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王延海 譯注
【說明】本文是一篇民族史傳,記述了我國西南(包括今雲南以及貴州、四川西部)地區在秦漢時代的許多部落國家的地理位置和風俗民情,以及同漢王朝的關係,記述了漢朝的唐蒙、司馬相如、公孫弘和王然於等撫定西南夷的史實,描述了夜郎、滇等先後歸附漢王朝,變國為郡,設官置吏的過程,揭示了中國不同地域,不同民族,最終將形成一個和睦的多民族國家的必然趨勢,反映了司馬遷民族一統的歷史觀念,表現了他的維護中央集權和國家統一的思想,有其進步意義。
文章頭緒甚多,但結構安排卻井然有條,前後映照,重點突出(主要寫夜郎和滇),「文章之精密」(吳見思《史記論文》),達到「無隙可蹈,無懈可擊」(李景星《史記評議》)的程度,有較高的藝術性。
西南夷的君長多得要用十來計算,其中夜郎的勢力最強大。夜郎以西的靡莫之夷也多得要用十來計算,其中滇的勢力最大。從滇往北,那裡的君長也多得用十來計算,其中邛都勢力最大。這些夷國的人都頭梳椎髻,耕種田地,有聚居在一起的城鎮和村落。他們以外的地方,西邊從同師往東,直到北邊的楪(ye,葉)榆,稱為嶲(x?,西)和昆明,這些夷人都把頭髮結成辮子,隨著放牧的牲畜到處遷徙,沒有固定的居住之地,也沒有長帥,他們活動的地方有幾千里。從嶲往東北去,君長多得要用十來計算,其中徙(s?,思)和筰(zuo,昨)都勢力最大。從筰往東北去,君長多得要用十來計算,其中冉駹(mang,忙)的勢力最大。他們的風俗是,有的是土著之民,有的是移徙之民,都在蜀郡的西邊。從冉駹往東北去,君長多得要用十來計算,其中白馬的勢力最大,都是氐族的同類。這些都是巴郡、蜀郡西南以外的蠻夷。
當初在楚威王時,派將軍莊率領軍隊沿著長江而上,攻取了巴郡、蜀郡和黔中郡以西的地方。莊是從前的楚莊王的後代子孫。莊到達滇池,這裡方圓三百里,旁邊都是平地,肥沃富饒的地方有幾千里。莊依*他的軍隊的威勢平定了這個地方,讓它歸屬楚國。他想回楚國報告這情況,正趕上秦國攻打並奪取了楚國巴郡、黔中郡,道路被阻隔而不能通過,因而又回到滇池,借助他的軍隊做了滇王,改換服式,順從當地習俗,因此當了滇人的統治者。秦朝時,常頞曾大略地開通了五尺道,並在這些國家設置了一些官吏。過了十幾年,秦朝滅亡了。等到漢朝建立了,把這些國家都丟棄了,而將蜀郡的原來的邊界當作關塞。巴郡和蜀郡百姓中的有些人偷著出塞作買賣,換取筰國的馬,僰(bō,波)國的僮僕與犛牛,因此巴、蜀兩郡特別富有。
漢武帝建元六年(前135),大行王恢攻打東越,東越殺死東越王郢以回報漢朝。王恢憑借兵威派番陽乏唐蒙把漢朝出兵的意旨委婉地告訴了南越。南越拿蜀郡出產的杞醬給唐蒙吃,唐蒙詢問徙何處得來,南越說:「取道西北牂柯江而來,牂柯江寬度有幾里,流過番禺城下。」唐蒙回到長安,詢問蜀郡商人,商人說:「只有蜀郡出產枸醬,當地人多半拿著它偷偷到夜郎去賣。夜郎緊*牂柯江,江面寬數百步,完全可以行船。南越想用財物使夜郎歸屬自己,可是他的勢力直達西邊的同師,但也沒能把夜郎象臣下那樣加以役使。」唐蒙就上書皇上說:「南越王乘坐黃屋之車,車上插著左纛之旗,他的土地東西一萬多里,名義上是外臣,實際上是一州之主。如今從長沙和豫章郡前去,水路多半被阻絕,難以前行。我私下聽說夜郎所擁有的精兵能有十多萬,乘船沿牂柯江而下,乘其沒注意而加以攻擊,這是制服南越的一條奇計。如果真能用漢朝的強大,巴蜀的富饒,打通前往夜郎的道路,在那裡設置官吏,是很容易的。」漢武帝同意唐蒙的主張,就任命他為郎中將,率領一千大軍,以及負責糧食、輜重的人員一萬多人,從巴符關進入夜郎,於是會見了夜郎侯多同。唐蒙給了他很多賞賜,又用漢王朝的武威和恩德開導他,約定給他們設置官吏,讓他的兒子當相當於縣令的官長。夜郎旁邊小城鎮的人們都貪圖漢朝的絲綢布帛,心中認為漢朝到夜郎的道路險阻,終究不能佔有自己,就暫且接受了唐蒙的盟約。唐蒙回到京城向皇上報告,皇上就把夜郎改設為犍為郡。這以後就調遣巴、蜀兩郡的兵士修築道路,從僰直修到牂柯江。蜀郡人司馬相如也向皇帝說西夷的邛、筰可以設郡,皇帝就派司馬相如用郎中將的身份前去西夷,明白地告訴他們,朝廷將按南夷的方式對待他們,給他們設置一個都尉、十幾個縣,歸屬於蜀郡。
