子孫相續;終身無災,後世讚頌,直到今天不停。這都是根據時勢行動,按照事理要求須強就強,才成就了他們帝王之業。現在,這個龜是大寶,為聖人出使,傳給了賢明的王。它行動不用手足,雷電帶著它,風雨護送它,流水浮湧它前進。侯王有德的,才能遇到它。現在王有德,遇到這個寶,卻恐懼不敢接受;王如把龜放走,宋國必然有災。以後即使後悔,也來不及了。」
元王聽了,大為高興起來。於是元王對著太陽拜謝上天,拜了兩次,接受了龜。選擇吉日齋戒,認為甲乙兩日最吉。於是殺了白雉和黑羊;在祭壇中央用血灌龜。用刀解剖,龜甲沒有弄殘。又用酒肉祭祀一遍,剔出腹腸。然後用荊枝燒灼,求兆。堅持要燒出兆紋來。果然兆紋顯現,條理清楚。叫卜官占視,所說的都很恰當。國家藏有如此重寶,消息徑直傳到國外。於是殺牛取皮,蒙在鄭國產的桐木上作成戰鼓。分別草木特性作成各種武器。打起仗來,無人是元王對手。元王時候,衛平做宋國的相,宋國力量在天下最強,這都是龜的神力。
所以說,龜雖有大到能托夢於元王的神靈,但卻不能自己逃出漁人的籠子。自己能夠每言必靈,卻不能通使於黃河,還報長江。本領大到讓別人戰必勝攻必取,卻不能使自己避開刀鋒,免除被宰剝的災難。非凡聰明能先知未來,迅速看出禍福,卻不能讓衛平不向宋元王說出不利於己的那番話。預言事情,無不周全,及於自身,卻被拘禁不得解脫;事情一到個人頭上就無法避害趨利,要賢能本領又有什麼用?不過,話要說回來,賢只是指他有賢的一面,一般人也是這樣。所以說,視力好也有看不到的地方,聽力好也有聽不到的方面;人的本領再大,也不能在同時既用左手畫方又用右手畫圓;日月明亮,卻有時要被浮雲遮擋。羿號稱射箭技藝高,也有不如雄渠、蜂門之處;禹號稱善辨多智,卻不能勝過鬼神。地柱折斷過,天本來也沒有椽,又為什麼要對人求全責備?孔子聽了神龜和宋元王的事之後,說:「神龜能知道事情吉凶,但自己只有一副中空的空骨架。太陽能普施恩德君臨天下,卻受三隻腳烏鴉的欺侮。月亮能動用刑罰輔佐太陽,卻被蛤蟆啃咬。刺蝟被喜鵲欺辱,有神通的騰蛇卻不是蜈蚣的對手。竹子外面有節有段,裡面卻是又直又空;松柏是百木之長,卻被栽在大門旁充當衛士。日辰也不能周全,所以有孤有虛。黃金有疵,白玉有瑕。事情有時進展快,有時進展慢。物品性能有局限,也有其專門擅長。網孔有時顯得太細密,也有時顯得太粗疏。人有貴過他人之處,也有不如人的地方。怎麼辦才好呢?怎樣做才全面周到呢?天還不能十全十美呢,所以世人蓋屋,少放三塊瓦以便安放房棟,表示不是十全十美,以便和天的不十全十美相適應。天下萬物有差異,事物都因為有所不全才得以生存於世間。」
褚先生說:漁人提網捉到了神龜,龜自己托夢給宋元王,宋元王召博士衛平把夢見龜的情形告訴他,衛平拿起式推算,確定日月位置,分辨星官關係,推測吉凶,看出龜和所觀測推算的形象相同,衛平力勸元王留住神龜作為國寶,這件事真好啊。古時候談到卜筮必然稱道龜,因為龜有靈驗好名聲,由來悠久了。我因此寫下這篇傳記。
三月 二月 正月 十二月 十一月 中關內高外下 四月 首仰 足開 肣開 首俛大 五月 橫吉 首俛大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占卜的禁忌規定:子時、亥時、戌時不可以占卜及殺龜。白天遇到日食,要停止占卜。暮色時龜徼繞不明,不可以占卜。庚日辛日可以殺龜,或在龜甲上鑽鑿。常在每月初一替龜洗滌,以除不祥。辦法是先用清水給龜洗澡,再以雞蛋在龜上摩擦,然後再拿龜去占卜,這是用龜的通常辦法。如果占卜不靈,都要用雞蛋摩擦龜以驅除不祥,面朝東站著,用荊枝或硬木灼龜,用土捏成卵形來指龜三遍,然後拿起龜用土卵繞一圈,祝禱說:「今天是吉日,謹以精米雞卵荊木黃絹,祓除玉龜的不祥。」這樣,玉靈必然誠實可信,因而知道萬事情況,什麼事都能辨以兆文占卜明白。如果占卜不信不誠,就燒掉玉靈,揚棄其灰,以警告以後使用的龜。占卜時必須面向北,龜甲要用一尺二寸的。
凡進行占卜,先用燃燒的荊灼龜上鑽凹,灼畢中部的,再灼龜首部的,各灼三次;再灼中部的,叫正身,灼首部的,叫正足,各灼三次。再以荊條火灼龜四周鑿凹,繞灼三遍,祝禱說:「借助你玉靈夫子神力。夫子非常靈驗,我用荊枝灼烤您的心,讓您能預知未來。您能上行於天,下行於淵,各種靈策,都不如您誠信。今天是好日子,求一個好卜兆。我想卜某事,如果得到適當兆文就高興,得不到就懊惱。如果我求的能得到,請向我呈現長又大的兆身,首足收斂,兆文成對向上揚。如果我求的不能得到,請向我呈現彎折不直的兆文,中心和邊緣兆文不相對應,首足不現兆文。」
用靈龜卜者祝禱說:「借助您靈龜神力。五巫五靈,不如神龜的靈,預知人死人活。我要得個好卜兆,我想求得某物。如能得到,請將兆頭兆足顯現出來,兆文內外相應;如果得不到,就請兆頭上仰,兆足收斂,內外自垂。您這樣顯示,我就得到占卜結果了。」
為病人占卜時祝禱說:「現在某人病得厲害,如果必死,顯出如此兆文:兆首上開,內外亂交錯,兆身曲曲折折;如果死不了,現一個兆首上仰兆足收斂的兆文。」
卜問病者是否有祟時祝禱說:「這個病人如果中了邪祟,請勿現兆文,沒有中邪,就現出兆文。兆有中祟,有內,外祟,有外。」
卜問被囚的能否出獄。不能出,兆橫吉安;若能出,兆足張開,兆首仰起,有外。
卜問財物能否得到。能得到,兆首仰足開,內外相應;如得不到,呈現兆首仰足收斂兆文。
卜問買賣臣妾馬牛能否如願。如願,首仰足開,內外相應;不能如願,首仰足收斂,呈兆如橫吉安。
卜問襲擊在某處聚集若干人的盜匪團伙,現在帶兵若干人去襲擊。能勝,首仰足開身正,內高起,四外下。不勝,足斂首仰,身首內下外高。
卜問該不該出行。當行,首足開。不宜行,足斂首仰,橫吉安,安即不宜出行。
卜問出發攻打強盜,能否碰見。能見,首仰足斂,有外。見不到,足開首仰。
卜問到某處去等候盜,能否見到。能見,首仰足斂,斂勝有外;見不到,足開首仰。
卜問聽說有盜,盜來不來。來,外高內下,足斂首仰;不來,足開首仰,若橫吉安,以後來。
卜問調動職務會否丟官。丟官,足開肣外首仰;不丟官,或自己辭職才丟官,就足斂,呈兆如橫吉安。
卜問做官還吉不吉。吉,呈兆身正,如橫吉安;不吉,兆身曲折,首仰足開。
卜問平常在家吉不吉。吉,呈兆身正,如橫吉安;不吉,兆身曲折、首仰足開。
卜問年內莊稼能否成熟。熟,首仰足開,內外自橋外自垂;不熟,足斂首仰有外。
卜問年內民間有無瘟疫。有疫,首仰足斂,身節有強外;無疫,身正首仰足開。
卜問年內有無戰爭。無戰爭,呈兆若橫吉安;有戰爭,首仰足開,身作外強情。
卜問見貴人吉不吉。吉,足開首仰,身正,內自高起;不吉,首仰,身曲折,足斂有外,若無漁。
卜問求見他人有無收穫。有收穫,首仰足開,內自高起;無收穫,首仰足斂有外。
卜問追捕逃亡者能否追到。追捕到,首仰足斂,內外相應;追捕不到,首仰足開,如橫吉安。
卜問漁獵能否有收穫。有收穫,首仰足開,內外相應;無收穫,足斂首仰,如橫吉安。
卜問出行會不會遇盜。遇盜,首仰足開,身曲折,外高內下;不遇,呈兆。
卜問下不下雨。下雨,首仰有外,外高內下;不下雨,首仰足開,如橫吉安。
卜問雨能否轉晴。晴,呈現足開首仰兆象;不晴,橫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安。根據這種兆象,問病情。病重的,一天之內不會死。病不重的,占卜當天就痊癒,不會死。問被囚者情況。罪重的,不會獲釋,輕罪環出;過一天則不獲釋,不過,長期囚禁也無危險。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能否得到。一日環得;過一天,買不到。問宜不宜出行。不宜出行。問有人要來,還來不來。來者環至;過了吃飯時候不到就不來了。問去不去攻打盜賊。不去。去也碰不上。問聽說盜賊要來,究竟來不來。不會來。問會不會調動官職。不會。問在官任上在家中生活都吉不吉。都吉。問當年年成如何。不豐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沒有。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去不去見貴人。去。不去不喜。問去不去拜見人請求幫助。不去得不到幫助。問追捕逃亡人、漁獵結果如何。都沒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晴不轉晴。不轉晴。
一種兆象名為呈兆。卜得此兆的,問病人情況如何。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要獲釋。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人還來不來。來。問要買的東西能否買得到。能。問追捕逃亡者能否追回。能。過一天再追就追不到。問出行的能否抵達目的地。不能抵達。
一種兆象名為柱徹。卜得此兆的,問病情能否致死。不會。問被囚者如何。將要獲釋。問應否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人來不來。來。問要買的能否買到。買不到。問所憂慮的事值得不值得憂慮。不須憂慮。問能否追回逃亡者。不能。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斂有內無外。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情很重,但不會死。問被囚的如何。將被釋放。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的如何。買不到。問出行者聽到某種話了還出行否。不出行。問要來的人來不來。不來。卜問聽說有盜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卜問聽說某人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卜問聽說要徙官還徙不徙。不徙。問居官如何。有憂。問居家如何。多災。問今年收成如何。中等收成。問民間疫情如何。疾疫多病。問年內有無戰爭。有。聞言不開。問見貴人如何。吉。問去不去拜謁人。不去。去了也聽不到好話。問能否追回逃亡者。追不到。問漁獵收穫如何。沒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有沒有雨。有雨,雨不大。問轉晴否。不轉晴。故其莫字皆為首備。問大卜官說,備是仰的意思,所以定為仰字。這是我私下記的,不是原卜書上的話。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斂有內無外。卜得此兆的,問病。病很重,但不會死。問囚者如何。不會獲釋。卜問求財買臣妾如何。買不到。問宜不宜出行。不宜出行。問要來的人來不來。不來。問去攻打盜行不行。去攻打也碰不上盜。卜問聽說盜要來,自己很吃驚,盜來不來。盜不來。問調動不調動官職。不調動。問當官、在家吉不吉。吉。問今年年成如何。歉收。問民間有無疫情。有疾疫。有的還很重。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見貴人吉不吉。吉。問求見他人,追捕逃亡者如何。都要失望。問丟了財物能否找回。財物並沒有運走,能找回來。問漁獵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不轉晴。問吉凶如何。凶。
一種兆象名為呈兆首仰足斂。卜得此兆的,問病。不會死。問被囚者如何。還沒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如何。買不到。問出行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攻打盜賊如何。碰不見盜。卜問聽說盜要來,究竟來不來。不來。問調動不調動官職。不調動。問官做長了怎樣。會有很多憂愁事。問在家住著怎樣。不吉。問今年年成怎樣。歉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疾疫。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戰爭。問見貴人吉不吉。不吉。問拜見人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漁獵有無收穫。有少量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會下雨。問轉不轉晴。不轉晴。問吉不吉。不吉。
一種兆象名為呈兆首仰足開。卜得此兆的,問病情怎樣。病重而死。問被囚者如何。將被釋放。問求財物買臣妾牛馬怎樣。買不到。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攻打盜賊怎麼樣。碰不見盜。卜問聽說盜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問會不會調動官職。會調動。問官做得長不長。不長。問住在家吉不吉。不吉。問今年年成怎樣。歉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但不多。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戰爭。問見貴人吉不吉。不去見貴人吉。問去拜見人、追捕逃亡者、魚獵怎樣。都沒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晴吉不吉。小吉。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斂。卜得此兆的問病情。不會死。問被囚很久了怎麼樣。沒什麼關係。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怎樣。達不到目的。想出行的出不出行。不出行。問將出發攻打盜賊的出行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還來不來。來。卜問聽說盜賊要來還來不來。來。卜問聽說要調動官職。還調動不調動。不調動。問在家住吉不吉。不吉。問年成怎樣。歉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瘟疫。但得病的不多。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戰爭。問去見貴人能否見得到。能見到。問去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都沒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晴不轉晴。不轉晴。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開有內。卜得此兆的問病情。將要死。問被囚的怎樣。將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怎樣。沒有收穫。