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96.【淮南軍卒】文言文翻譯

陳少游鎮淮南時,嘗遣軍卒趙某使京師,遺公卿書。將行,誡之曰:"吾有急事,候汝還報。以汝驍健,故使西去。不可少留,計日不至,當死。"趙日馳數百里,不敢怠。至華陰縣,捨逆旅中,寢未熟,忽見一人綠衣,謂趙曰:"我吏於金天王,王命召君,宜疾去。"趙不測,即與使者偕行。至岳廟前,使者入白:"趙某至。"既而呼趙,趨拜階下。其堂上列燭,見一人據案而坐,侍衛甚嚴,徐謂趙曰:"吾有子婿,在蜀數年,欲馳使省視,無可為使者。聞汝善行,日數百里,將命汝使蜀,可乎?"趙辭以相國命西使長安,且有日期,不然當死。今為大王往蜀,是棄相國命也,實不敢還廣陵。且某父母妻子俱在,忍生不歸鄉里。非敢以他辭不奉教,唯大王察之。王曰:"徑為我去,當不至是。自蜀還由長安,未晚也。"即留趙宿廟後空捨中,具食飲。憂惑不敢寐。遂往蜀,且懼得罪;固辭不往,又慮禍及,計未決。俄而漸曉,聞廟中喧闐有聲,因出視,見庭中虎豹麋鹿,狐兔禽鳥,近數萬。又有奇狀鬼神千數,羅列曲躬,如朝謁禮。頃有訴訟者數人偕入,金天斷理甚明,良久退去。既而謂左右呼趙,應聲而去。王命上階,於袖中出書一通,付趙曰:"持此為我至蜀郡,訪成都蕭敬之者與之。吾此吏輩甚多,但以事機密,慮有所洩,非生人傳之不可。汝一二日當疾還,無久留。"因以錢一萬遺之,趙拜謝而行。至門,告吏曰:"王賜以萬錢,我徒行者,安所繼乎?"吏曰:"置懷中耳。"趙即以錢貯懷中,輒無所礙,亦不覺其重也。行未數里,探衣中,皆紙錢耳。即棄道旁。俄有追之者,以數千錢遺之,曰:"向吾誤以陰道所用錢賜君,固無所用,今別賜此矣!"趙受之,晝夜兼行,逾旬至成都。訪肖敬之,以書付之。敬之啟視,喜甚,因命席,謂趙曰:"我人也,家汝鄭間。昔歲赴調京師,途至華陰,遂為金天王所迫為親。今我妻在,與(與字原空缺。據黃本補。明鈔本作此。屬上句讀。)生人不殊。向者力求一官,今則遂矣。故命君馳報。"即留趙一日,贈縑數段,以還書遣焉。過長安,遂達少游書。得還報,日夜馳行。至華陰,金天見之大喜,且慰勞:"非汝莫可使者。今遣汝還,設相國訊汝,但言為我使。遣汝為裨將,無懼。"即以數十縑與之,曰:"此人間縑帛,可用之。"趙拜謝而徑歸淮南,而少游訊其稽留,趙具以事對。少游怒不信,系獄中。是夕,少游夢一人,介金甲仗劍曰:"金天王告相國,向者實遣趙某使蜀。今聞得罪,願釋之。"少游悸寤,奇歎之且久。明日晨起,話於賓僚,即命釋趙,署為裨將。元和中猶在。(出《宣室志》)
【譯文】
陳少游鎮守淮南的時候,曾派了一個姓趙的軍卒到京城出差去給公卿送一封信。趙某臨上路時,陳少游鄭重地說:"這封信是為了件急事,我等你從京裡捎來回信。我看你很健壯又很精明,所以才派你去。你一路上絕不可停留。我計算著你回來的日子,如果到那天你不趕回來,我就處死你。"趙某上路後,一天奔馳幾百里地,絲毫不敢鬆氣。到了華陰縣,住在一個旅店裡。剛剛睡著,忽然來了一個穿綠衣的人,對趙某說:"我是金天王的屬下,我奉天王命來召你去,要快!"趙某還沒弄清怎麼回事,就跟綠衣人一起走了。