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大車 篇》(用生命作愛的抵押)古文譯文

大車 (用生命作愛的抵押)

大車
——用生命作愛的抵押

【原文】

大車檻檻1,
毳衣如炎2。
豈不爾思,
畏子不敢。

大車窀窀3,
毳衣如滿4。
豈不爾思,
畏子不奔。

瓠則異室5,
死則同穴。
謂予不信,
有如敫日6。

【註釋】   

  
1檻檻(kan):車輛行駛的聲音。2毳(cui)衣:毛織的衣服。炎(tan):初生的蘆荻。 3窀窀(tun):車行遲緩的聲音。 4滿 (men):紅色的玉。 5瓠:(gu)活著。 6敫(jiao):同「皎」,意思 是明亮。

【譯文】

大車上路聲坎坎。
繡衣色綠如荻苗。
難道我不思念你,
怕你不敢和我好。

大車上路聲遲緩,
繡衣色紅如美玉。
難道我不思念你,
怕你不敢奔相隨。

活著雖然不同室,
死後但願同穴埋。
如若說我不誠信,
對著太陽敢發誓。

【讀解】

  
一個純情女子,敢於對天發誓,要跟隨夫君生死與共,確實讓人感動。我們絕對相信這種古典誓言,它以生命作為抵押,來換取心中以為神聖的情愛。
畢竟這是古代的事了。古典式的山盟海誓早被淘沙的大浪淘去,剩下了現實主義的待價而沽,互相交換,互相利用,住旅館進茶房式的暫時棲身,於連式的把對方作為進步的階梯。反正,當我們在商品社會中再來談與商品無關的古典式愛情的山盟海誓之時,會覺得落伍、迂腐、可笑得面紅耳赤,覺得理不直氣不壯,似在談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的確,愛情沒有因定的模式,越是改革開放,人們的頭腦就越靈活,辦法就越多,選擇的機會也多,想法也多。外面的精彩的世界使誰都不願在一棵樹上吊死。
我們只有在心裡緬懷一去不復逗的古典時代,歎息自己生不逢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