問出行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去攻盜怎樣。去了也碰不上盜。卜問聽說盜要來,來不來。不來。問調不調動官職。調動。問當官長不長。不長。問在家住吉不吉。不吉。問年成。豐收。問民間瘟疫情況。有瘟疫但人數少。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見貴人吉不吉。不吉。問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雨轉不轉晴。轉晴。問轉晴吉不吉。小吉。問不轉晴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內外自橋。卜得此兆的問病情。占卜當天就要不愈而死。問被囚的怎樣。不判刑。釋放了。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都能得到。問出行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去攻盜賊怎樣。交戰了,不分勝負。卜問聽說盜要來,來不來。來。問調不調動官職。調動。問在家住著吉不吉。吉。問年成。豐收。問民間有沒有瘟疫。沒有。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去見貴人,去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有無收穫。有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盜。遇盜。問雨轉不轉晴。轉晴。問轉晴吉不吉。大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內外自吉。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人要死。問被囚的怎樣。不能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追捕逃亡、漁獵怎樣。都沒有收穫。問出行的來不來。不來。問去攻盜賊怎樣。碰不見盜。卜問聽說盜來了,來不來。不來。問官職調動不調動。調動。問當官有無憂愁事。有憂愁。問在家住著、見貴人、拜見人怎樣。不吉。問今年年成。歉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瘟疫。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戰爭。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不轉晴。問吉不吉。不吉。
一種兆象名為漁人。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很重,但不會死。問被囚的。將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攻打盜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都有收穫。問出行不出行。出行,還要回來。卜問聽說盜來,來不來。不來。問官職調不調動。不調動。問在家住著吉不吉。吉。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不轉晴。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肣內高外下。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得厲害,但不死。問被囚者怎樣。不會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追捕逃亡者、漁獵。都有收穫。問出行不出行。不出行。問來的來不來。來。問攻打強盜能不能勝。能勝。問官職調不調動。不調動。問當官有沒有憂愁事。有憂愁事,但沒有什麼關係。問住在家憂愁疾病多不多。多。問年成怎樣。大豐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瘟疫。問年內有沒有戰爭。有戰爭,但不會波及到本地。問見貴人、拜見人吉不吉。不吉。問出行會不會遇盜賊。會遇盜賊。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不轉晴。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上有仰下有柱。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拖得久。但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不會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都無收穫。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來者來不來。不來。問去不去攻打強盜。不去,去也碰不上盜賊。卜問聽說盜賊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問官職調不調動。不調動。問在家住著、去見貴人都吉不吉。吉。問年成怎樣。大豐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疾疫。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戰爭。問出行會不會遇強盜。不會遇強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不轉晴。問吉不吉。大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榆仰。卜得此兆的,問病情。不會死。問被囚者怎樣。不會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已經到手了,怎麼樣。到手了也保不住。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還來不來。不來。問攻打盜賊出發不出發。不出發,出發也碰不上盜賊。卜問聽說盜賊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問官職調不調動。不調動。問當官、在家住著、去見貴人吉不吉。吉。問年成。豐收。問年內有無瘟疫、有無戰爭。有瘟疫,無戰爭。問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漁獵有無收穫。到了地點也沒有收穫。問出行有無收穫。出行無收穫。問出行會不會遇到盜賊。出行不會遇盜賊。問雨能不能轉晴。不能轉晴。問吉不吉。小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下有柱。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得厲害,不好轉,但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出行的來不來。不來。問攻打強盜怎樣。不會和強盜交鋒。卜問聽說強盜要來,到底來不來。強盜的確要來。問調動官職、擔任官職會怎樣。吉。但持續時間不長。問在家住著吉不吉。不吉。問年成怎樣。歉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沒有。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去見貴人吉不吉。吉。問出行遇不遇盜賊。不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轉晴。問吉不吉。小吉。
一種兆象為載所。卜得此兆的,問病情。有好轉,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有收穫。問出行的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攻盜賊怎樣。能見到,但交不了鋒。卜問聽說盜賊要來,還來不來。來。問調不調動官職。調動。問在家住著有無憂愁事。有。問見貴人吉不吉。吉。問年成。豐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沒有。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出行會不會遇盜。不會遇盜。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轉晴。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根格。卜得此兆的,問病情。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長期關押,但沒有關係。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沒有收穫。問出行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攻盜賊怎樣。去攻盜賊,盜賊走了,沒交上鋒。聽說盜賊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問調不調動官職。不調動。問在家居住吉不吉。吉。問年成。中等收穫。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瘟疫。但沒有人死。問去見貴人怎樣。見不到。問出行會不會遇盜賊。不會。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吉不吉。大吉。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斂內高外下。卜得此兆的,問有無憂愁事。有憂愁,但沒有什麼關係。問出行的來不來。不來。問病情。病將拖得很久,最後還是死。問求財物怎樣。沒有收穫。問見貴人怎樣。吉。
一種兆象名為外高內下。卜得此兆的問病情。不會死,但有鬼神鬧災。問做買賣,沒有收穫。問在家住著吉不吉。不吉。問出行的,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被囚的怎樣。將長期關押,但沒有妨害。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頭見足發有內外相應。卜得此兆的,問病情。將能起床。問被囚的怎樣。獲釋。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求財物怎樣。有收穫。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呈兆首仰足開。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得厲害,要死。問被囚的怎樣。獲釋,有憂愁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沒有收穫。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攻打盜賊怎樣。交不上鋒。卜問聽說盜賊要來,來不來。來。問調動官職、在家居住吉不吉。不吉。問年成。收成壞。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瘟疫。但沒有人死亡。問年內有無戰爭。沒有。問見貴人吉不吉。不吉。問出行會不會遇盜賊。不會遇盜賊。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轉晴。問吉不吉。不吉。
一種兆象名為呈兆首仰足開外高內下。卜的此兆的,問病情。不會死。但有外鬼鬧災。問被囚的,獲釋。有憂愁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怎樣。當面錯過機會。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聽說要來,還來不來。不來。問攻打盜賊怎樣。能勝利。卜問聽說盜賊要來到底來不來。不來。問調動官職、在家住著、見貴人都吉不吉。不吉。問年成。中等收穫。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無戰爭。有瘟疫。有戰爭。問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卜問聽說有盜賊,會不會遇上盜賊。會遇上盜賊。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轉晴。問吉不吉。凶。
一種兆象名為首仰足斂身折內外相應。卜得此兆的,問病。病得厲害,但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長期關押不能獲釋。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漁獵怎樣。沒有收穫。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攻打盜賊怎樣。有辦法取勝。卜問聽說盜賊要來還來不來。來。問調不調動官職。不調動。問在家住著吉不吉。不吉。問年成、歉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瘟疫。問年成。中等收穫。問有無戰爭。有戰爭,但波及不到本地。問見貴人怎樣。有喜事。問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怎樣。沒有收穫。問遇上盜賊結果怎樣。凶。
一種兆象名為內格外垂。卜得此兆的,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病情。要死。問被囚的怎樣。不得獲釋。問求財物怎樣。沒有收穫。問去見人怎樣。見不到。問吉不吉。大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內外相應自橋榆仰上柱足斂。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得厲害,但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關押很久,但不會被判抵罪。問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拜見人、追捕逃亡者、漁獵怎樣。沒有收穫。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做官、在家居住、見貴人吉不吉。吉。問調不調動官職。不調動。問年成怎樣。沒有大豐收。問民間有無瘟疫,有無戰爭。有瘟疫,有戰爭。問有戰爭會不會波及到本人頭上。不會。問出行會不會遇盜。會遇盜。卜問聽說要見到的人能否見到。見不到。問下不下雨。不下雨。問轉不轉晴。轉晴。問吉不吉。大吉。
