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03.【回向寺狂僧】全篇古文翻譯

唐玄宗開元末夢人云:「將手中五百條,袈裟五百領,於回向寺佈施。」及覺,問左右,並雲無。乃遣募緇徒道高者,令尋訪。有一狂僧,本無住著,人亦不知其所來,自出應召曰:「某知回向寺處。」問要幾人,曰:「但得繼持所物!」及名香一斤,即可去。」授之,其僧徑入終南。行兩日,至極深峻處,都無所見。忽遇一碾石,驚曰:「此地人跡不到,何有此物!」乃於其上,焚所攜香,禮祝哀祈,自午至夕。良久,谷中霧起,咫尺不辨。近來漸散,當半崖,有朱柱粉壁,玲瓏如畫。少頃轉分明,見一寺若在雲間,三門巨額,諦視之,乃回向也,僧喜甚,攀陟遂到。時已黃昏,聞鐘磬及禮佛之聲。守門者詰其所從來,遂引入。見一老僧曰:「唐皇帝萬福。」令與人相隨,歷房散手巾等。唯余一分,一房但空榻者,亦無人也。又具言之,僧笑令坐,顧侍者曰:「彼房取尺八來。」乃玉尺八也。僧曰:「汝見彼胡僧否?」曰:「見。」僧曰:「此是權代汝主也。國內當亂,人死無數。此名磨滅王。其一室是汝主房也,汝主在寺,以愛吹尺八,謫在人間。此常吹者也。今限已滿,即卻歸矣。」明日,遣就坐齋,齋訖曰:「汝當回,可將此玉尺八付與汝主。並手巾袈裟令自收也。」狂僧膜拜而回,童子送出。才數步,又雲霧四合,及散,則不復見寺所在矣。乃持手巾尺八,進於玄宗。及召見,具述本末。玄宗大感悅,持尺八吹之,宛是先所御者。後二十餘年,遂有安祿山之亂,其狂僧所見胡僧,即祿山也。(出《逸史》)
【譯文】
唐玄宗在開元末年夢見有人對他說:「請你拿著手巾五百條,袈裟五百領,到回向寺裡去佈施。」醒後,問身邊人回向寺在什麼地方,都說沒有這麼個回向寺。他就派人召募道行高深的僧人,讓他去尋訪回向寺。有個狂僧,本來就沒有固定的住處,別人也不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他自己出面應召道:「我知道回向寺在哪裡。」問他需要幾個人,他說:「只要拿到該帶的東西及名香一斤,馬上就可以去。」把這些東西送給他後,這位狂僧就一直進了終南山。走了兩天,來到深山極為險峻的地方,什麼也沒見到。忽見前面出現了一盤石頭碾子,他吃驚地說:「此處人跡不到,怎麼能有這種東西呢!」他便在碾子上點燃了帶來的名香,從中午到晚上,不住地禮拜禱告苦苦哀求。過了很長時間,山谷裡升起了濃霧,咫尺之間都辨不清物體。後來漸漸散開,在半山腰處見有紅柱子白牆,玲瓏精緻宛如圖畫。過了片刻又變得清晰起來,分明看見有一座寺廟像在雲間,三個大門上都有巨大的匾額,仔細一看,匾額上寫的原來是「回向」二字。狂僧非常高興,急忙往上攀登,不一會兒就到了。正是黃昏時刻,寺內傳來鐘磬敲擊聲與僧眾念佛的聲音。守門人盤問過從什麼地方來的後,便領他走了進去。有一個老僧先對他說聲「唐皇帝萬福」,又讓他跟在別人後面,到各個房間散發手巾等物。每樣東西都只剩下一份,有間房子只有空床,也沒有人。狂僧把這些情況又說了一遍,老僧笑著讓他坐下,對侍者說:「到那間房子裡把笛子拿來。」拿來一看,原是一支玉笛。老僧問道:「你見過那個胡僧沒有?」答道:「見過。」老僧說:「這支玉笛是暫且代替你的君主的。國內要有災亂,有無數人要死掉。這支玉笛名字叫做磨滅王。那間空閒房子是你君主的房間,你君主在寺裡時,因為愛吹笛子,後來被貶到人間。這就是他常吹的那支笛子。如今期限已經滿了,馬上歸還他吧。」第二天,讓他就坐在這裡吃飯,吃完之後對他說:「該回去了,可以把這支玉笛交給你君主。還有他這份手巾與袈裟,也讓他自己收存著。」狂僧施禮告辭,童子把他送了出來。才走了幾步,又見雲霧從四面聚攏起來,等到雲霧散開時,再也看不見回向寺在什麼地方了。狂僧帶著手巾與笛子等,進宮獻給玄宗,玄宗召見時,他講述了事情的全部過程。玄宗聽了大為感慨,拿起笛子吹了起來,好像他先前吹過這支笛子一樣。過了二十多年,便出現了安祿山之亂,狂僧所見過的那個「胡僧」,就是安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