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154、【有守足重立言可傳】古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有守雖無所展佈,而其節不撓,故與有猷有為而並重;

立言即未經起行,而於人有益,故與立功立德而並傳。

[註釋〕

不撓:不屈。有猷:有貢獻。

[譯文]

能謹守道義而不變節,雖對道義並無推展之功,卻也有守節不屈之志,所以和有貢獻有作為是同等重要的。著書立說宣揚道理,雖未以行動付諸實踐,但已使聞而信者得到利益,所以和立事業建功德一樣不朽。

[賞析]

有時外在的環境並不容許我們有所作為,這時就要退而堅守。君子守道如守城池,若是連最後的一座城都不能守住,那麼大片江山都要落入非道義者之手。因此,即使不能使道義大行於天下,至少也要守住最後的一已,一已不失,道義仍有宣揚的一天,否則就十分可悲了。因此能守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在暴風雨中不被連根拔起,較之在風和日麗中開花更為艱難。

文字的力量是偉大的,有時甚至高於事業和功德,因為事業和功德有起有落,有時而盡,而文字的力量卻是無窮的。一個人可能對三千年前某聖賢的文字起了共鳴而付諸實踐,然而三千年前的帝國對他卻毫無影響。孔子一生述而不作,卻使中國誕生了多少仁人志士,聖賢偉人。事業功德僅及於人,文字卻能傳於心,不受時空的限制,所以立言可以與立德、立功並為三不朽,甚至更有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