一種兆象名為頭仰足斂內外自重。卜得此兆的,問憂愁生病的情況。病得厲害,但不會死。問官能不能當下去。當不下去。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求財物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尋求人能否尋求得到。尋求不到。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下有柱。卜得此兆的,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如果占卜當日還沒有到,那是還沒有來。問病情,過一天還沒好就要死。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求財物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被囚的怎樣。獲釋。
一種兆象名為橫吉內外自舉。卜得此兆的,問病情。病得時間長,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長期關押,不會獲釋。問財物有無收穫。有收穫,但很少。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貴人能否見到。見得到。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內高外下疾輕足發。卜得此兆的,問求財物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出不出行。出行。問病情。有好轉。問被囚的怎樣。不能獲釋。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見貴人能否見到。見不到。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外格。卜得此兆的,問求財物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被囚的怎樣。不會獲釋。問吉不吉。不吉。問病情。要病死。問求財物有無收穫。沒有收穫。問見貴人能否見得到。能見到。問吉不吉。吉。
一種兆象名為內自舉外來正足發。卜得此兆的,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求財物有無收穫。有收穫。問病情。病得時間長,但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不能獲釋。問見貴人能否見到。能見到。問吉不吉。吉。
這是橫吉上柱外內自舉足斂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能有收穫。問病情不會死。問被囚的情況,沒有妨害,還不能獲釋。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問什麼都吉。
這是橫吉上柱外內自舉柱足以作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能有收穫。問病情。病死環起。問被囚的怎樣。繼續關押,沒有妨害。環出。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問各事吉不吉。吉。問可不可以發兵。可以。
這是挺詐有外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沒有收穫。問病情。不會死,多次好轉。問被囚的怎樣。有禍,要抵罪。卜問聽說有妨害,到底有無妨害。沒有妨害。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
這是挺詐有內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沒有收穫。問病情。不會死,多次好轉。問被囚的怎樣。有禍,將要抵罪,但沒有妨害,要獲釋。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
這是挺詐內外自舉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有收穫。問病情。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不會被判罪。問出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來。問種地、做買賣、漁獵怎樣。都遇喜事。
這是狐貉(he,涸)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沒有收穫。問病情。要死,很難好轉。問被囚的怎樣。繼續關押,不會判罪,也難獲釋。問可不可以在這裡建住宅。可以。問可不可以娶妻嫁女。可以。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問有沒有憂愁事。雖有憂愁事但不值得憂愁。
這是狐徹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沒有收穫。問病情。要死。問被囚的怎樣。繼續關押,要抵罪。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問所談的事怎樣。將確定下來。問各種事情怎樣。都不吉。
這是首俯足肣身節折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沒有收穫。問病情。要死。問被囚的怎樣。繼續關押,要判罪。問盼望著出行的到來還來不來。不來。問出行不出行。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
這是挺內外自垂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所求之事將會清清楚楚而不會晦暗不明。問病情。不會死,但難於起床。問被囚的怎樣。繼續關押,不會判刑,也難獲釋。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要來的來不來。不來。問見不見人。不見。問吉不吉。不吉。
這是橫吉榆仰首俯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難有收穫。問病情。難起床,但不會死。問被囚的怎樣。難獲釋,也無妨害。問可不可以在此安家娶妻嫁女。可以。
這是橫吉上柱載正身節折內外自舉兆。據此兆問病情。占卜當天不死,有一天要死。
首府足詐有外無內兆。病者占龜沒結束,立即死了。卜問輕的,將失掉的是大的。一天之內不會死。
首仰足肣兆。據此兆問有所求結果將怎樣。沒有收穫。問被囚的怎樣。將被判刑。問有人用話來恐嚇結果將怎樣。沒有妨害。問出不出行。不出行。問見不見人。不見。
大致地說:卜書上說的外,是指他人。內是指自我。有時外指女,內指男。首俛,是說憂。大,指兆身。小,指兆文末枝。大略的辨別兆文的原因是,問病情的,兆文足斂的能活,足開的要死。問出行的,兆文足開的能到達目的地。足斂的到達不了。問出不出行。足斂的不宜出行,足開的可以出行。卜問有所求結果怎樣的,足開的有收穫,足斂的沒有收穫。問被囚的,足斂的不能獲釋,足開的能獲釋。那些問病的,足開的就死了,是因為內高而外下的緣故。

太史公曰:自古聖王將建國受命1,興動事業,何嘗不寶卜筮以助善2!唐虞以上3,不可記已4。自三代之興,各據禎祥5。塗山之兆從而夏啟世6,飛燕之卜順故殷興7,百谷之筮吉故周王8。王者決定諸疑,參以卜筮,斷以蓍龜9,不易之道也十。
1受命:承受天命。古代統治階級宣揚,承受天命的人才能夠當帝王。 2 卜筮:古代預測吉凶的兩種迷信做法。卜是觀察龜甲受鑽灼所呈現的裂紋而定吉凶;筮是觀察蓍草排列預測吉凶。古人認為烏龜、蓍草是靈物,可以借助它們預測吉凶。 3唐虞:唐堯虞舜時代。 4已:了。 5禎祥:吉兆。 6塗山:即塗山氏,就是居住在塗山的部落。相傳禹娶塗山氏女為妻,生子啟。 7飛燕:即玄鳥。傳說帝嚳次妃簡狄吞玄鳥卵而生契。契佐禹治水有功,被舜任為司徒,居於商地,是商人始祖。 8百谷:指後稷。傳說帝嚳元妃姜原踐巨人足跡生棄。棄為帝堯農師,教民種百谷。後來被舜封於邰,號後稷,他是周人始祖。以上舉塗山、飛燕、百谷三事說明聖王建國受命都「寶卜筮以助善」。 9蓍:一種草,古代常用以占卜。 十易:改變。
蠻夷氐羌雖無君臣之序1,亦有決疑之卜。或以金石,或以草木,國不同俗。然皆可以戰伐攻擊,推兵求勝2,各信其神,以知來事。
1蠻夷氐羌:指各少數民族。2推兵求勝:意即推測戰爭前景,相機奪取勝利。
略聞夏殷欲卜者,乃取蓍龜,已則棄去之,以為龜藏則不靈,蓍久則不神。至周室之卜官1,常寶藏蓍龜;又其大小先後,各有所尚,要其歸等耳2。或以為聖王遭事無不定,決疑無不見,其設稽神求問之道者3,以為後世衰微,愚不師智,人各自安,化分為百室4,道散而無垠5,故推之至微,要絜於精神也6。或以為昆蟲之所長7,聖人不能與爭。其處吉凶,別然否,多中於人。至高祖時,因秦太卜官。無下始定,兵革未息8。及孝惠享國日少,呂後女主,孝文、孝景因襲掌故9,未遑講試十,雖父子疇官(11),世世相傳,其精微深妙,多所遺失。至今上即位,博開藝能之路(12),悉延百端之學(13),通一伎之士鹹得自效(14),絕倫超奇者為右(15),無所阿私(16),數年之間,太卜大集。會上欲擊匈奴,西攘大宛,南收百越,卜筮至預見表象,先圖其利。及猛將推鋒執節(17),獲勝於彼(18),而蓍龜時日亦有力於此(19)。上尤加意(20),賞賜至或數千萬。如丘子明之屬,富溢貴寵,傾於朝廷。至以卜筮射盅道(21),巫盅時或頗中(22)。素有眥睚不快(23),因公行誅,恣意所傷,以破族滅門者,不可勝數。百僚蕩恐(24),皆曰龜策能言。後事覺*窮,亦誅三族。
1周室:周王家族,也就是周朝政府。 2要:概括、總歸。 歸:目的。 3稽:考核,稽神,即考核、瞭解神意。 4化,教化。 室:指學派。 5垠:邊際、界限。 6「推歸之至微」兩句:指把事情事理推歸到一種最微妙的境界即神靈,求純真於精神。推,推究、探求。歸,歸附,歸向。至微,最微妙的(境界)。要,求。絜,通「潔」。純潔,純真。 7昆蟲:此處指龜。 8兵革:戰爭。 9掌故:國家的故事,即舊制舊例。 十未遑:沒有來得及。遑:閒暇。講:議論研究。試:嘗試、試探,也就是研究。(11)疇官:指世代繼承其專業的官職,特指歷算官。(12)藝能:才能。 (13)百端:各種。 (14)伎(ji,技):通「技」。 (15)絕倫超奇:超出一般,非常突出。絕倫:無與倫比。超:超越。奇:特異,希罕。右:受尊敬、優待。 (16)阿私:循私,偏袒。 (17)推鋒執節:受命率兵衝鋒。推鋒:衝鋒。 節:符節:古時使臣持有符節,表示已奉有使命,具有了相應權力。 (18)彼:指猛將推鋒執節的疆場。 (19)蓍龜時日:擇取時日等占卜活動,即借助卜筮進行事先謀劃。 時日,吉日。 此:卜筮謀劃所在的廟堂。 (20)加意:注重,重視。 (21)射盅道:猜測巫師用詛咒等邪術害人的行為。射:猜度,猜測。盅道:巫師用詛咒等邪術加害他人的方法。 (22)時或頗中:有時也被猜得很準。 (23)眥睚:怒目而視,借指小忿小怨。 (24)蕩恐:驚惶不安。蕩:震動不安。
夫摓策定數1,灼龜觀兆2,變化無窮,是以擇賢而用占焉,可謂聖人重事者乎!周公卜三龜,而武王有瘳3。紂為暴虐,而元龜不佔4。晉文將定襄王之位,卜得黃帝之兆。卒受彤弓之命5。獻公貪驪姬之色,卜而兆有口象,其禍竟流五世6。楚靈將背周室,卜而龜逆,終被乾谿之敗7。兆應信誠於內,而時人明察見之於外,可不謂兩合者哉!君子謂夫輕卜筮,無神明者,悖8;背人道,信禎祥者,鬼神不得其正。故《書》建稽疑,五謀而卜筮居其二,五占從其多9,明有而不專之道也。
1摓策定數:執持蓍草確定其數目以定吉凶。摓:執持。策:占卜用的蓍草。 2灼龜觀兆:燒灼龜板觀察兆紋以定吉凶。兆:古代占卜,在龜板或獸骨上鑽刻,再用火灼,看裂紋來定吉凶。預示吉凶的裂紋,叫「兆」。3「周公」兩句:《尚書·金縢》記載,武王得重病,周公祈求太王、王季、文王在天之靈保佑武王,自己願替武王去死。禱告後「乃卜三龜」,都得吉兆。第二天,武王痊癒。參見卷三十三《魯周公世家》。瘳:病癒。4「紂王」兩句:《尚書·西伯戡黎》記載,紂大臣祖伊警告紂,因為「王淫戲用自絕」,「格人無龜,罔敢知吉」了。參見卷三《殷本紀》。元龜:大龜。不佔:得不到吉兆。5「晉文」三句:《左傳》記載,魯僖公二十五年(前635),周王室內亂,襄王出逃在外,晉國君臣考慮勤王。「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於阪泉之兆』。」於是出兵勤王,助襄王復位。從此積極介入爭霸鬥爭。僖公二十八年,城濮之戰,晉文公戰勝楚國,周襄王策命晉文公為侯伯,賜彤弓。晉文公「卒受彤公之命」事見卷三十九《晉世家》。黃帝之兆:即黃帝戰於阪泉之兆。傳說黃帝戰於阪泉,擊敗蚩尤。彤弓:紅色的弓。天子賜彤弓於諸侯,諸侯就有了征伐大權。6「獻公」三句:《國語·晉語》載,晉獻公要伐驪戎,史蘇占卜說:「遇兆挾以銜骨,齒牙為猾,戎夏交捽,且懼有口」。晉獻公仍然伐驪戎,得驪姬。驪姬以色媚獻公,讒害死申生,迫使重耳、夷吾出亡。獻公死,諸公子爭位,歷經奚齊、悼子、惠公、懷公、文公五君,國家才安定下來。「禍流五世」事詳見卷三十九《晉世家》。7「楚靈」三句:《左傳》記載,楚靈王曾經卜問:「余尚得天下?」不吉,投龜詬天而呼曰:「是區區者而不餘畀,余必自取之。」民眾憂慮靈王貪得無厭,魯昭公十三年,楚內亂,靈王在乾谿被殺,民眾積極響應叛亂殺靈王的人。楚靈王「乾谿之敗」事詳見卷四十《楚世家》。8悖:惑亂、糊塗。9「故《書》建稽疑」三句:《尚書·洪範》記載,箕子告訴武王,「天乃錫禹洪範九疇」,九疇「七日明用稽疑。」稽疑之法,「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卿士逆,吉。汝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內吉,作外凶。」這就是說,參與決策的是五種意見,卜和筮是其中兩種。多數意見主張辦的事,辦起來將得吉利。
余至江南,觀其行事,問其長老,雲龜千歲乃游蓮葉之上,蓍百莖共一根。又其所生,獸無虎狼,草無毒螫1。江傍家人常畜龜飲食之2,以為能導引致氣3,有益於助衰養老,豈不信哉!
