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57.【苑抽】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唐尚書裴胄鎮江陵,常與苑論有舊。論及第後,更不相見,但書札通問而已。論弟(弟原作第,據明抄本、許本改。)抽方應舉,過江陵,行謁地主之禮。客因見抽名曰:"秀才之名,雖字不同,且難於尚書前為禮,如何?"會抽懷中有論舊名紙,便謂客將曰:"某自別有名。"客將見日晚,倉遑遽將名入。胄喜曰:"苑大來矣,屈入!"抽至中("至中"作"半",據明抄本改。)庭,胄見貌異。及坐,揖曰:"足下第幾?"抽對曰:"第四。"胄曰:"與苑大遠近?"抽曰:"家兄。"又問曰:"足下正名何?"對曰:"名論。"又曰:"賢兄改名乎?"抽曰:"家兄也名論。"公庭將吏,於是皆笑。及引坐,乃陳本名名抽。既逡巡於便院,俄而遠近悉知。(出《乾饌子》)
【譯文】
唐朝時,尚書裴胄鎮守江陵,曾經與苑論交往很厚。苑論考中進士後,不再跟裴胄見面了,只是通信問候一下而已。苑論的弟弟苑抽,剛剛參加選拔舉人的考試,途徑江陵,到府衙通報,欲行參拜地方長官的禮儀。負責接待工作的書吏,看到苑抽通報的名氏說:"你這位秀才的名字,雖然只是字不同,但是很難向尚書行拜見的禮儀,怎麼辦?"正巧,苑抽的懷中還帶有哥哥苑論的舊名片,便取出來對接待人說:"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負責接待客人的書吏見天色已經晚了,倉促地接著苑抽遞給他的後一張名片,進入裡面通報。裴胄看到苑論的名片,非常高興,說:"是苑大來了啊!快請進來!"苑抽來到廳堂,裴胄見面貌不是苑論。待到請苑抽入坐後,舉手揖拜問:"請問你是苑家的老幾啊?"苑抽回答說:"我是苑家的老四。"裴胃問:"苑大是你什麼人?"苑抽回答說:"是我的親哥哥。"裴胄又問:"你的真正的名字叫什麼呀?"苑抽回答說:"苑論。"裴胄又問:"你哥哥苑論改名了嗎?"苑抽回答說:"我哥哥也叫苑論。"在場的府衙中的文武官員吏役聽了後,都大笑不止。等到引導苑抽到正室入坐後,他才向裴胄說自己的本名叫"苑抽"。這件事情不一會兒便傳遍了整個府衙。又過了一會兒,遠近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