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16.【凡八兄】原文全文翻譯

凡八兄者,不知神籍之中何品位也。隋太子勇之孫,名德祖,仕唐為尚輦奉御。性頗好道,以金丹延生為務,爐鼎所費,家無餘財,宮散俸薄,往往缺於頔粥。稍有百金,即輸於炭藥之直矣。凡八兄忽詣其家,談玄虛,論方術。以為金丹之制,不足為勞,黃白變化,咳唾可致。德祖愈加尊敬。而凡之剛噪喧雜,嗜酒貪饕,殊不可耐;晝出夜還,不畏街禁;肥鮮醇酎,非時即須。德祖了諳其性,委曲預備,必副所求。由是淹留數月。一日,令德祖取鼎釜鉿鍥輩陳於藥房中,凡自擊碎之,壘鐵加炭,烈火以鍛焉。投散藥十七匹馬於其上,反扃其室,背燈壁隅。乃與德祖庭中步月,中夜謂德祖曰:「我太極仙人也,以子棲心至道,抗節不回,故來相教耳。明月良夜,能遠遊乎?」德祖諾。遂相與出門,及反顧,扃鑰如舊。徐行若三二十里,路頗平,憩一山頂,德視覺倦。八兄曰:「此去長安千里矣。當甚勞乎!」德祖驚其且遠,亦以行倦為對。八兄長笑一聲,逡巡,有白獸至焉,命德祖乘之,其行迅疾,漸覺彌遠。因問長安裡數。八兄曰:「此八萬里矣。」德祖悄然。忽念未別家小。白獸屹然不行。八兄笑曰:「果有塵俗之念,去世未得如術。」遽命白獸送德祖詣雲宮,謁解空法師。俄頃已至。法師延坐,使青童以金丹飼之。德祖捧接,但見毒螫之物,不可取食;又以玉液飲之,復聞其臭,亦不可飲。法師令白獸送德祖還其家。凡八兄不復見矣。至其家,燈燭宛然,夜未央矣。明晨視其所化,黃白燦然。雖資貨有餘,而八兄仙儀,杳不可睹。一日,忽見凡八兄之僕,攜筐筥而過其門。問凡君所止。「在仙府矣。使我暫至人寰。若見奉御,亦令同來可也。」自是德祖隨凡君仙僕而去,不復還矣。(出《仙傳拾遺》)
【譯文】
凡八兄,不知在仙籍之中他是什麼品位。隋太子楊勇的孫子名叫楊德祖,在唐朝做官,是尚輦奉御。他很喜歡道教,把煉丹延壽作為主要業務。煉丹的費用很大,致使他家裡沒有多餘的資財。宮中發放的俸祿很少,他常常吃不上飯。稍微有一點錢,他就用在買藥買炭的費用上了。凡八兄忽然來到他家,談論玄妙虛無的道理和方術。凡八兄認為製作金丹,不怎麼費事;黃金白銀的變化,像咳嗽一聲或吐口唾沫那麼容易。楊德祖更加尊敬他。但是凡八兄剛烈急躁,說話喧嘩,又嗜酒貪吃,令人極不可耐。他白天出去,夜裡回來,不怕街禁。魚肉美酒,他不一定什麼時候就需要。楊德祖熟悉他的性情,委曲地為他預備了各種東西,一定滿足他的需求。由此,他逗留了幾個月。有一天,他讓楊德祖把鼎、鍋、鉿、鍥等鐵器弄到藥房裡來,他親自把這些東西打碎,把碎鐵壘起來加上炭,用烈火鍛燒。並在上面投放了十匙的散藥,然後反關了門,把燈放在牆壁角。於是他就和楊德祖走在院子的月光下。半夜的時候,他對楊德祖說:「我是太極仙人,因為你專心於道,堅持高尚的志節而永不回頭,所以我來教你。現在正是明月良夜,能跟我到遠處游一遊嗎?」楊德祖答應了。於是二人一塊出了門。等到回頭一看,門上的鎖照常鎖著。慢慢走了大約二三十里,路很平。在一個山頂上休息。楊德祖覺得睏倦。凡八兄說:「從這到長安已經有一千里了,你覺得挺累嗎?」楊德祖吃驚離得遠,也把走得疲倦告訴了他。他大笑一聲。不一會兒,有一頭白獸來到,他讓楊德祖騎上去。白獸走得很快,漸漸覺得更遠了,就問離長安多遠了。凡八兄說:「這已經八萬里啦!」楊德祖默然不語,忽然想到沒有和家小告別。白獸站在那裡不動了。凡八兄笑著說:「你果然還有塵俗雜念,我也不能用現在的法術,帶你成仙。」他就讓白獸送楊德祖到雲宮去,拜謁解空法師。片刻就到。解空法師請他們進屋坐下,讓一位青衣童子把一粒金丹給楊德祖吃。楊德祖捧接過來一看,只見這是一個用毒蟲做成的藥丸,不能吃。又給他酒,又聞到了它的臭味,也喝不下去。解空法師看到這種情形就讓白獸送楊德祖回自己家。凡八兄再也看不見了。到了家,燈燭還在燃燒,天還沒有亮。第二天早晨看那些化的東西,黃金白銀燦然發光。雖然不缺錢財了,但是凡八兄的仙人儀表卻杳不可見了。有一天他見到了凡八兄的僕人。那僕人帶著竹筐從他門前走過。他向僕人問凡八兄的住址,僕人說:「他已經在仙府了,讓我暫時到人間,如果遇到你,帶你同去也可以。」從此,楊德祖跟著凡八兄的僕人離去,不再回來了。

卷第三十一 神仙三十一
李遐周 許老翁 李玨 章全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