在這個時候,巴郡、蜀郡、廣漢郡、漢中郡開通西南夷的道路,戍邊的士卒、運送物資和軍糧的人很多。過了幾年,道路也沒修通,士卒疲憊飢餓和遭受潮濕而死的很多,西南夷又屢次造反,調遣軍隊去打擊,耗費錢財和人力,卻無成果。皇上憂慮此事,便派公孫弘去親自觀察詢問。公孫弘回京稟告皇上,聲稱不利。等到公孫弘當了御史大夫,這時漢朝正修築朔方郡城,以便憑借黃河驅逐匈奴,公孫弘乘機屢次陳說開發西南夷的害處,因此可暫時停止開發活動,集中力量對付匈奴。皇上下令停止對西夷的活動,只在南夷的夜郎設置兩縣和一都尉,命令犍為郡保全自己,並逐漸完善自己的郡縣體制。
待到漢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博望侯張騫出使大夏國歸來後』說他呆在大夏時曾經看到過蜀郡出產的布帛,邛都的竹杖,讓人詢問這些東西的來歷,回答的人說:「從東南邊的身毒國弄來的,從這兒到那裡的路途有數千里,可以和蜀地的商人做買賣。」有人聽說邛地以西大約二千里處有個身毒國。張騫乘機大談大夏在漢朝西南方,仰慕中國,憂慮匈奴阻隔他們與中國的交通要道,假若能開通蜀地的道路,身毒國的路既方便又近,對漢朝有利無害。於是漢武帝就命令王然於、柏始昌、呂越人等,讓他們尋找捷徑從西夷的西邊出發,去尋找身毒國。他們到達滇國,滇王嘗羌就留下了他們,並為他們派出十多批到西邊去尋找道路的人。過了一年多,尋路的人們全被昆明國所阻攔,沒能通往身毒國。
滇王同漢朝使者說道:「漢朝和我國相比,哪個大?」漢朝使者到達夜郎,夜郎也提出了這樣的問題。這是因為道路不通的緣故,各自以為自己是一州之主,不知道漢朝的廣大。漢朝使者回到京城,於是極力陳說滇是大國,值得讓他親近和歸附漢朝。漢武帝對這事留心了。
等到南越造反時,皇上派馳義侯用犍為郡的名義調遣南夷的軍隊。且蘭君害怕他的軍隊遠行後,旁邊的國家會乘機虜掠他的老弱之民,於是就同他的軍隊謀反,殺了漢朝使者和犍為郡的太守。漢朝就調動巴郡和蜀郡原想去攻打南越的八個校尉,率領被赦從軍的罪犯去攻打且蘭,把它平定了。正趕上南越已被攻破,漢朝的八個校尉尚末沿牂柯江南下,就領兵撤回,在行軍中誅殺了頭蘭。頭蘭是經常阻隔漢朝與滇國交通道路的國家。頭蘭被平定後,就平定了南夷,在那兒設置了牂柯郡。夜郎侯開始依*南越,南越被消滅後,正趕上漢軍回來誅殺反叛者,夜郎侯就到漢朝京城朝見皇上。漢武帝封他為夜郎王。
南越破滅之後,以及漢朝誅殺且蘭君、邛君,並且殺了筰侯,冉、駹都震驚恐怖,便向漢朝請求稱臣,為他們設置官吏。漢朝就把邛都設置為越嶲郡,筰都設置為沈犁郡,冉、駹設置為淪山郡,廣漢西邊的白馬設置為武都郡。
皇上派王然於利用破南越及誅殺南夷君長的兵威,委婉勸告滇王前來朝見漢朝天子。滇王有軍隊數萬人,他旁邊東北方有勞(jin,近)和靡莫,都和滇王同姓,相互依*,不肯聽從勸告。勞和靡莫屢次侵犯漢朝使者和吏卒。漢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天子調動巴郡和蜀郡的軍隊攻打並消滅了勞和靡莫,大軍逼近滇國。滇王開始就對漢朝懷有善意,因此沒有被誅殺。滇王於是離開西夷,率領全國向漢朝投降,請求為他們設置官吏,並進京朝見漢武帝。於是漢朝就把滇國設置為益州郡,賜給滇王王印,仍然統治他的百姓。
西南夷的君長多得用百來計算,唯獨夜郎和滇的君長得到了漢朝授予的王印。滇是個小城鎮,卻最受漢朝寵愛。