1獸無虎狼,草無毒螫:沒有虎狼猛獸,沒有毒草。毒,毒害,危害。螫:蜇。有毒腺的蟲子刺人。 2傍:旁邊,側邊。 3導引致氣:運用導引辦法增加人的元氣。導引:古代醫家的一種養生術。指呼吸俯仰,屈伸手足,使血氣流通,促進身體健康。氣:元氣,指人的精神、生命力的本原。
褚先生曰:臣以通經術1,受業博士2,治《春秋》3,以高第為郎4,幸得宿衛,出入宮殿中十有餘年。竊好《太史公傳》5,《太史公之傳》曰:「三王不同龜,四夷各異卜,然各以決吉凶,略窺其要6,故作《龜策列傳》。」臣往來長安中,求《龜策列傳》不能得,故之大卜官,問掌故文學長老習事者,寫取龜策卜事,編於下方。
1經術:猶經學,即研究經書,為經書作訓詁或發揮經中義理的學問。 2受業博士:即受業於博士。博士:漢武帝建元五年立五經博士,博士是五經的教授官。 3治:研究。《春秋》:儒家經典之一。相傳由孔子據魯史修訂而成。漢武帝所立五經博士中有《春秋》博士。 4以高第為郎:由於考試成績優秀被任命為郎。高第:凡選士、舉官、成績,成績優秀的稱為高第。《漢舊儀》記載,「太常博士第子試射策,中甲科補郎」,這就是博士弟子以高第為郎制度。 5《太史公傳》:即司馬遷所著《史記》。6略窺其要:統管它們的要點。略:大致、大概。窺:觀看。
聞古五帝、三王發動舉事,必先決蓍龜。傳曰1:「下有伏靈2,上有兔絲3;上有蓍4,下有神龜。」所謂伏靈者,在兔絲之下,狀似飛鳥之形。新雨已,天清靜無風,以夜捎兔絲去之,即以燭此地5,燭之火滅,即記其處,以新布四丈環置之,明即掘取之,入四尺至七尺,得矣,過七尺不可得。伏靈者,千歲松根也,食之不死。聞蓍生滿百莖者,其下必有神龜守之,其上常有青雲覆之。傳曰:「天下和平,王道得6,而蓍莖長丈,其叢生滿百莖。」方今世取蓍者,不能中古法度7,不能得滿百莖長丈者,取八十莖已上8,蓍長八尺,即難得也。人民好用卦者,取滿六十莖已上,長滿六尺者,即可用矣。記曰:「能得名龜者,財物歸之,家必大富至千萬。」一曰「北斗龜」,二曰「南辰龜」,三曰「五星龜」,四曰「八風龜」,五曰「二十八宿龜」,六曰「日月龜」,七曰「九州龜」,八曰「玉龜」:凡八名龜。龜圖各有文在腹下,文云云者,此某之龜也。略記其大指,不寫其圖。取此龜不必滿尺二寸,民人得長七八寸,可寶矣。今夫珠玉寶器,雖有所深藏,必見其光9,必出其神明,其此之謂乎!故玉處於山而木潤,淵生珠而岸不枯者,潤澤之所加也。明月之珠出於江海,藏於蚌中,蚗龍伏之十。王者得之,長有天下,四夷賓服(11)。能得百莖蓍,並得其下龜以卜者,百言百當,足以決吉凶。
1傳曰:《史記·索隱》說:「此傳即太卜所得古占龜之說也。」 2伏靈:即伏苓。 3兔絲:即菟絲,又名女蘿。 4蓍:即藂蓍,叢生的蓍草。 5:籠子。 6王道:儒家稱以「仁義」治天下的理想社會狀況。 7法度:制度,規定。 8已:通「以」。 9見:同「現」。 十蚗:通「蛟」。 賓:服從,歸順。
神龜出於江水中,廬江郡常歲時生龜長尺二寸者二十枚輸太卜官1,太卜官因以吉日剔取其腹下甲。龜千歲乃滿尺二寸。王者發軍行將,必鑽龜廟堂之上2,以決吉凶。今高廟中有龜室3,藏內以為神室4。
1枚:量詞「個」。2廟堂:宗廟、明堂。3高廟:漢高祖的廟。4內:同「納」,收藏。
傳曰:「取前足臑骨穿佩之1,取龜置室西北隅懸之2,以入深山大林中,不惑。」臣為郎時,見《萬畢石朱方》,傳曰:「有神龜在江南嘉林中3。嘉林者,獸無虎狼,鳥無鴟梟4,草無毒螫,野火不及,斧斤不至,是為嘉林。龜在其中,常巢於芳蓮之上。左脅書文曰5:『甲子重光,得我者匹夫為人君,有土正6,諸侯得我為帝王。』求之於白蛇蟠杅林中者7,齋戒以待,譺然8,狀如有人來告之,因以醮酒佗發9,求之三宿而得。」由是觀之,豈不偉哉!故龜可不敬與?
1臑:人體上肢或動物的前肢。 2隅:角落。 3嘉:美好的。 4鴟梟:貓頭鷹一類的鳥。 5脅:胸部的兩側。 6土正:有管轄領域的官長。《集解》引徐廣曰:「正,長也。為有土之官長。」 7白蛇蟠杅此林:《索隱》:「按:林名白蛇蟠杅林,龜藏其中。杅音烏。謂白蛇嘗蟠杅林中也。」蟠杅,即蟠繞。杅,意思是牽制,在此作纏繞講。8譺然:恭恭敬敬的樣子。 9醮:祈禱。佗發:披散著頭髮。佗通「拖」。
南方老人用龜支床足,行二十餘歲1,老人死,移床,龜尚生不死。龜能行氣導引。問者曰:「龜至神若此,然太卜官得生龜,何為輒殺取其甲乎2?」近世江上人有得名龜,畜置之,家因大富。與人議,欲遣去。人教殺之勿遣,遣之破人家。龜見夢曰:「送我水中,無殺吾也3。」其家終殺之。殺之後,身死,家不利。人民與君王者異道4。人民得名龜,其狀類不宜殺也5。以往古故事言之6,古明王聖主皆殺而用之。
1行:經歷。 2輒:總是。 3無:通「毋」,不要。 4異道:不同的途徑、方法。 5狀:情況。 類:像,大抵。 6以:根據。 往古:以往,古代。
宋元王時得龜,亦殺而用之。謹連其事於左方,令好事者觀擇其中焉。
宋元王二年,江使神龜使於河1,至於泉陽。漁者豫且舉網得而囚之,置之籠中。夜半,龜來見夢於宋元王曰2:「我為江使於河,而幕網當吾路。泉陽豫且得我,我不能去。身在患中,莫可告語。王有德義,故來告訴。」元王惕然而悟3。乃召博士衛平而問之曰:「今寡人夢見一丈夫4,延頸而長頭5,衣玄繡之衣而乘輜車6,來見夢於寡人曰:『我為江使於河,而幕網當吾路。泉陽豫且得我,我不能去。身在患中,莫可告語。王有德義,故來告訴。』是何物也?」衛平乃援式而起7,仰天而視月之光,觀鬥所指8,定日處鄉9,規矩為輔,副以權衡十。四維已定(11),八卦相望(12)。視其吉凶,介蟲先見(13)。乃對元王曰:「今昔壬子(14),宿在牽牛(15)。河水大會,鬼神相謀。漢正南北(16),江河固期,南風新至,江使先來。白雲壅漢(17),萬物盡留。斗柄指日,使者當囚(18)玄服而乘輜車,其名為龜。王急使人問而求之。」王曰:「善。」
1 江:長江。此指長江之神。河:黃河。此指黃河之神。 2見:同「現」。 3惕(ti,替)然:擔心,害怕的樣子。悟:通「寤」。睡醒。 4丈夫:成年男子的通稱。 5延:伸長。 6玄:黑色。輜車:一種有帷蓋的車子。 7式:古代一種占時日的儀器。《史記·日者列傳》「旋式正碁」,《索隱》註:「按式,即栻也。旋,轉也。栻之形上圓象天,下方法地,用之則轉天綱加地之辰,故雲旋式。」 8觀鬥所指:觀察北斗星斗柄的指向。北斗七星,四星像鬥,三星像杓。杓即柄。古代以北斗星柄的運轉計算月份。《鶡冠子·環流》說:「斗柄東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9鄉:同「向」。 十規矩為輔,副以權衡:核准東西南北四個方位以作推算參考因素。副:輔佐。規矩、權衡:這裡指東西南北四個方位。《淮南子·天文訓》:「東方,木也。其帝太皞,其佐勾芒,執規而治春。……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執衡而治夏。……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執矩而治秋。……北方,水也。其帝顓頊,其佐玄冥,執權而治冬。」《漢書·魏相傳》:「東方之神太昊,乘震執規司春;南方之神炎帝,乘離執衡司夏。西方之神少昊,乘兌執矩司秋;北方之神顓頊,乘坎執權司冬。」(11)四維:四角,四隅。東西南北叫四方,四方之隅叫四維。 (12)八卦相望:按八個方位把八卦關係排布停當。八卦:《周易》中的八種符號。八卦和八個方位有固定對應關係,按八卦推測事物,涉及方位時,要把各卦和對應的方位找準。《漢書·魏相傳》說:「東方之卦不可以治西方,南方之卦不可以治北方。」這裡先說:輔以規矩,副以權衡」;又說:「四維已定」,這是確定八方位置,八方確定,於是八卦得以排列。八卦即≡乾、≡震、≡兌、≡離、≡巽、≡坎、≡艮、≡坤。八卦與方位配合關係,《說卦》有說明。《說卦》列舉八卦次序是震、巽、離、坤、兌、乾、坎、艮。配合關係是震東、巽東南、離南、乾西北、坎北、艮東北。沒說坤、兌卦位,但從上述次序卦位關係可以推出,應是坤西南、兌西。傳說八卦是伏羲所畫。 (13)介蟲:有硬殼的蟲類。這裡指龜。 (14)昔:通「夕」。 (15)宿在牽牛:太陽正在牛宿。古人為了觀察太陽的運行,把黃道(太陽所經天區)的恆星劃為二十八個星區,名為二十八宿(意思是太陽沿途所駐紮之處),作為觀測太陽位置的座標。牛宿是二十八宿之一。牛宿又稱牽牛。 (16)漢:銀河。 (17)壅:堵塞。 (18)使者當囚:江神的使者該當被囚。自「援式而起」至「使者當囚」,應當如何解釋,學者看法不一。《史記會注考證》列舉了錢大昕、張文虎兩家之說。錢大昕曰:「奇門之式,古人謂之遁甲。即《易》八卦方位,加以中央,與乾鑿度太一下行九宮之法相合。《史記·龜策傳》,『衛平乃援式而起,仰天而視月之光,觀鬥所指』云云,乃對曰:『今昔壬子,宿在牽牛』云云。此遁甲式也。日在牽牛,冬至之侯,蓋冬至後壬子日,庚子時。陽遁弟一局,甲午為句首,在巽宮,杜門為直使,時加子,子為玄武。故雲介蟲先見也。規矩權衡,謂坎離震兌四正之位。《漢書魏相傳》:『東方之神,執規司春;南方之神,執衡司夏;西方之神,執矩司秋;北方之神,執權司冬』,是其義也。加以四維,故雲八卦相望也。」張文虎曰:「援式而起,謂地盤也。仰天而視月之光者,定時也。觀鬥所指者,正月令也。定日處鄉者,正日躔也。規矩權衡四維八卦者,左規右矩,前衡後權,謂天盤所加十二辰之位也。義見《淮南·天文訓》及《漢書·律歷志》。介蟲先見者,謂初傳玄武發用也。今昔壬子者,日辰也。宿在牽牛者,日宿在丑也。河水大會者,仲冬水王,又日時干支皆水也。漢正南北者,夜半時箕斗在子,天漢正當南北也。南風新至者,冬至一陽生也。斗柄指日者,月建在壬位也。使者當囚也,白虎乘子加壬,又玄武乘功曹也。錢氏《十駕齋養新錄》以為奇門之式,未然。」二說可供參考。
