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52.【夏侯處信】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唐夏侯處信為荊州長史,有賓過之。處信命僕作食,僕附耳語曰:"溲幾許面?"信曰:"兩人二升即可矣。"僕入,久不出。賓以事告去,信遽呼僕。僕曰:"已溲訖。"信鳴指曰:"大異事(明抄本"異"作"費","事"下有"也"字)!"良久乃曰:"可總燔作餅,吾公退食之。"信又嘗以一小瓶貯醯一升,自食,家人不沾餘瀝。僕云:"醋盡。"信取瓶合於掌上,餘數滴,因以口吸之。凡市易,必經手乃授直。識者鄙之。(出《朝野僉載》)
【譯文】
夏侯處信是荊州的長史。一天有客人來,夏侯處信命令僕人準備飯菜。僕人趴在他耳朵旁問需要和多少面,夏侯處信說:"兩個人二升就可以了。"僕人進去以後,很久沒有出來。客人因為有事先走了,夏侯處信急忙喊僕人。僕人說:"面已經和完了。"夏侯處信指著僕人生氣地說:"真是怪事。"過了一會他又說:"可以全都烤成餅。等我辦完公事以後回去吃。"夏侯處信用一瓶裝了一升醋。留著自己吃,家裡人連一滴也吃不著。僕人說:"醋沒有了。"夏侯處信將瓶子倒扣在手掌上,控出幾滴,他全都用嘴吸進去吃了。凡是上街買東西,都必須是他親自付錢,認識他的人都瞧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