太史公說:楚國的祖先難道有上天賜給的祿位嗎?在周朝時,他們的先祖鬻熊當了周文王的老師,後來的熊繹又被周成王封到楚蠻之地而立國。等到周朝衰微之時,楚國領土號稱五千里。秦國滅亡諸侯,唯獨楚國的後代子孫還有滇王存在。漢朝誅殺西南夷,那裡的國家多半被消滅,只有滇王又受到漢天子的寵愛。但是平定南夷的開始,是在番禺見到了枸醬,在大夏看到了邛竹杖。西夷後來被分割,分成西、南兩方,最後被漢王分設為七個郡。

西南夷君長以什數1,夜郎最大2。其西,靡莫之屬以什數3,滇最大4;自滇以北君長以什數,邛都最大5,此皆魋結6,耕田,有邑聚7。其外,西自同師以東,北至楪榆,名為嶲、昆明8,皆編發9,隨畜遷徙,毋常處十,毋君長,地方可數千里。自嶲以東北,君長以什數,徙、筰都最大。自筰以東北,君長以什數,冉、駹最大。其俗或土箸(13),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東北,君長以什數,白馬最大(14),皆氐類也(15)。此皆巴蜀西南外蠻夷也。
始楚威王時(16),使將軍莊將兵循江上(17),略巴、蜀、黔中以西(18)。莊者,故楚莊王苗裔也(19)。至滇池,地方三百里,旁平地(20),肥饒數千里,以兵威定屬楚(21)。欲歸報,會秦擊奪楚巴、黔中郡(22),道塞不通,因還,以其眾王滇(23),變服(24),從其俗,以長之(25)。秦時常頞略通五尺道(26),諸此國頗置吏焉。十餘歲,秦滅。及漢興,皆棄此國而開蜀故徼(27)。巴、蜀民或竊出商賈(28),取其筰馬、僰僮、髦牛(29),以此巴、蜀殷富(30)。
1西南夷:泛指我國西南邊疆的少數民族。君長:即部落首領。什:通「十」。數:統計、計算。2夜郎:古代部族名,也是國名。3其:代指夜郎。靡莫:古代部落名,屬於羌氐族系統。4滇:古代部族、國名。5邛(qiong,窮)都:古代部族名、國名。6魋結:一種髮式,將頭髮梳成椎形,故稱「椎髻」。7邑:城鎮。聚:村落。8嶲:古代部族名。昆明:古代部族名,也是古國名。9編:通「辮」「編發」,就是把頭髮梳成辮。十毋常處:無永久居住的地方。(11)徙:古代部族名,古國名。筰(zuo,昨)都:古部族名、國名。(12)冉、駹:皆古代部族名。(13)土箸:定居某地,常期不移動。箸,通「著」。(14)白馬:古代部族名。(15)氐類:氐族的同類,都屬於氐族。(16)楚威王:楚國國君,公元前三三九年至前三二九年在位。按莊入滇在頃襄王(前298至前263在位)時,此楚威王當是楚頃襄王之誤。《後漢書》及《華陽國志》皆作頃襄王,是。(17)莊於頃襄王二十年(前279),曾率兵沿長江從黔中進入雲南,後因秦兵南侵,堵塞他回楚之路,便在滇中稱王。將:率。循:沿著。江:長江。(18)略:攻取。(19)苗裔:後代子孫。(20)旁:四邊,周圍。(21)兵威:軍事威力。定:平定。(22)會:恰巧。擊奪:攻擊奪取。按秦昭襄王時,於楚頃襄王十九年(前280),奪取楚國黔中之地(見卷五《秦本紀》)。又於頃襄王二十二年(前277),再次奪楚黔中郡和巫地(見卷四十《楚世家》與(卷五《秦本紀》)。(23)其眾:指莊的大軍。王滇:在滇中稱王。(24)變服:改變楚的服飾,穿起當地人的服裝。(25)長之:給當地人當長帥。(26)略:大略。五尺道:道路名。按秦統一中國後,為控制西南地區,在四川宜賓和雲南曲靖間修了一條大道,路面寬五尺,故稱五尺道。(27)開:《漢書》作「關」,王念孫《讀書雜誌·史記》以為當作「關」,關塞,即把蜀地原來的邊界當作關。故:原。徼:邊界。(28)或:有的人。商賈:作買賣。(29)筰馬:筰都的馬。僰僮:僰人奴婢。按僰是古代部族名。髦牛:即犛牛。(30)殷富:特別富有。
