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60.【建州狂僧】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建州有僧不知其名,常如狂人。其所言動,多有征驗。邵武縣前臨溪,有大磐石,去水猶百步。一日忽以墨畫其石之半,因坐石上,持竿為釣魚之狀。明日山水大發,適至其墨畫而退。癸卯歲。盡砍去臨路樹枝之向南者。人問之,曰:「免礙旗旛。」又曰:「要歸一邊。」及吳師之入,皆行其下。又城外僧寺,大署其壁,某等若干人處書之。及軍至城下,分據僧寺,以為柵所,安置人數,一無所差。其僧竟為軍士所殺。初王氏之季,閩建多難,民不聊生。或問狂僧曰:「時世何時當安?」答曰:「儂去即安矣。」及其既死,閩嶺克平,皆如其言。(出《稽神錄》)
【譯文】
建州有個僧人,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麼。他經常跟瘋子一樣。他說的話,他的行動,多數為後來的事實所驗證。邵武縣城前面靠近一條河,有塊大磐石距離河水有一百步遠,一天,這個僧人忽然用墨水在磐石一半高的地方畫了一道橫線,他則坐在石頭頂上,拿著魚竿做出釣魚的樣子。第二天山洪暴發,河水正好漲到他畫的墨水橫線那裡就退了。癸卯年狂僧將路旁向南伸出的樹枝都砍掉了,人們問他為什麼這樣,他說:「免得這些樹枝阻礙旌旗旛仗通過。」又說:「路過這裡時,要靠一邊走。」等到吳國軍隊進入建州時,果然都從被他砍掉樹枝的樹下走過。他還在城外寺廟的牆上,到處寫下「某等若干人住在這裡」的題字。軍隊來城下時,用柵欄將寺廟分成幾部分,安排住人;在這裡安置的人數,與狂僧在牆上題的數字,果然一點兒也不差。後來這個狂僧竟被兵士殺害了。以前,在王氏統治閩地的後期,閩建地區多有災難,民不聊生,有人問狂僧道:「什麼時候局勢能夠安定呢?」他答道:「我死了以後局勢就安定了。」等他死了之後,閩嶺一帶克復平定,都跟他說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