於是王乃使人馳而往問泉陽令曰:「漁者幾何家?名誰為豫且1?豫且得龜,見夢於王2,王故使我求之。」泉陽令乃使吏案籍視圖3,水上漁者五十五家,上流之廬,名為豫且。泉陽令曰:「諾。」乃與使者馳而問豫且曰:「今昔汝漁何得4?」豫且曰:「夜半時舉網得龜。」使者曰:「今龜安在?」曰:「在籠中。」使者曰:「王知子得龜,故使我求之。」豫且曰:「諾。」即系龜而出之籠中,獻使者。
1 名誰為豫且:誰的名字叫豫且。 2見:同「現」。 3案:查閱。 籍:戶口冊。 4汝漁何得:你捕魚得到何物。漁:捕魚。
使者載行,出於泉陽之門。正晝無見,風雨晦冥。雲蓋其上,五采青黃;雷雨並起,風將而行。入於端門,見於東箱。身如流水,潤澤有光。望見元王,延頸而前,三步而止,縮頸而卻,復其故處。元王見而怪之,問衛平曰:「龜見寡人,延頸而前,以何望也?縮頸而復,是何當也?」衛平對曰:「龜在患中,而終昔囚1,王有德義,使人活之。今延頸而前,以當謝也,縮頸而卻,欲亟去也2。」元王曰:「善哉!神至如此乎,不可久留;趣駕送龜3,勿令失期。」
1昔:通「夕」。 2亟:急,趕快。 3趣駕:趕快駕車。趣,通「促」,意思是趕快。駕:駕車。
衛平對曰:「龜者是天下之寶也,先得此龜者為天子,且十言十當,十戰十勝。生於深淵,長於黃土。知天之道,明於上古。游三千歲,不出其域。安平靜正,動不用力。壽蔽天地1,莫知其極2。與物變化,四時變色。居而自匿,伏而不食。春倉夏黃,秋白冬黑。明於陰陽,審於刑德3。先知利害,察於禍福。以言而當,以戰而勝,王能寶之,諸侯盡服。王勿遣也,以安社稷4。
1蔽:遮蓋。 2極:盡頭。 3審:清楚,明白。 刑德:處罰和恩惠。 4社稷:國家。「社」是土地神,「稷」是谷神。古代帝王都祭祀社稷,以後社稷就成了國家的代稱。
元王曰:「龜甚神靈,降於上天1,陷於深淵。在患難中。以我為賢。德厚而忠信,故來告寡人。寡人若不遣也,是漁者也。漁者利其肉,寡人貪其力,下為不仁,上為無德。君臣無禮,何從有福?寡人不忍,奈何勿遣2!」
1降於上天:從上天而降。 2奈何勿遣:怎麼能不送走它。
衛平對曰:「不然。臣聞盛德不報,重寄不歸;天與不受1,天奪之寶。今龜周流天下,還復其所,上至蒼天,下薄泥塗。還編九州2,未嘗愧辱,無所稽留3。今至泉陽,漁者辱而囚之。王雖遣之,江河必怒,務求報仇4。自以為侵,因神與謀。淫雨不霽5,水不可治。若為枯旱6,風而揚埃,蝗蟲暴生7,百姓失時8。王行仁義,其罰必來。此無佗故9,其祟在龜十。後雖悔之,豈有及哉。王勿遣也。」
1與:給予,授予。 2還:通「環」,環繞。 3稽:停留,拖延。 4務:務必,一定。 5霽(ji,繼):雨雪停止;雲霧散,天放晴。 6若:或,或者。 7暴:又猛又急,突然。 8時:季節。 9佗:通「他」。其他。 十祟:鬼神作怪。
元王慨然而歎曰1:「夫逆人之使2,絕人之謀3,是不暴乎4?取人之有,以自為寶,是不強乎5?寡人聞之,暴得者必暴亡,強取者必後無功。桀紂暴強,身死國亡。今我聽子,是無仁義之名而有暴強之道。江河為湯武6,我為桀紂7。未見其利,恐離其咎8。寡人狐疑9,安事此寶,趣駕送龜,勿令久留。
1慨然:感慨的樣子。 2 逆:阻擋。 3絕:截斷,破壞。 4 暴:凶暴。 5 強:強橫。 6湯武:湯是商朝開國君王,武是周朝開國君王。這裡「湯武」是「行仁義的君王」的代稱。 7桀紂:桀是夏朝亡國之君,紂是商朝亡國之君。這裡用「桀紂」代稱「暴強無道的君王」。 8離:通「罹」。遭受。 咎:災禍。 9狐疑:猶疑不定,拿不定主意。
衛平對曰:「不然,王其無患。天地之間,累石為山。高而不壞,地得為安。故雲物或危而顧安1,或輕而不可遷;人或忠信而不如誕謾2,或醜惡而宜大官,或美好佳麗而為眾人患。非神聖人,莫能盡言。春秋冬夏,或暑或寒。寒暑不和,賊氣相*3。同歲異節,其時使然。故令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或為仁義,或為暴強。暴強有鄉4,仁義有時。萬物盡然,不可勝治5。大王聽臣,臣請悉言之。天出五色,以辯白黑。地生五穀,以知善惡。人民莫知辨也,與禽獸相若。谷居而穴處,不知田作。天下禍亂,陰陽相錯。悤悤疾疾6,通而不相擇。妖數見7,傳為單薄。聖人別其生,使無相獲。禽獸有牝牡8,置之山原;鳥有雌雄,布之林澤;有介之蟲,置之谿谷9。故牧人民十,為之城郭(11),內經閭術(12),外為阡陌。夫妻男女,賦之田宅,列其室屋。為之圖籍,別其名族(13)。立官置吏,勸以爵祿(14)。衣以桑麻,養以五穀。耕之耰之(15),鉏之耨之(16)。口得所嗜,目得所美,身受其利。以是觀之,非強不至。做曰田者不強,囷倉不盈(17);商賈不強(18),不得其贏;婦女不強,布帛不精(19);官御不強(20),其勢不成;大將不強,卒不使令;侯王不強,沒世無名。故雲強者,事之始也,分之理也,物之紀也。所求於強,無不有也。王以為不然,王獨不聞玉櫝只雉(22),出於昆山(23);明月之珠,出於四海;鐫石拌蚌(24),傳賣於市;聖人得之,以為大寶。大寶所在,乃為天子。今王自以為暴,不如拌蚌於海也;自以為強,不過鐫石於昆山也。取者無咎,寶者無患。今龜使來抵網,而遭漁者得之(25),見夢自言,是國之寶也,王何憂焉。」
1顧:反而。 2誕謾:欺詐不恭謹。誕:欺騙。謾:怠慢。 3*:干擾。 4鄉:同「向」。 5治:研究。 6悤悤:緊急、匆忙。 7:通「孽」。災禍。 8牝牡:雌雄鳥獸。牝:雌性鳥獸。牡:雄性鳥獸。 9谿谷:山谷。谿,山間的河溝。 十牧人民:治理人民。 (11)城郭:城邑。郭:外城。 (12)經:劃分界限。閭:古代居民組織單位。二十五家為閭。術:城邑中的道路。 (13)名族:姓名。 (14)勸:鼓勵。 (15)耰之:播種後用耰來平土,掩蓋種子。 耰:是一種農具,形如大木鎯頭,用來搗碎土塊,平整土地。 (16)耨:鋤草。耨:是一種鋤草農具。 (17)囷:圓形的穀倉。 (18)商賈:商人。散文中,商與賈同義。對文中,商指行商(運貨販賣的商人),賈指坐賈(囤積營利的商人)。也有的說行者為賈,坐者為商。 (19)布帛:絲、麻、綿織物的總稱。布:麻、苧、葛、棉織物的通稱。帛:絲織物的總稱。 (20)御:控制。 (21)分:職分,名分。理:標準,原則。 (22)玉櫝:玉匣子。雉:野雞。 (23)昆山:即崑崙山之省稱。(24)鐫:鑿。拌:通「判」。分開,剖割。 (25)遭:遇。
元王曰:「不然。寡人聞之,諫者福也1,諛者賊也2,人主聽諛,是愚惑也。雖然,禍不妄至,福不徒來。天地合氣,以生百財。陰陽有分,不離四時,十有二月3,日至為期。聖人徹焉,身乃無災。明王用之,人莫敢欺。故雲福之至也,人自生之;禍之至也,人自成之。禍與福同,刑與德雙。聖人察之,以知吉凶。桀紂之時,與天爭功,擁遏鬼神,使不得通。是固已無道矣,諛臣有眾。桀有諛臣,名曰趙梁。教為無道,勸以貪狼4。系湯夏台,殺關龍逢5。左右恐死,偷諛於傍。國危於累卵6,皆曰無傷。積樂萬歲,或曰未央7。蔽其耳目,與之詐狂。湯卒伐桀,身死國亡8。聽其諛臣,身獨受殃。《春秋》著之,至今不忘。紂有諛臣,名為左強。誇而目巧9,教為象郎十。將至於天,又有玉床。犀玉之器,像箸而羹(11)。聖人剖其心(12),壯士斬其胻(13)。箕子恐死,被發佯狂(14)。殺周太子歷(15),囚文王昌(16)。投之石室,將以昔至明(17)。陰兢活之,與之俱亡。入於周地,得太公望。興卒聚兵,與紂相攻。文王病死,載屍以行。太子發代將,號為武王。戰於牧野,破之華山之陽。紂不勝敗而還走,圍之象郎。自殺宣室(18),身死不葬。頭懸車軫(19),四馬曳行(20)。寡人念其如此,腸如涫湯(21)。是人皆富有天下而貴至天子,然而大傲。欲無厭時,舉事而喜高,貪很而驕。不用忠信,聽其諛臣,而為天下笑。今寡人之邦,居諸侯之間,曾不如秋毫。舉事不當,又安亡逃!」
