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09.【冉遂】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冉遂者,齊人也,父邑宰。遂婚長山趙玉女。遂既喪父,又幼性不惠,略不知書,無以進達,因耕於長山。其妻趙氏,美姿質,性復輕蕩。一日獨遊於林藪間,見一人衣錦衣,乘白馬,侍從百餘人,皆攜劍戟過之。趙氏曰:"我若得此夫,死亦無恨。"錦衣人回顧笑之。左右問趙氏曰:"暫為夫可否?"趙氏應聲曰:"君若暫為我夫,我亦懷君恩也。"錦衣遽下馬,入林內。既別,謂趙氏曰:"當生一子,為明神,善保愛之。"趙氏果有孕,及期生一兒,發赤面青,遍身赤毛,僅長五寸,眼有光耀。遂甚怪之,曰:"此必妖也,可殺之。"趙氏曰:"此兒托體於君,又何妖?或是異人,何殺之耶?必殺反為害。若何?"遂懼而止,趙氏藏之密室。及七歲,其兒忽長一丈。俄又自空有一大鳥飛下,兒走出,躍上鳥背飛去,其母朝夕哭之。經數月,兒自外來,擐金甲,佩劍彎弓,引兵士可千餘人。至門直入,拜母曰:"我是游察使者子,幸托身於母。受生育之恩,未能一報,我今日後,時一來拜覲,待我微答母恩,即不來矣。"趙氏曰:"兒自為何神也?"兒曰:"母慎勿言,我已補東方擒惡將軍。東方之地,不遵明祗,擅為惡者,我皆得以誅之。"趙氏取酒炙以飼之,乃謂兒:"我無多酒炙,不可以及將士。"兒笑曰:"母但以一杯酒灑空中,即乒士皆飲酒也。"母從之。見空中酒下起雨,兵士盡仰面而飲之。兒乃遽止曰:"少飲,"臨別,謂母曰:"若有急,但焚香遙告,我當立至。"言訖,上馬如風雨而去。後一年,趙氏父亡,趙氏往葬之。其父家,每月有鬼兵可千餘,圍其宅。有神扣門言曰:"我要為祠宇,爾家翁見來投我,爾當速去,不然,皆殺之。"趙氏忽思兒留言,乃焚香以告。其夕,兒引兵士千餘至,令一使詰之,神人茫然收兵為隊,自縛於兒前。兒呵責。盡殺其眾。謂母曰:"此非神也,是強鬼耳。生為史朝義將,戰亡之後無所歸,自收戰亡兵,引之來此,欲擅立祠宇耳。"母曰:"適聞言,家翁已在我左右,爾試問之。"其兒令擒神人問之曰:"爾所謀事,我盡知之,不須言也。任何以無故追趙玉耶?今在何處?"其人泣告曰:"望將軍哀念。生為一將,不能自立功,而死於陣前。死後欲求一神,又不能良圖。今日有犯斧鉞,若或將軍不以此罪告上天。容在麾下,必效死節。"又問曰:"趙玉何在?"神曰:"寄在鄭大夫塚內。"兒乃立命於塚內取趙玉至,趙玉尋蘇。趙氏切勸兒恕神之罪,兒乃釋縛,命於部內為小將。乃辭其母,泣而言曰:"我在神道,不當頻出跡於人間,不復來矣,母善自愛。"又為風雨而去,邇後絕然不至矣。(出《奇事記》)
【譯文】