建元六年1,大行王恢擊東越,東越殺王郢以報2。恢因兵威使番陽令唐蒙風指曉南越3。南越食蒙蜀枸醬4,蒙問所從來,曰「道西北牂柯5,牂柯江廣數里6,出番禺城下」。蒙歸至長安,問蜀賈人7,賈人曰:「獨蜀出枸醬,多持竊出市夜郎8。夜郎者,臨牂柯江,江廣百餘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財物役屬夜郎9,西至同師,然亦不能臣使也十。」蒙乃上書說上曰(11):「南越王黃屋左纛(12),地東西萬餘裡,名為外臣,實一州主也。今以長沙、豫章往,水道多絕,難行。竊聞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餘萬,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誠以漢之強,巴蜀之饒,通夜郎道,為置吏,易甚。」上許之。乃拜蒙為郎中將,將千人(13),食重萬餘人(14),從巴蜀筰關入(15),遂見夜郎侯多同(16)。蒙厚賜,喻以威德(17),約為置吏,使其子為令(18)。夜郎旁小邑皆貪漢繒帛,以為漢道險,終不能有也(19),乃且聽蒙約。還報,乃以為犍為郡。發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20)。蜀人司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使相如以郎中將往喻,皆如南夷(21),為置一都尉,十餘縣,屬蜀。
當是時,巴蜀四郡通西南夷道,戍轉相餉(22)。數歲,道不通,士罷餓離濕死者甚眾(23);西南夷又數反(24),發兵興擊(25),耗費無功。上患之,使公孫弘往視問焉。還對,言其不便(26)。及弘為御史大夫,是時方築朔方以據河逐胡(27),弘因數言西南夷害,可且罷,專力事匈奴(28)。上罷西夷,獨置南夷夜郎兩縣一都尉,稍令犍為自葆就(29)。
1建元:漢武帝第一個年號(前140-前135)。2東越:古代部族名,是越人的一支;也是國名。3因:憑借。使:派。風:通「諷」,委婉勸告。指:通「旨」,旨意。4食:給吃。枸醬:用枸的果實做的醬。按枸是樹名,即蔞葉,又名蒟醬、扶留籐。其果實綠黃色,可制醬。5道:經由。牂柯:古代河名。6廣:寬。7賈人:商人。8市:交易,做買賣。9役屬:歸屬而服役。十臣使:像臣下那樣驅使。(11)說上:遊說皇帝。(12)黃屋:帝王之車。其車以黃緞飾裡,故稱。左纛(dao,道):插在車廂左邊的用旌牛尾或雉尾裝飾的旗子。這是皇帝的車飾。(13)將:率領。(14)食重:糧食和輜重。(15)巴蜀筰關:當作「巴符關」(見王念孫《讀書雜誌·史記》)。入:指進入夜郎。(16)夜郎侯:夜郎國的長帥。(17)威德:威勢與恩德。(18)令:相當於縣令的官。(19)終:最終。(20)指:通向。(21)相如:指司馬相如。他在武帝時曾出使西南夷,對開發西南邊疆有很大勝貢獻。如:如同。(22)四郡:指巴郡、蜀郡、廣漢、漢中。戍:戍邊士卒。轉:指運輸物資之人。餉:指軍糧。(23)罷:通「疲」。離:通「罹」,遭受。(24)數:屢次。(25)興擊:發動攻擊。(26)便:利。(27)是時:此時。據:憑借。河:黃河。逐胡:驅逐匈奴。(28)因:乘機。且:暫時。事:從事。(29)稍:逐漸。葆:通「保」。就:成就。
及元狩元年1,博望侯張騫使大夏來2,言居大夏時見蜀布3、邛竹杖,使問所從來4,曰:「從東南身毒國5,可數千里,得蜀賈人市6」。或聞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國。騫因盛言大夏在漢西南,慕中國,患匈奴隔其道7,誠通蜀8,身毒國,道便近,有利無害。於是天子乃令王然於、柏始昌、呂越人等,使間出西夷西9,指求身毒國十。至滇,滇王嘗羌乃留,為求道西十餘輩(11)。歲余,皆閉昆明(12),莫能通身毒國。
滇王與漢使者言曰:「漢孰與我大(13)?」及夜郎侯亦然(14)。以道不通故,各自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使者還,因盛言滇大國,足是親附(15)。天子注意焉(16)。
