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75.【嶺南女工】文言文翻譯解釋

嶺南無問貧富之家,教女不以針縷績紡為功,但躬庖廚,勤刀機而已。善醯鹽菹鮓者,得為大好女矣。斯豈遐裔之天性歟!故俚(「俚」原作「偶」,據明抄本改)民爭婚聘者,相與語曰:「我女裁袍補襖,即灼然不會;若修治水蛇黃鱔,即一條必勝一條矣。」(出《投荒錄》)
【譯文】
嶺南人家不管貧富,教女兒時都不把會針線能紡織看作本領,只教女兒能親自下廚房,勤練用刀的技巧罷了。擅長使用醋、鹽、會醃菜和能醃魚、糟魚的,就被認為是非常好的女子。這豈不是邊遠地方人的天性嗎?百姓爭相婚嫁的,聚在一塊說:「我的女兒裁袍補襖全都不會。讓她整治水蛇、黃鱔,那是一條比一條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