山東有個叫冉遂的人,父親是地方官。冉遂娶了長山趙玉的女兒。後來冉遂的父親死了,自己生來愚笨,又沒念什麼書,沒法術功應,只好就在岳父趙玉家種地。妻子趙氏卻非常漂亮但作風輕浮。一天她獨自在林中散步,看見一個衣著華貴的人,騎著白馬,帶著一百多名持兵器的侍衛走過,就說,"我要是有這樣一個丈夫,死也心甘了!"騎白馬的人回頭看她笑了笑。侍衛們問趙氏,"讓他給你做個臨時丈夫你願意不?"趙氏立刻應聲道,"那怕做他一天妻子,我也不忘他的恩。"於是那騎白馬的人立刻下馬,和趙氏一齊鑽進樹林裡。分別時他對趙氏說,"你會生下一個兒子,這兒子是神。生下後你要好好愛護他。"後來趙氏果然懷孕,生下一個兒子,但只有五寸長,而且黑臉紅髮,雙目熠熠閃光。丈夫冉遂十分驚怪,認為是個妖精,想殺掉嬰兒。趙氏說,"這孩子是你的,怎能是妖精呢?也許長大後不同凡人,為什麼要殺他?如果殺了,也許會招來禍事呢。你看怎麼辦好?"冉遂怕招禍就沒有殺。趙氏把嬰兒藏在密室,養到七歲,這孩子忽然長成一丈高,有一個大鳥從天上飛下來,那孩子走出去,騎上鳥背就飛走了。趙氏天天痛哭,過了幾個月,那孩子又回來了,身披金鉞甲,腰帶寶劍弓箭,帶著一千多士兵來到家裡,向母親跪拜後說,"我是天神遊察使者的兒子,有幸托生於母親,受你養育之恩,沒有報答你。從今以後,我會常來看望你,等我多少能報答一點母恩,就不再來了。"趙氏問兒子是那路神仙,兒子說,"我告訴你,你可千萬別對別人說。我現在是東方擒惡將軍。東方那面凡是不敬神明和作惡的人,我都殺掉。"趙氏就備了酒肉讓兒子吃,並說,"我酒肉太少,不能供你的將士們吃了。"兒子笑著說,"母親只要拿一杯酒灑在空中,我的將士就都有酒喝了。"趙氏按他的話作了,果然空中象下雨似地落下了酒,將士們都仰著臉喝起來。兒子就讓雨停了,說,"別喝多了。"臨別時,兒子對母親說,"以後如果有急事,只要燒香向遠天禱告,我立刻就會來。"說罷,上馬象乘著風雨般的走了。過了一年,趙氏的父親趙玉死了。趙氏趕回去為父親料理喪事。他父親家裡常常夜裡被一千多鬼兵包圍,還有個神敲門說,"你父親現在到我那兒去了,你要為我造一廟宇,不然把你們都殺掉!"趙氏忽然想起兒子留下的話,就燒香禱告。這天晚上,兒子帶著一千多兵士到了,讓手下人上前質問那個包圍住宅的神,那神人立刻把兵撤了,自己把自己綁上跪在趙氏兒子面前。兒子把那神訓斥了一頓,把他的士兵全殺了,然後對趙氏說,"那不是個神,是個很厲害倔強的鬼。他活著時是叛賊史朝義的部將,戰死之後無處可歸,才收集他那些戰死的將士帶到這兒來,想擅自立個祠廟而已。"趙氏說,"聽他剛才說,我的父親他也帶來了,你問問他。"兒子又把那個神帶來問道:"你的打算我已經知道了,你就不用說了,但你為什麼要害我的外公趙玉呢?"那神人哭著說,"求你能體念我的苦衷吧。我生前是個大將,沒立什麼大功而戰死在陣中,死後想成為神,又當不上神。今天我冒犯了將軍,如果將軍不把我的罪錯向上天報告,而留我在你帳下,我一定拚死為你效力!"兒子又問他,"趙玉在哪裡?"那神說,"寄押在鄭大夫的墳墓裡。"兒子派人立刻到鄭大夫的墳中把趙玉帶來,趙玉果然很快復活了。趙氏不斷在兒子面前為那神人求情,讓他饒恕神人的罪。兒子就讓給他鬆綁,並派在自己帳下當一名小將,然後就向趙氏告別,哭著說,"我是個神,不能經常到人世來,今後我們不能再見面了,望母親多多保重!"說罷又如風雨般很快離去,以後果然再沒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