1元狩:漢武帝第四個年號(前122-前117)。2使:出使。大夏:西域國名。來:回來。3居:呆在。4使問:派人詢問。所從來:從何地弄來。5身毒國:古代國名。或譯作「天竺」、「天毒」、「乾毒」等。6市:買。7隔:阻隔。8誠:若。9間:走小路,捷徑。十指:通「旨」,意旨。求:找到。(11)為求道西:為他們尋找西去的道路。十餘輩:指滇國派出找尋西去之路的十多批人。(12)閉:阻塞。(13)孰與:與……比,哪一個……。(14)然:如此。(15)足事親附:值得讓他們親近歸附漢朝。(16)注意焉:專注留意這件事。焉,兼詞,相當於「於是(此)」。
及至南越反1,上使馳義侯因犍為發南夷兵2。且蘭君恐遠行3,旁國虜其老弱4,乃與其眾反,殺使者及犍為太守。漢乃發巴蜀罪人嘗擊南越者八校尉擊破之5。會越已破6,漢八校尉不下7,即引兵還8,行誅頭蘭9。頭蘭,常隔滇道者也。已平頭蘭,遂平南夷為牂柯郡。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滅,會還誅反者,夜郎遂入朝。上以為夜郎王十。
南越破後,及漢誅且蘭、邛君,並殺筰侯,冉、駹皆振恐,請臣置吏。乃以邛都為越巂郡,筰都為沈犁郡,冉、駹為汶山郡,廣漢西白馬為武都郡。
1南越反:漢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南越丞相呂嘉叛亂,後被平定,南越亡國。見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2上:指漢武帝。因:憑借。3且蘭君:且蘭國的長帥。4旁國:附近國家。虜:俘虜。5罪人:指被赦免罪過而充當軍人的人。嘗:當依《漢書》作「噹」,本當。6會:恰巧,正趕上。7不下:沒有沿牂柯江南下擊南越。8引兵:領兵。9行誅:在行軍中誅滅。頭蘭:古國名。十上:指漢天子。
上使王然於以越破及誅南夷兵威風喻滇王入朝1。滇王者,其眾數萬人,其旁東北有勞、靡莫2,皆同姓相扶,未肯聽。勞、靡莫數侵犯使者吏卒3。元封二年4,天子發巴蜀兵擊滅勞、靡莫,以兵臨滇。滇王始首善5。以故弗誅。滇王離難西南夷,舉國降6,請置吏入朝。於是以為益州郡,賜滇王王印,復長其民7。
越破:南越被滅亡。風喻:委婉勸告。風,通「諷」。用含蓄的話暗示或勸告。2勞、靡莫:均古國名。3數:屢次。4元封:漢武帝第六個年號(前110-前105)。5首善:開始有善意。6滇王離難西南夷:《漢書·西南夷傳》作「滇王離西夷」此句中「難」與「南」當是衍文。「滇王離西夷」言滇王離開西夷,向東奉侍漢朝。舉國:全國。7復:又。長:做一國之長。此言統領其民。
西南夷君長以百數,獨夜郎、滇受王印。滇小邑,最寵焉。
太史公曰:「楚之先豈有天祿哉1?在周為文王師2,封楚3。及周之衰,地稱五千里4。秦滅諸侯,唯楚苗裔尚有滇王。漢誅西南夷,國多滅矣,唯滇復為寵王5。然南夷之端6,見枸醬番禺7,大夏杖邛竹8。西夷後揃9,剽分二方十,卒為七郡(11)。

1先:祖先。豈:難道。天祿:上天所賜的俸祿。2卷四十《楚世家》記載,楚先人「鬻熊子事文王」。其後楚武王熊通曾說:「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3封楚:受封於楚。卷四十《楚世家》記載:楚先人「熊繹當周成王之時,舉文、武勤勞之後嗣,而封熊繹於楚蠻,封以子男之田,姓羋氏,居丹陽。」4地:國土。5寵王:受寵愛的王。6端:開始。7見枸醬番禺:即在番禺見到枸醬。8杖邛竹:即邛竹杖。9揃(jiǎn,剪):分割。十剽:分開。二方:兩個方面。(11)卒: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