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16.【鄧敞】原文及翻譯

鄧敞,封教之門生。初比隨計,以孤寒不中第。牛蔚兄弟,僧孺之子,有氣力,且富於財。謂敞曰:「吾有女弟未出門,子能婚乎?當為君展力,寧一第耶?」時敞已婿李氏矣,其父常為福建從事,官至評事,有女二人皆善書,敞之所行卷,多二女筆跡。敞顧己寒賤,必不(「不」字原缺,據明抄本補)能致勝踔,私利其言,許之。既(「既」上原有「不」字,據明抄本刪)登第,就牛氏親。不日,敞挈牛氏而歸。將及家,敞紿牛氏曰:「吾久不到家,請先往俟卿,可乎?」牛氏許之。洎到家,不敢洩其事。明日,牛氏奴驅其輜橐直入,即出牛氏居常所玩好幕帳雜物,列於庭廡間。李氏驚曰:「此何為者?」奴曰:「夫人將到,令某陳之。」李氏曰:「吾即妻也,又何夫人焉?」即撫膺大哭頓地。牛氏至,知其賣己也,請見李氏曰:「吾父為宰相,兄弟皆在郎省,縱嫌不能富貴,豈無一嫁處耶?其不幸,豈唯夫人乎?今願一與夫人同之。夫人縱憾於鄧郎,寧忍不為二女計耶?」時李氏將列於官,二女共牽挽其袖而止。後敞以秘書少監分司,慳嗇尤甚。黃巢入洛,避亂於河陽,節度使羅元杲請為副使。後巢寇又來,與元杲竄焉,其金帛悉藏於地中,並為群盜所得。(出《玉泉子》)
【譯文】
鄧敞,是封教的門生。首次隨計吏進京赴考,因為貧寒未能考中。牛蔚兄弟,是牛僧孺的兒子。有力氣,而且有錢財。對鄧敞說:「我有個妹妹未出嫁,你能娶她嗎?我替你出力,你願意考中嗎?」當時鄧敞已經娶了李氏,他父親曾是福建從事,做官做到評事。有兩個女兒都善長書法,鄧敞應舉所做的詩文,大多是這兩個女兒抄寫的。鄧敞看到自己貧寒位賤,一定不能高昇,暗自認為牛蔚的話對自己有利,就答應了他。考中之後,就和牛氏結婚。不幾天,鄧敞帶牛氏回鄉,要到家時,哄騙牛氏說:「我很久沒回家,我先回家,在家等著迎接你,行嗎?」牛氏答應了他。等到了家,鄧敞不敢洩露這件事。第二天,牛氏的奴僕趕著行李車一直進入,拿出牛氏平常所喜歡的帳幕等其他東西,陳列在庭堂走廊裡。李氏吃驚地說:「這是幹什麼?」奴僕說:「夫人要到了,讓我先佈置好。」李氏說:「我就是妻子,哪裡還有什麼夫人?」隨即拍胸跺地大哭起來。牛氏到了,知道自己被欺騙了,請求見李氏,說:「我的父親是宰相,哥哥們都在郎省。縱使不能富貴,難道還沒有一個出嫁的地方嗎?那種不幸,難道只有你有嗎?我願意和你共侍一夫。你即使對鄧郎感到失望,難道忍心不為兩個女兒考慮嗎?」當時李氏要去見官,兩個女兒拉著她的袖子阻止她。後來鄧敞任秘書少監分司,更加吝嗇。黃巢攻入洛陽時,到河陽躲避戰亂,節度使羅元杲請他做副使。後來黃巢軍隊又攻來,就和羅元杲狼狽逃竄了。他的錢財都埋在地下,被黃巢軍兵查獲。

卷第四百九十九 雜錄七
崔鉉 王鐸 李蠙 韋保衡 衲衣道人 路群盧弘正 畢諴 李師望
高駢 韋宙 王氏子 劉蛻 皮日休 郭使君 李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