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22 第一卷 雹神》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原文

王公筠蒼,蒞任楚中。擬登龍虎山謁天師。及湖,甫登舟,即有一人駕小艇來,使舟中人為通。

公見之,貌修偉。懷中出天師刺,曰:「聞騶從將臨,先遣負弩。」公訝其預知,益神之,誠意而往。天師治具相款。其服役者,衣冠須鬣,多不類常人。前使者亦侍其側。

少間,向天師細語。天師謂公曰:「此先生同鄉,不之識耶?」公問之。曰:「此即世所傳雹神李左車也。」公愕然改容。天師曰:「適言奉旨雨雹,故告辭耳。」公問:「何處?」曰:「章丘。」公以接壤關切,離席乞免。天師曰:「此上帝玉敕,雹有額數,何能相徇?」公哀不已。天師垂思良久,乃顧而囑曰:「其多降山谷,勿傷禾稼可也。」又囑:「貴客在坐,文去勿武。」

神出,至庭中,忽足下生煙,氤氳匝地。俄延逾刻,極力騰起,裁高於庭樹;又起,高於樓閣;霹靂一聲,向北飛去,屋宇震動,筵器擺簸。公駭曰:「去乃作雷霆耶!」天師曰:「適戒之,所以遲遲;不然,平地一聲,便逝去矣。」

公別歸,志其月日,遣人問章丘,是日果大雨雹,溝渠皆滿,而田中僅數枚焉。

聊齋之雹神白話翻譯:
太史唐濟武,到日照去為一姓安的人送葬。路經雹神「李左車祠」,便進去遊覽眺望。祠前有個水池,池水清澈見底,裡面有幾條紅魚正安詳地游動;其中一條斜尾巴的游上水面吃食,見人也不害怕。唐濟武便拾起塊小石子,要打它玩,一個道士急忙阻止。唐濟武洵問緣故,道士說:「池裡的魚都是龍類,打它會招致風雹。」唐濟武譏笑道士太穿鑿附會,不聽他的話,還是打了魚。

從祠裡出來後,唐濟武繼續坐車往東趕去。不一會兒,一塊黑壓壓的雲彩,像蓋子一樣,罩在唐濟武頭頂上,隨他一塊前行,棉子大小的冰雹簌簌地落下來。又走了一里多路,天才放晴。唐濟武的弟弟唐涼武走在後面,追上哥哥詢問,唐濟武竟不知下過冰雹;又問走在前面的人,都說不知。唐濟武笑著說:「這難道是廣武君在作怪嗎!」心中還沒感到有多奇怪。

日照安家村外有座關聖祠,一個小商販正在祠門外放下擔子休息,忽然拋了兩個簍子,直奔入祠中,拔下架子上的大刀揮舞起來,口裡說道:「我是李左車,明天將陪同淄川的唐濟武前來幫助安家送葬,先敬告主人一聲。」說完,便清醒過來,並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也不認識唐濟武是什麼人。安家聞知,十分恐懼,村裡離關聖祠四十多里路,急忙恭敬地備下祭品,到祠裡哀懇祈禱,只求雹神憐憫,千萬別屈駕前來。

唐濟武趕到後,奇怪安家如此敬奉李左車,詢問主人,主人說:「雹神一向最靈,常借活人的口說話,沒一次不靈驗的。如不虔減禱告阻止他來,那明天這裡就要有大風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