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115.【峽口道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開元中,峽口多虎,往來舟船皆被傷害。自後但是有船將下峽之時,即預一人充飼虎,方舉船無患。不然,則船中被害者眾矣。自此成例。船留二人上岸飼虎。經數日,其後有一船,內皆豪強。數內有二人單窮,被眾推出,令上岸飼虎。其人自度力不能拒,乃為出船,而謂諸人曰:「某貧窮,合為諸公代死。然人各有分定,苟不便為其所害,某別有懇誠,諸公能允許否?」眾人聞其語言甚切,為之愴然。而問曰:「爾有何事?」其人曰:「某今便上岸,尋其虎蹤,當自別有計較。但懇為某留船灘下,至日午時,若不來,即任船去也。」眾人曰;「我等如今便泊船灘下,不止住今日午時,兼為爾留宿。俟明日若不來,船即去也。」言訖,船乃下灘。其人乃執一長柯斧,便上岸,入山尋虎。並不見有人蹤,但見虎跡亦已。林木深邃,其人乃見一路,虎蹤甚稠,乃更尋之。至一山隘,泥極甚,虎蹤轉多。更行半里,即見一大石室,又有一石床,見一道士在石床上而熟寐,架上有一張虎皮。其人意是變虎之所,乃躡足,於架上取皮,執斧衣皮而立。道士忽驚覺,已失架上虎皮。乃曰:「吾合食汝,汝何竊吾皮?」其人曰:「我合食爾,爾何反有是言?」二人爭競,移時不已。道士詞屈,乃曰:「吾有罪於上帝,被謫在此為虎。合食一千人,吾今已食九百九十九人,唯欠汝一人,其數當足。吾今不幸,為汝竊皮。若不歸,吾必須別更為虎,又食一千人矣。今有一計,吾與汝俱獲兩全。可乎?」其人曰:「可也。」道士曰:「汝今但執皮還船中,剪髮及鬚鬢少許,剪指爪甲,兼頭面腳手及身上,各瀝少血二三升,以故衣三兩事裹之。待吾到岸上,汝可拋皮與吾,吾取披已,化為虎。即將此物拋與,吾取而食之,即與汝無異也。」其人遂披皮執斧而歸。船中諸人驚訝,而備述其由。遂於船中,依虎所教待之。遲明,道士已在岸上,遂拋皮與之。道士取皮衣振迅,俄變成虎,哮吼跳躑。又拋衣與虎,乃嚙食而去。自後更不聞有虎傷人。眾言食人數足,自當歸天去矣。(出《解頤錄》)
【譯文】
開元年間,峽口老虎很多,來往船隻上的人總要受到虎的傷害。自此以後只要是有船隻要從峽口通過,就要預備一個人喂老虎。這樣才能無患。不然,船上受害的人就更多了。從此形成慣例。每船留兩個人上岸喂虎。過了幾日,有一隻船上坐的全是豪強之士,只有兩人是窮漢,大家便把這二人推出來,讓他們上岸喂虎。其中有一個人自己估計躲不過去,就走出船來,對大家說:「我很窮,應當替大家去死。但是人各有自己的命運,如果我沒有被虎吃掉,我就有另外的要求,不知大家能不能答應我?」大家聽他說得很懇切,也都感到悲愴,就問他說:「你有什麼事?」那人說:「我現在就上岸去,主動去找那老虎,找到以後自然要有些計較,我只求大家把船留在灘下等我一下,到了中午我還沒回來大家再走。」大伙說:「我們現在就把船停到灘下去,不僅等你到晌午,還要再等一宿,到明天你還不回來,船才開。」說完,船就來到灘下。那人就帶上一把長把斧上了岸,進山尋找老虎。山上並沒有人的蹤跡,只有老虎的腳印。林木森森,那人尋得一條小路,虎的腳印甚多,就向前尋去。來到一個山隘,污泥很深,虎蹤更多。又走了半里,就看到一個石室,石室裡有一張石床,石床上睡著一位道士。架子上有一張虎皮。那人想這便是老虎變化的地方。於是他就躡手躡腳地把虎皮從架上取下來,穿上虎皮拿著斧子站在那裡。道士忽然驚醒,見架上的虎皮已經丟失,就說:「我應當吃你,你怎麼偷我的皮?」那人說:「我應當吃你,你怎麼反而說這樣的話?」二人爭持不下。道士理虧,就說:「我有罪於上帝,被貶在這裡當虎,應該吃一千人。我已經吃了九百九十九人,只差你一個了。我很不幸,被你把皮偷了去。如果不還我虎皮,我還要另外做一次老虎,還要吃一千人。我有一計,我們兩個可以兩全其美,可以嗎?」那人說:「可以。」道士說:「你現在只管拿著皮回船上去,剪掉一些頭髮、鬍鬚、指甲什麼的,還有頭、臉、手、腳、以及全身,各都稍微滴一點血,用幾件舊衣服包上。等我到了岸上,你可以把皮扔給我,我拿起皮披上,變成虎,你再把那東西扔給我,我把它吃了,就等於吃了你。」那人便披著虎皮拿著斧子回到船上。船上的人都很驚訝,那人便詳細述說前後過程。就在船上按道士說的準備了一切。將近天明,道士已經來到岸上。那人於是就把皮扔給他。他把皮往身上一穿,一振作,就變成一隻虎,又是吼叫又是跳躍。那人又把舊衣服扔給老虎,老虎就把舊衣服吃了,掉頭回山而去,從此後再沒聽說這裡有老虎傷人。大伙說它吃人的數已經足了,自然應當回到天上去了。

卷第四百二十七 虎二
費忠 虎婦 稽胡 碧石 黿嚙虎 李徵 天寶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