到了岳廟前,綠衣人先進去喊道,"姓趙的到了!"然後就讓趙某進廟拜見金天王。趙某看見燭火通亮的大堂上,一個人坐在大案後面,堂上的侍衛十分森嚴。這時金天王慢慢地對趙某說,"我有個女婿,在蜀中好幾年了。我想派人去看望,可派不著合適的人。聽說你行路很快,一天好幾百里,就打算派你到蜀中去,怎麼樣?"趙某為難地推辭說,"相國陳少游派我去長安,規定了日期,如果誤了期就要處死我。我如果為大王您到蜀中去,這不是丟掉相國的使命嗎?我還怎麼敢回去交差?而且我父母妻兒都在,我怎麼忍心不回去呢?我這決不是找借口不聽大王的派遣,大王你是會明察的。"金天王說,"你儘管為我去,從蜀中回來你再去長安,不會耽誤的。"然後就留趙某住在廟後的空屋子裡,並備了飯款待。然而趙某愁得睡不著覺。心想,如果去蜀中,必然會被陳少游問罪。如果不去,得罪了金天王也是大禍。想來想去拿不定主意,天就亮了。這時聽得廟裡有喧嘩聲,就出屋看。只見廟院裡有好幾萬隻虎豹麋鹿和狐兔禽鳥,還有上千的奇形怪狀的鬼神,他們都排著隊向金天王叩拜,好像文武百官朝見皇帝一樣。不一會兒,又有幾個人一塊來告狀。金天王斷案很精明果斷,過了一陣就都退出去了。金天王就叫左右傳趙某來,趙某應聲而到。金天王叫趙某上殿前來,從袖子裡取出一封信說:"你帶著這封信到成都,找一個叫肖敬之的人,把信交給他。我的下屬很多,但我這件事很機密,讓我的人送信怕會洩漏秘密,必須找一個人世上的人去才妥當。你一兩天就快回來,別在成都停留。"說罷叫人給了趙某一萬錢,趙某拜別金天王,出門後,問一個小官道,"大王賞給我一萬錢,我單身上路,這些錢怎麼帶呀?"那小官說,"你就把錢揣在懷裡不就完了。"趙某就把一萬錢揣在懷裡,奇怪的是一點也不礙事,也不重。走了沒幾里地,伸手往懷裡掏出來看,原來全是冥府紙錢,就都扔在路旁。這時後面有個人追上來,又給了趙某幾千人世的錢,並說:"剛才我錯把陰間的錢給了你,你怎麼能用呢,現在重新給你這些能用的錢。"趙某接了錢,日夜兼程的趕路,十幾天就到成都,找到了肖敬之,把信交給他。肖敬之拆開信一看,十分高興,叫人設下宴席,對趙某說:"我是人世的人,家在汝州、鄭州一帶。前幾年調到京師時,路過華陰縣,被金天王強迫和他女兒成親。現在我妻子還在,她與人沒有任何不同。前些時我向金天王求個官職,他給辦成了,急著告訴我,所以才勞你送信。肖敬之留趙某住了一天,送給趙某一些絹綢,並寫了回信交給他。趙某離開成都又趕到長安,送到陳少游的信後,又日夜往回趕,到了華陰縣,把肖敬之的回信交給金天王。天王十分高興,說:"這趟差事真是非你不可,現在你回淮南地。如果你們相國問你,你就說我派你出了一趟差,並且讓他任命你作副將。"趙某拜謝後急忙趕回淮南。陳少游問為什麼耽誤了時間,趙某就實話實說了。陳少游不信,非常氣憤,下令把趙某關進了監獄。這天夜裡,陳少游夢見一個穿金盔甲執寶劍的人對他說:"金天王通知相國,他確實派趙某到蜀中去了一趟,聽說趙某因此獲罪,希望你放了他!"陳少游驚醒後,感歎這事太奇了,第二天起來,把這事告訴了僚屬,並下令放了趙某,任命他做了副將。趙某元和年間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