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48.【張楚金】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垂拱年,則天監國,羅織事起。湖州佐史江琛取刺史裴光判書,割字合成文理,詐為徐敬業反書以告。差使推光,款書是光書,疑語非光語。前後三使推,不能決。敕令差能推事人,勘當取實。僉曰:張楚金可,乃使之。楚金憂悶,仰臥西窗。日到,向看之,字似。補作平看則不覺,向日則見之。令喚州官集,索一甕水,令琛投書於水中,字一一解散。琛叩頭伏罪。敕令決一百,然後斬之。賞楚金絹百匹。(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垂拱年間,武則天代行處理國政,興起了一股編造罪名陷害別人的風氣。湖州佐史江琛,剪下刺史裴光書寫的公文上的字,拼湊成了表達新的意思的文章,偽裝成同徐敬業一起謀反的書信向朝廷告狀。朝廷派官員調查裴光,認為落款簽名是裴光寫的,但懷疑內容不像是裴光說的話。前後派了三名官名,都沒有把這個案件審理清楚。武則天決定派一名擅於推理判斷,一定能調查清楚的官員。大家都說張楚金能行。於是派張楚金去重新審理。張楚金去了以後心情憂慮煩悶,獨自躺在西窗下的床上。太陽照了過來,他拿著那封偽造的書信對著陽光觀看,發覺字和字之間有破綻,放平了則看不見,對著太陽則能看見。於是他將州府的官員召集到一起,讓人拿來一盆水,命令江深把信扔到水裡,信上的文字一個個分散開來。江琛磕頭承認了罪行,武則天命令打江琛一百大板,然後將他殺了,賞賜給張楚金一百匹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