1諫:規勸君主、尊長或朋友,使之改正錯誤和過失。 2諛奉承、討好。賊:害。 3有:又。 4貪狼:貪狠如狼。 5「系湯」兩句:桀囚湯於夏台事,見卷二《夏本紀》。系:拘繫,即囚禁。夏台,獄名。《索引》謂「夏日均台」。桀殺關龍逢事,見《莊子·人世間》、《荀子·宥坐》、《呂氏春秋·必己》等。據雲、桀無道,為酒池糟丘,關龍逢極諫,桀遂囚而殺之。 6危於累卵:極言非常危險。累卵:以卵相疊。 7未央:未盡。 8湯卒伐桀:事見卷二《夏本紀》、卷三《殷本紀》。卒,終於。身死國亡:指夏桀身死國亡。見卷二《夏本紀》。 9誇而目巧:誇誇其談,眼神乖巧。 十郎:通「廊」。像廊:以象牙為飾的廊廡。極言宮室建築之豪華。 (11)象箸:象牙筷子。相傳紂曾用象牙筷子吃飯。見《韓非子·喻老》。 (12)聖人:指比干。相傳比干進諫連續三天不離開,紂大怒說,「我聽說聖人心有七竅,不知是真是假。」於是殺了比干,剖開比干心相看。見卷三《殷本紀》。 (13)胻:腳脛,即小腿。《尚書·泰誓》說,紂「斮朝涉之脛」。《偽孔傳》說,「冬月見朝涉水者,謂其脛耐寒,斮而視之。」 (14)「箕子」兩句:是說紂殺了比干,箕子恐懼,於是裝瘋,紂又把箕子監禁起來。見卷三《殷本紀》。被發,同「披髮」。 (15)殺周太子歷:據《史記會注考證》引陳仁錫曰:「『歷』字衍文。太子,謂伯邑考也。」此事不可考。 (16)囚文王昌:紂曾把文王囚在羑(yǒu,有)裡。見卷三《殷本紀》。 (17)以昔至明:從夜晚到白天。昔,通「夕」。 (18)宣室:《集解》引徐廣曰:「:「天子之居名曰宣室。」 (19)軫:車箱底部後面的橫木。 (20)曳(ye,葉):拖,牽引。 (21)涫:沸滾。
衛平對曰:「不然。河雖神賢,不如崑崙之山;江之源理,不如四海,而人尚奪取其寶,諸侯爭之,兵革為起。小國見亡1,大國危殆,殺人父兄,虜人妻子,殘國滅廟,以爭此寶。戰攻分爭,是暴強也。故雲取之以暴強而治以文理,無逆四時,必親賢士;與陰陽化,鬼神為使2;通於天地,與之為友。諸侯賓服,民眾殷喜3。邦家安寧,與世更始。湯武行之,乃取天子;《春秋》著之,以為經紀4。王不自稱湯武5,而自比桀紂。桀紂為強暴也,固以為常。桀為瓦室,紂為象郎。征絲灼之,務以費(民)〔氓〕6。賦斂無度,殺戮無方。殺人六畜,以韋為囊7。囊盛其血,與人懸而射之,與天帝爭強。逆亂四時,先百鬼嘗。諫者輒死,諛者在旁。聖人伏匿,百姓莫行。天數枯旱,國多妖祥。螟蟲歲生8,五穀不成。民不安其處,鬼神不享9。飄風日起十,正晝晦冥。日月並蝕,滅息無光。列星奔亂,皆絕紀綱。以是觀之,安得久長!雖無湯武,時國當亡。故湯伐桀,武王克紂,其時使然。乃為天子,子孫續世;終身無咎,後世稱之,至今不已。是皆當時而行,見事而強,乃能成其帝王。今龜,大寶也,為聖人使,傳之賢(士)〔王〕。不用手足,雷電將之;風雲送之,流水行之。侯王有德,乃得當之。今王有德而當此寶,恐不敢受;王若遣之,宋必有咎。後雖悔之,亦無及矣。」
1見亡:被滅亡。 2鬼神為使:即以鬼神為使,借助鬼神作用以治國。 3殷:富裕。 4經紀:綱常,法度。 5稱:相當,符合。此處是「與……相比」的意思。 6氓:老百姓。 7韋:熟皮,加工過的皮子。 8螟:食禾害蟲。 9享:鬼神享用的祭品。 十飄風:旋風。
元王大悅而喜。於是元王向日而謝,再拜而受。擇日齋戒,甲乙最良。乃刑白雉1,及與驪羊2;以血灌龜,於壇中央。以刀剝之,身全不傷。脯酒禮之3,橫其腹腸。荊支卜之4,必制其創5。理達於理6,文相錯迎。使工佔之,所言盡當。邦福重寶7,聞於傍鄉。殺牛取革,被鄭之桐8。草木畢分,化為甲兵。戰勝攻取,莫如元王。元王之時,衛平相宋,宋國最強,龜之力也。
1刑:殺。 2驪羊:黑色的羊。 3脯:乾肉。 4卜:古人以火灼龜取兆,以預測吉凶,叫卜。這句中的「卜」,意思是求它的卜兆。 5制:灼出(兆文)。創:兆文。 6理達於理:王念孫說,當為「程達於理」。「程」與「呈」,古字通用,「灼龜為兆,其理縱橫,呈達於外,故曰程達於理,文相錯迎」也。 7福:《集解》引徐廣曰:「福者副,藏也。」 8殺牛取革,被鄭之桐:《集解》引徐廣曰:「牛革桐為鼓也」。就是用牛皮釘在鄭國出產的桐木上製造出鼓。
故雲神至能見夢於元王,而不能自出漁者之籠。身能十言盡當,不能通使於河,還報於江。賢能令人戰勝攻取1,不能自解於刀鋒,免剝刺之患。聖能先知亟見2,而不能令衛平無言。言事百全,至身而攣3;當時不利,又焉事賢!賢者有恆常,士有適然。是故明有所不見,聽有所不聞;人雖賢,不能左畫方,右畫圓;日月之明,而時蔽於浮雲。羿名善射,不如雄渠、蜂門;禹名為辯智,而不能勝鬼神。地柱折,天故毋緣,又奈何責人於全?孔子聞之曰:「神龜知吉凶,而骨直空枯。日為德而君於天下,辱於三足之烏4。月為刑而相佐,見食於蝦蟆5。蝟辱於鵲6,騰蛇之神而殆於即且7。竹外有節理,中直空虛;松柏為百木長,而守門閭8。日辰不全,故有孤虛9。黃金有疵,白玉有瑕。事有所疾,亦有所徐。物有所拘,亦有所據。罔有所數十,亦有所疏。人有所貴,亦有所不如。何可而適乎?物安可全乎?天尚不全,故世為屋,不成三瓦而陳之(11),以應之天。天下有階,物不全乃生也。」
1賢:勝過。此處意思是高超本領。 2亟(ji,急)見:迅速見到。亟:迅速。 3攣:捲曲而不能伸展。 4辱於三足之烏:《淮南子·精神訓》說,太陽裡有一個三隻腳的烏鴉。 5見食於蝦蟆:《淮南子·說林訓》說月亮蝕於蟾諸(即蝦蟆)。 6蝟辱於鵲:《集解》引郭璞曰:「蝟能制虎,見鵲仰地。」 7騰蛇之神而殆於即且:《集解》引郭璞說,騰蛇是龍一類動物。《正文》說,即且是蜈蚣別名。 8門閭:即門。 9日辰不全,故有孤虛:《集解》說,天干叫日,地支叫辰。引《六甲孤虛法》說:「甲子旬中無戍亥,戍亥即為狐,辰巳即為虛。甲戍旬中無申酉,申酉為孤,寅卯即為虛。甲申旬中無午未,午未為孤,子丑即為虛。甲午旬中無辰巳,辰巳為孤,戍亥即為虛。甲辰旬中無寅卯,寅卯為孤,申酉即為虛。甲寅旬中無子丑,子丑為孤,午未即為虛。」 十罔同「網」。捕鳥獸魚類的工具。 (11)不成三瓦而陳之:《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說法,「陳」應是「棟」字。「不成三瓦」,謂中霤也。古者後室之霤,正當棟下,故雲不成三瓦而棟之。」霤(liu,遛):屋簷。中霤:室中央。
褚先生曰:「漁者舉網而得神龜,龜自見夢宋元王1,元王召博士衛平告以夢龜狀,平運式,定日月,分衡度2,視為吉凶,占龜與物色同3,平諫王留神龜以為國重寶,美矣。古者筮必稱龜者,以其令名4,所從來久矣。余述而為傳。三月 二月 正月5 十二月 十一月 中關內高外下6 四月 首仰7 足開 肣開8 首俛大9 五月 橫吉 首俛大十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1見:同「現」。 2分衡度:測量星象相對關係。衡:是古代測量天體用的一種長管。度是計量長短的標準。衡度:在這裡是天體狀況即星象相對關係的意思。分:是測量確定的意思。 3物色:形貌。4令名:美好名聲。 5《正義》認為,這裡列月分,是說龜腹下有十二個黑點。是表示十二個月。循十二個黑點,自左向右轉讀,可讀成三月、二月、正月等一直到十二月。。 6《正義》說,從這裡以下到「首俛大」都說的是卜兆的形狀。 7《正義》說,這是說「兆首仰起」。 8肣:指「兆足斂」的形狀。 9俛:《索隱》註:「俛音免,兆首伏也」。 十首俛大:《正義》註:「俛音免,謂兆首伏而大。」
卜禁曰1:「子、亥、戌不可以卜及殺龜。日中如食已卜。暮昏龜之徼也2,不可以卜。庚辛可以殺,及以鑽之。常以月旦祓龜3,先以清水澡之4,以卵祓之,乃持龜而遂之5,若常以為祖6。人若已卜不中,皆祓之以卵,東向立,灼以荊若剛木7,土卵指之者三8,持龜以卵周環之,祝曰:「今日吉,謹以粱卵焍黃祓去玉靈之不祥9。」玉靈必信以誠,知萬事之情,辯兆皆可占。不信不誠,則燒玉靈,揚其灰,以征後龜十。其卜必北向,龜甲必尺二寸。
1卜禁:占卜禁忌。 2徼:糾纏不清。 祓:古代為了除災求福而舉行的一種迷信活動。此處祓的方式,據《索隱》說,是先用清水洗龜,再用雞卵摩龜,並且口中發語向龜祝告。 4澡:洗。 5而遂之:《會注考證》引張文虎說:「『而遂之』,疑有脫文。」 6祖:《索隱》:「祖,法也。言以為常法。」 7若:或。 8土卵指之者三:《正義》說:如果卜得不准,用土搏一個卵形,用來指龜三次,繞龜三次,借助於這個辦法鎮壓妖邪。 9粱卵焍黃:粱是米,卵是雞卵,焍(di,弟)是灼龜的木材,黃是祓龜時包裹粱卵的黃絹。 十征:懲戒。同「懲」。
卜先以造灼鑽1,鑽中已,又灼龜首,各三;又復灼所鑽中曰正身,灼首曰正足,各三。即以造三周龜,祝曰:「假之玉靈夫子2。夫子玉靈,荊灼而心,令而先知。而上行於天,下行於淵,諸靈數莿,莫如汝信。今日良日,行一貞良。某欲卜某,即得而喜,不得而悔。即得,發鄉我身長大3,首足收人皆上偶。不得,發鄉我身挫折,中外不相應,首足滅去。」
1造:燒荊的地方。即燃燒著的荊條木材。 2玉靈夫子:對龜的尊稱。 3莿:《索隱》說:「莿音近策,或莿是策之別名。」據此,莿可能是占卜用的筮策的另一種稱呼。
