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030.【徐智通】文言文全篇翻譯

唐徐智通,楚州醫士也。夏夜乘月,於柳堤閒步。忽有二客,笑語於河橋,不虞智通之在陰翳也。相謂曰:「明晨何以為樂。?」一曰:「無如南海赤巖山弄珠耳。」答曰:「赤巖主人嗜酒,留客必醉。僕來日未後,有事於西海,去恐復為縈滯也。不如只於此郡龍興寺前,與吾子較技耳。」曰:「君將何戲?」曰:「寺前古槐,僅百株。我霆震一聲,剖為纖莖,長短粗細,悉如食箸。君何以敵?」答曰:「寺前素為郡之戲場,每日中,聚觀之徒,通計不下三萬人。我霆震一聲,盡散其發,每縷仍為七結。」二人因大笑,約諾而去。智通異之,即告交友六七人,遲明,先俟之。是時晴朗,已午間,忽有二雲,大如車輪,凝於寺上。須臾昏黑,咫尺莫辨。俄而霆震兩聲,人畜頓踣。及開霽,寺前槐林,劈櫛分散,布之於地,皆如算子。大小洪纖,無不相肖。而寺前負販戲弄觀看人數萬眾,發悉解散,每縷皆為七結。(出《集異記》)
又 洛京天津橋,有儒生,逢二老人言話,風骨甚異。潛聽之,云:「明日午時,於寺中斗疾速。一人曰:「公欲如何?」一人曰:「吾一聲,令寺內聽講驢馬盡結尾。」一人曰:「吾一聲,令十丈幡竿盡為算子,仍十枚為一積。」儒生乃與一二密友,於寺候之。至午,果雷雨。霹靂一聲,客走出視,驢馬數百匹盡結尾。一聲,幡竿在廊下為算子,十枚一積。(出《錄異記》)
【譯文】

唐朝有個人叫徐智通,是楚州的醫生。在一個夏季的夜晚,他藉著月光在柳樹成排的河堤上散步,忽然發現有兩個陌生人站在河的橋上說笑。這倆人沒想到徐智通就站在他們附近的暗影裡,於是互相談論起第二天如何取樂。一個說:「什麼也比不上去南海赤巖山弄珠子玩有意思呀!」另一個說:「赤巖山主人喜歡喝酒,到那裡去的客人個個都要喝得醉醺醺的。我明天下午有事要去西海,去赤巖山恐怕又要因喝醉酒而耽誤事。倒不如就在本郡的龍興寺前,與你比比技藝吧。」問:「你要表演什麼把戲?」答:「寺前有百餘棵老槐樹,我發一聲雷響,把它們劈成細條,它們的長短粗細,都像筷子一樣。你將什麼技藝與我相比?」那個答道:「寺前一向是本州郡遊戲作樂的場所,每天前來圍觀的群眾,總共不下三萬人。我將發一聲雷響,將這些人的髮辮全都劈散開來,並讓他們的每一縷頭髮上都有七個結。」於是二人大笑,約定好後便離去了。徐智通見此,大為驚異,立即去告訴了六七個好朋友。天剛放亮,他們就來到寺前,先在那裡等候著。當時天氣晴朗,將近中午時,忽然有兩片象車輪大的雲彩出現了,靜靜停留在寺廟的上空。剎那間,就變得天昏地暗,咫尺之遠都不能分辨事物。不一會兒,又發出兩聲雷鳴,人與牲畜都被震倒在地上了。等到天放晴時,只見寺前的槐樹林子,一棵棵都被劈成碎片,散落在地上,全部象計數用的竹籤子,大小粗細,沒有不相像的。而寺前挑擔做買賣的、演戲賣唱的、圍著看熱鬧的,共計數萬人,每人的發辨全部都散開了,每縷頭髮上又打著七個結。
又 在洛陽京城的天津橋有一個書生,一天,他遇到兩個風貌氣概與眾不同的老年人,便在一旁偷聽他們的談話。他們正在說,第二天中午,要在寺廟裡比賽誰的手法快。一個說:「你打算怎麼比?」答道:「我要發一聲響,讓在寺內聽講的人的驢馬尾巴全都結在一起。」一個便說:「我要發一聲響,讓十丈高的旗桿全部碎成計算用的簽子,並且每十根為一堆。」書生聽了,便與一兩個親密朋友相約,第二天一早就到寺廟等候。到了中午,果然雷雨交加,一聲霹靂響過後,香客們走出寺廟觀看,見他們的驢馬數百匹尾巴全都結到了一起。又一聲霹靂響過,便見十丈高的旗桿倒在房前碎成一根根簽子,每十根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