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59.【薛尊師】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薛尊師者,家世榮顯。則天末,兄弟數人。皆至二千石。身為陽翟令。而數年間,兄弟淪喪都盡,遂精心歸道,棄官入山,妻兒悉棄。召同志者,唯有邑小胥唐臣願從之。杖策負囊,往嵩山口。忽遇一人。自山而出。自雲求道之人,姓陳。雲如近有仙境。薛遂求問其路。陳曰:「吾有小事詣都,約三日而回。回當奉導。君且於此相待。」薛與唐子止於路口。陳至期而至。陳曰:「但止於此,吾當入山求之。知所詣,即來相報。」期以五日,既而過期,十日不至。薛曰:「陳生豈相紿乎?吾當自往。」遂緣磴入谷三四十里。忽於路側見一死人,虎食其半,乃陳山人也。唐子謂尊師曰:「本入山為求長生,今反為虎狼之餐。陳山人尚如此,我獨何人?不如歸人世以終天年耳。」尊師曰:「吾聞嵩岳本靈仙之地,豈為此害?蓋陳山人所以激吾志也。汝歸,吾當終至。必也不幸而死,終無恨焉。」言訖直往,唐亦決意從之。夜即宿於石巖之下,晝則緣磴而行。數日,忽見一巖下,長松數百株,中有道士六人,如修藥之狀。薛遂頂禮求諸。道士曰:「吾雖至此,自服藥耳。亦無術可以授君。」俄睹一禪室中,有一老僧。又禮拜求問。僧亦無言。忽於僧床下見籐蔓緣壁出戶。僧指蔓視。薛遂尋蔓出,具蔓傍巖壁不絕,經兩日猶未盡,忽至流泉。石室中有道士數人,圍棋飲酒,其陳山人亦在。笑謂薛曰:「何忽而至?子之志可教也。」遂指授道要。亦見俗人於此伐薪採藥不絕。問其所,云「終南山紫閣峰下,去長安城七十里。」尊師道成後入京,居於昊天觀,玄風益振。時唐玄宗皇帝奉道,數召入內禮謁。開元末,時已百餘歲,忽告門人曰:「天帝召我為八威觀主。」無病而坐亡,顏色不變。遂於本院中造塔,不塞塔戶。每至夜,輒召弟子唐君,告以修行之術。後以俗人禮謁煩雜,遂敕塞其塔戶。唐君後亦為國師焉。(出《原化記》)
【譯文】
薛尊師,家世榮耀顯貴,武則天末年,他們兄弟幾人,俸祿都達到兩千石。他本身做陽翟縣令。但幾年之間,他的兄弟們,死的死,亡的亡,都沒了。於是他決心皈依道教。放棄官職進入深山,連妻子兒女都拋棄了。招集志趣相同的人,只有縣裡的低級小官吏唐臣,願意跟隨他。他們手持枴杖背著行囊,向嵩山山口走去。路上忽然遇見一個人,從山裡面出來。這人自己說是求道的,姓陳,並說他知道附近有仙境。薛尊師就求問去仙境的道路。姓陳的人說:「我有小事到都城去,大約三天就回來了,回來後給你們作嚮導,你們暫且在這裡等候。」薛尊師和唐臣就停在路口。姓陳的人到約定的日子就回來了。說:「你們先停在這裡,我先進山尋找那個地方,知道了前往的地方,立刻回來相告。」當時約定以五天為期限,可已經過了期限,十天還沒來。薛尊師說:「陳生難道是欺騙我們嗎?我應當自己去。」於是沿著石頭台階進入山谷,大約走了有三四十里,忽然在路旁看見一個死人,已經被虎吃了一半,這個人正是陳山人。唐臣對薛尊師說:「本來入山是為了尋求長生不死的,現在反倒成為虎狼之食了。陳山人尚且如此,我們算什麼人呢?不如回到人世間而終天年罷了。」薛尊師說:「我聽說嵩山本是神靈仙人居住的地方,怎麼會受這種傷害。大概是陳山人用這個激勵我們的意志,你回去吧,我一定要堅持到底,倘若也是不幸而死,那死也不遺憾了。」說完一直往前走去。唐臣也決定跟他去。夜晚就宿在石壁下面,白天沿著石磴向上。過了幾天,忽然看見一面岩石下面,長了幾百株松樹,松林中有六個道士,像煉製藥材的樣子。薛尊師就叩拜請求各位道士。道士說:「我們雖然到了這裡,不過自己服藥罷了,也沒有什麼道術可以傳授給你們。」一會兒,看見一個禪室中有一個年老和尚。薛尊師又向和尚叩拜求教。和尚也不說話。忽然在和尚床下出現一籐蔓沿著牆壁出了門,和尚指著籐蔓讓他們看,薛尊師於是尋找籐蔓的去向出了門。看見籐蔓靠著石壁連綿不斷,經過兩天還沒到盡頭。忽然遇到一個流泉,旁邊有一石室,石室中有幾個道士,一邊下棋一邊飲酒。那個陳山人也在。他笑著對薛尊師說:「為什麼忽然到這裡來。你的志向堅定可以教育。」於是向薛尊師傳授道術要領。薛尊師也看見俗人在這裡砍柴採藥,絡繹不絕。問他們這是什麼地方,他們說:「這是終南山紫閣峰下,距離長安城七十里。」薛尊師學成道術之後進入京師,居住在昊天觀。從此京師道教更加振興了。當時唐玄宗皇帝信奉道教,幾次召薛尊師入內宮禮謁。開元末年,薛尊師當時已經一百多歲了。忽然告訴弟子說:「天帝召我去做八威觀主。」無病端坐死去,臉色不變。就在本院給他建造一墓塔,不砌死塔門,每到夜裡,就召見他的弟子唐臣,告訴他修行的道術。後來因為俗人禮謁的太多,十分煩亂,就敕命關閉了他的塔門。唐臣後來也成為國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