靈龜卜祝曰1:「假之靈龜,五巫五靈,不如神龜之靈,知人死,知人生。某身良貞2,某欲求某物。即得也,頭見足發3,內外相應;即不得也,頭仰足肣,內外自垂。可得占。」
1靈龜卜:用靈龜來占卜。 2良貞:甚好占卜。良,甚、很。貞,占卜。 3頭見足發:兆頭、兆足都顯露出來。發,顯露。
卜占病者祝曰:「今某病困。死,首上開1,內外交駭2,身節折;不死,首仰足肣。」卜病者祟曰3:「今病有祟無呈4,無祟有呈。兆有中祟有內5,外祟有外。」
卜系者出不出6。不出,橫吉安;若出,足開首仰有外。
卜求財物,其所當得7。得,首仰足開,內外相應;即不得,呈兆首仰足肣。
卜有賣若買臣妾馬牛8。得之,首仰足開,內外相應;不得,首仰足肣,呈兆若橫吉安。
卜擊盜聚若干人,在某所,今某將卒若干人9,往擊之。當勝,首仰足開身正,內自橋,外下;不勝,足肣首仰,身首內下外高。
卜求當行不行十。行,首足開(11);不行,足肣首仰,若橫吉安,安不行。
卜往擊盜,當見不見(12)。見,首仰足肣有外;不見,足開首仰。
卜往候盜(13),見不見。見,首仰足肣,肣勝有外;不見,足開首仰。
卜聞盜來不來。來,外高內下,足肣首仰;不來,足開首仰,若橫吉安,期之自次。
卜遷徙去官不去(14)。去,足開有肣外首仰;不去,自去,即足肣,呈兆若橫吉安。
卜居官尚吉不。吉,呈兆身正,若橫吉安;不吉,身節折,首仰足開。
卜居室家吉不吉。吉,呈兆身正,若橫吉安;不吉,身節折,首仰足開。
卜歲中禾稼孰不孰(15)。孰,首仰足開,內外自橋外自垂;不孰,足肣首仰有外。
卜歲中民疫不疫(16)。疫,首仰足肣,身節有強外;不疫,身正首仰足開。
卜歲中有兵無兵(17)。無兵、呈兆若橫吉安;有兵,首仰足開,身作外強情。
卜見貴人吉不吉。吉,足開首仰,身正,內自橋;不吉,首仰,身節折,足肣有外,若無漁(18)。
卜請謁於人得不得(19)。得,首仰足開,內自橋;不得,首仰足肣有外。
卜追亡人當得不得(20)。得,首仰足肣,內外相應;不得,首仰足開,若橫吉安。
卜漁獵得不得。得,首仰足開,內外相應;不得,足肣首仰,若橫吉安。
卜行遇盜不遇。遇,首仰足開,身節折,外高內下;不遇,呈兆。
卜天雨不雨(21)。雨,首仰有外,外高內下,不雨,首仰足開,若橫吉安。
卜天雨霽不霽(22)。霽,呈兆足開首仰;不霽,橫吉。
1首上開:《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中統游本,上作止,疑足之壞文,而上脫仰字。」 2內外交駭:「駭」字疑誤。罔白駒曰,「駭」當作「駁」,交駁不同也。 3崇(sui,歲):迷信說法指鬼神帶給人的災禍。4無呈:不呈現(其兆)。呈:呈現。 5中祟:中了邪祟。 6系者:指被拘押的犯人。 出不出:能否釋放出來。 7其所當得:他是否應該得到。 8若:或者。 臣妾:男女奴婢。臣:指男性奴隸。妾:女性奴隸。 9將卒,率領兵士。將:率領。 十行:出外,行路。 (11)首足開:《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首下脫仰字。」 (12)當見不見:能否碰見盜賊。 (13)候盜:偵察盜賊。候:窺伺,偵察。 (14)去官:離開官位。即丟官。 (15)歲中:年內,今年裡。 孰:通「熟」。植物的果實、種子成熟。 (16)疫不疫:是否遭受瘟疫。 (17)兵:戰爭。 (18)無漁:據《史記會注考證》,二字有訛脫。 (19)請謁於人:求見他人。謁(ye,夜),拜見,請見。 (20)亡人:逃跑者。 (21)雨:下雨。 (22)霽:雨雪停止,雲霧散,天放晴。
命曰橫吉安1。以占病,病甚者一日不死;不甚者卜日瘳2,不死。系者重罪不出,輕罪環出3;過一日不出,久毋傷也4。求財物買臣妾馬牛,一日環得;過一日不得。(不得)行者不行。來者環至;過食時不至,不來。擊盜不行,行不遇;聞盜不來。徙官不徙5。居官家室皆吉,歲稼不孰。民疾疫無疾。歲中無兵。見人行,不行不喜。請謁人不行不得。追亡人漁獵不得。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霽。
命曰呈兆。病者不死。系者出。行者行。來者來。市買得。追亡人得,過一日不得。問行者不到。
命曰柱徹。卜病不死。系者出。行者行。來者來。(而)市買不得。憂者毋憂6。追亡人不得。
命曰首仰足肣有內無外。占病,病甚不死。系者解7。求財物買臣妾馬牛不得。行者聞言不行。來者不來。聞盜不來。聞言不至。徙官聞言不徙。居官有憂。居家多災。歲稼中孰8。民疾疫多病。歲中有兵,聞言不開9。見貴人吉。請謁不行,行不得善言。追亡人不得。漁獵不得。行不遇盜。雨不雨甚十。霽不霽。故其莫字皆為首備(11)。問之曰,備者仰也(12),故定以為仰。此私記也(13)。
命曰首仰足肣有內無外(14)。占病,病甚不死。系者不出。求財買臣妾不得。行者不行。來者不來。擊盜不見。聞盜來,內自驚,不來。徙官不徙。居官家室吉。歲稼不孰。民疾疫有病甚。歲中無兵。見貴人吉。請謁追亡人不得。亡財物(15),財物不出得(16)。漁獵不得。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霽。凶。
命曰呈兆首仰足肣。以占病,不死。系者未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不得。行不行。來不來。擊盜不相見。聞盜來不來。徙官不徙。居官久多憂。居家室不吉。歲稼不孰。民病疫。歲中毋兵。見貴人不吉。請謁不得。漁獵得少。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霽。不吉。
命曰呈兆首仰足開。以占病,病篤死(17)。系囚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不得。行者行。來者來。擊盜不見盜。聞盜來不來。徙官徙。居官不久。居家室不吉。歲稼不孰。民疾疫有而少。歲中毋兵。見貴人不見吉。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遇盜。雨不雨。霽小吉。
命曰首仰足肣。以占病,不死。系者久毋傷也。求財物買臣妾馬牛不得。行者不行。擊盜不行。來者來。聞盜來。徙官聞言不徙。居家室不吉。歲稼不孰。民疾疫少。歲中毋兵。見貴人得見。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遇盜。雨不雨。霽不霽。吉。
命曰首仰足開有內。以占病者,死。系者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不得。行者行。來者來。擊盜行不見盜。聞盜來不來。徙官徙。居官不久。居家室不吉。歲孰。民疾疫有而少。歲中毋兵。見貴人不吉。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不遇盜。雨霽。霽小吉。不霽吉。
命曰橫吉內外自橋。以占病,卜曰毋瘳死。系者毋罪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得。行者行。來者來。擊盜合交等(18)。聞盜來來。徙官徙。居家室吉。歲孰。民疫無疾(19)。歲中無兵。見貴人請謁追亡人漁獵得。行遇盜。雨霽,雨霽大吉(20)。
命曰橫吉內外自吉。以占病,病者死。系不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追亡人漁獵不得。行者不來(21)。擊盜不相見。聞盜不來。徙官徙。居官有憂。居家室見貴人請謁不吉。歲稼不孰。民疾疫。歲中無兵。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霽。不吉。
命曰漁人。以占病者,病者甚,不死。系者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擊盜請謁追亡人漁獵得。行者行來(22)。聞盜來不來。徙官不徙。居家室吉。歲稼不孰。民疾疫。歲中毋兵。見貴人吉。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霽。吉。
命曰首仰足肣內高外下。以占病,病者甚,不死。系者不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追亡人漁獵得。行不行。來者來。擊盜勝。徙官不徙。居官有憂,無傷也。居家室多憂病。歲大孰(23)。民疾疫。歲中有兵不至(24)。見貴人請謁不吉。行遇盜。雨不雨。霽不霽。吉。
命曰橫吉上有仰下有柱。病久不死。系者不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追亡人漁獵不得。行不行。來不來。擊盜不行,行不見。聞盜來不來。徙官不徙。居家室見貴人吉。歲大孰。民疾疫。歲中毋兵。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霽。大吉。
