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55.【許碏】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許碏,自稱高陽人也。少為進士,累舉不第。晚學道於王屋山,周遊五嶽名山洞府。後從峨眉山經兩京,復自襄汴,來抵江淮,茅山天台,四明仙都,委羽武夷,霍桐羅浮,無不遍歷。到處,皆於石崖峭壁人不及處題云:「許碏自峨眉山尋偃月子到此。」睹筆蹤者,莫不歎其神異,竟莫詳偃月子也。後多游蘆江間,常醉吟曰:「閬苑花前是醉鄉,踏翻王母九霞觴。群仙拍手嫌輕薄,謫向人間作酒狂。」好事者或詰之。曰:「我天仙也。方在崑崙就宴,失儀見謫。」人皆笑之,以為風狂。後當春景,插花滿頭,把花作舞,上酒家樓醉歌,升雲飛去。(出《續神仙傳》)
【譯文】
許碏,自己說是高陽人。青年時期認真讀書為進士作準備,但是屢次應舉不第。晚年在王屋山學道,周遊過五嶽名山洞府。後來從峨眉山經兩京,又由襄汴來到江淮,茅山、天台山、四明山、仙都山、委羽山、武夷山、霍桐山、羅浮山,沒有不遊遍的。所到之處,都在懸崖峭壁、人上不去的地方,題字說:許碏自峨眉山尋偃月子到此。目睹他筆跡的人,沒有不讚歎他的神異的,但終究不知道偃月子是誰。許碏後來多半是漫遊在蘆江一帶。他經常酒醉吟詩說:「閬苑花前是醉鄉,踏翻王母九霞觴。群仙拍手嫌輕薄,謫向人間作酒狂。」好事的人問他這首詩是什麼意思。他說:「我是天仙,方才在崑崙山上參加宴會,因為有失禮儀被貶謫下凡。」人們都笑他,認為他是發狂說瘋話。後來正值春天景色,他滿頭插著鮮花,手握花束起舞,到酒家樓上去醉酒作歌,升上彩雲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