命曰橫吉榆仰。以占病,不死。系者不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至不得。行不行。來不來。擊盜不行,行不見。聞盜來不來。徙官不徙。居官家室見貴人吉。歲孰。歲中有疾疫。毋兵。請謁追亡人不得。漁獵至不得。行不得。行不遇盜。雨霽不霽(25)。小吉。
命曰橫吉下有柱。以占病,病甚不環有瘳無死(26)。系者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來不來(27)。擊盜不合。聞盜來來。徙官居官吉,不久。居家室不吉。歲不孰。民毋疾疫。歲中毋兵。見貴人吉。行不遇盜。雨不雨。霽。小吉。
命曰載所。以占病,環有瘳無死。系者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請謁追亡人漁獵得。行者行。來者來。擊盜相見不相合。聞盜來來。徙官徙。居家室憂。見貴人吉。歲孰。民毋疾疫。歲中毋兵。行不遇盜。雨不雨。霽霽。吉。
命曰根格。以占病者,不死。系久毋傷。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不行。來不來。擊盜盜行不合(28)。聞盜不來。徙官不徙。居家室吉。歲稼中(29)。民疾疫無死。見貴人不得見。行不遇盜。雨不雨。大吉。
命曰首仰足肣外高內下。卜有憂,無傷也。行者不來。病久死。求財物不得。見貴人者吉。
命曰外高內下。卜病不死,有祟。(而)市買不得。居官家室不吉。行者不行。來者不來。系者久毋傷。吉。
命曰頭見足發有內外相應。以占病者,起(30)。系者出。行者行。來者來。求財物得。吉。
命曰呈兆首仰足開。以占病,病甚死。系者出,有憂。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行)不行。來不來。擊盜不合。聞盜來來。徙官居家室不吉。歲惡(31)。民疾疫無死。歲中毋兵。見貴人不吉。行不遇盜。雨不雨。霽。不吉。
命曰呈兆首仰足開外高內下。以占病,不死,有外祟。系者出,有憂。求財物買臣妾馬牛,相見不會(32)。行行。來聞言不來。擊盜勝。聞盜來不來。徙官居官家室見貴人不吉。歲中(33)。民疾疫有兵。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聞盜遇盜。雨不雨。霽。凶。
命曰首仰足肣身折內外相應。以占病,病甚不死。系者久不出。求財物買臣妾馬牛漁獵不得。行不行。來不來。擊盜有用勝(34)。聞盜來來。徙官不徙。居官家室不吉。歲不孰。民疾疫。歲中(35)。有兵不至。見貴人喜。請謁追亡人不得。遇盜凶。
命曰內格外垂。行者不行。來者不來。病者死。系者不出。求財物不得。見人不見。大吉。
命曰橫吉內外相應自橋榆仰上柱(上柱足)足肣。以占病,病甚不死。系久不抵罪(36)。求財物買臣妾馬牛請謁追亡人漁獵不得。行不行。來不來。居官家室見貴人吉。徙官不徙。歲不大孰。民疾疫有兵。有兵不會。行遇盜。聞言不見。雨不雨。霽霽。大吉。
命曰頭仰足肣內外自垂。卜憂病者甚,不死。居官不得居。行者行。來者不來。求財物不得。求人不得。吉。
命曰橫吉下有柱(37)。卜來者來。卜日即不至,未來。卜病者過一日毋瘳死。行者不行。求財物不得。系者出。
命曰橫吉內外自舉。以占病者,久不死。系者久不出。求財物得而少。行者不行。來者不來。見貴人見。吉。
命曰內高外下疾輕足發。求財物不得。行者行。病者有瘳。系者不出。來者來。見貴人不見。吉。
命曰外格。求財物不得。行者不行。來者不來。系者不出。不吉。病者死。求財物不得。見貴人見。吉。
命曰內自舉外來正足發。〔行〕者行,來者來。求財物得。病者久不死。系者不出。見貴人見。吉。
1命曰橫吉安:命兆名叫橫吉安。此處「命曰」與下文「命曰」,均為術士卜人就某一兆象所取的名稱。 2卜日瘳(chōu,抽):占卜的當天病癒。瘳,病癒。 3環出:旋即釋放出來。環,通「旋」,旋即。 4毋傷:沒有傷害。傷:傷害,傷損。 5徙官:調動官職。 6毋:通「無」。 7解:解脫,即被釋放。 8中孰:中等年成。 9聞言不開:據《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開,疑當作來。」 十不雨甚:雨下得不大。 (11)莫字:《史記會注考證》說:「其莫字,不可解。張文虎雲,疑莫即其字訛衍。罔白駒雲,其莫字龜文理也。」 (12)備者仰也:《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案備無仰義,疑儼之誤。《說文》:『儼,昂頭也』。」 (13)此私記也:這是我私下記下來的。 (14)此條「命曰」與上條同,疑誤。 (15)亡財物:丟失財物。 (16)財物不出得:意為財物沒有被盜運走,可以追到。(17)病篤(dǔ,堵):病沉重。 (18)擊盜合交等:會與盜交鋒,雙方不分勝負。合,會合。交,交鋒。等,相等,相同。 (19)民疫無疾:《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疫字衍,或在無下。」 (20)《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雨霽,雨霽,疑當作雨雨,霽霽。」 (21)行者不來:此句疑有錯漏字。 (22)行者行來:此句疑有脫漏字。 (23)大孰:大豐收。 (24)不至:不會到達本地。 (25)雨霽不霽:《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雨下有脫字。」 (26)病甚不環有瘳:病重不會很快痊癒。 (27) 行來不來:「行」下疑有脫字。 (28)盜行不合:意為盜賊走了,不能交鋒。 (29)歲稼中:中等年景。 (30)起:指病癒。 (31)歲惡:年景不好。 (32)相見不會:意為見到了而不能順其心意。 (33)歲中:指中等年景。 (34)有用勝:有辦法取勝。 (35)歲中:前文已有「歲不孰」,此又言「歲中」,疑誤。 (36)不抵罪:不會因犯罪而受到相應的懲罰。 (37)此條「命曰」在上文中已出現,疑誤。
此橫吉上柱外內(內)自舉足肣1。以卜有求得。病不死。系者毋傷,未出。行不行。來不來。見人不見。百事盡吉。
此橫吉上柱外內自舉柱足以作2。以卜有求得。病死環起。系留毋傷,環出。行不行。來不來。見人不見。百事吉。可以舉兵。
此挺詐有外。以卜有求不得。病不死,數起3。系留禍罪無傷出。行不行。來者不來。見人不見。
此挺詐內外自舉。以卜有求得。病不死。系毋罪。行行。來來。田賈市漁獵盡喜4。
此狐貉。以卜有求不得。病死,難起。系留毋罪難出。可居宅。可娶婦嫁女。行不行。來不來。見人不見。有憂不憂。
此狐徹。以卜有求不得。病者死。系留有抵罪。行不行。來不來。見人不見。言語定5。百事盡不吉。
此首俯足肣身節折。以卜有求不得。病者死。系留有罪。望行者不來。行行。來不來。見人不見。
此挺內外自垂。以卜有求不晦。病不死,難起。系留毋罪,難出。行不行。來不來。見人不見。不吉。
此橫吉榆仰首俯。以卜有求難得。病難起,不死。系難出,毋傷也。可居家室,以娶婦嫁女。
此橫吉上柱載正身節折內外自舉。以卜病者,卜日不死,其一日乃死。
此橫吉上柱足肣內自舉外自垂。以卜病者,卜日不死,其一日乃死。
(為人病)首俯足詐有外無內。病者占龜未已6,急死。卜輕失大,一日不死。
首仰足肣。以卜有求不得。以系有罪。人言語恐之毋傷。行不行。見人不見。
1《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首當有龜兆形,傳寫失之。以下各條放此,又疑上文『命曰』各條上亦有之。」 2作:《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作疑詐字之訛。」3數起:屢次好轉。即病時好時壞。 4田賈市:種田、做買賣。 5言語定:所言將會被證實。 6占龜未已:用龜占卜尚未完結。
大論曰1:外者人也2,內者自我也;外者女也,內者男也。首肣者憂。大者身也3,小者枝也4。大法5,病者,足肣者生,足開者死。行者6,足開至,足肣者不至。行者,足肣不行,足開行。有求,足開得,足肣者不得。系者,足肣不出,開出。其卜病也,足開而死者,內高而外下也。
1大論:大致、大略地總結。以下為概略地歸納。 2 人:指他人。 3大者身也:大的是指兆身。 4 小者枝也:小的是指兆文末枝。 5大法:辨引兆文的大略原則。6行者:《史記會注考證》引張文虎曰:「行字疑當作來。」此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