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182.【永興坊百姓】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開成末,永興坊百姓王乙掘井,過常井一丈餘,無水。忽聽向下有人語及雞聲,甚喧鬧,近似隔壁。井匠懼,不敢擾。街司申金吾韋處仁將軍。韋以事涉怪異,不復奏,遂令塞之,據《周秦故事》,謁者閣上得驪山本,李斯領徒七十二萬人作陵,鑿之以章程。三十七歲,因地中井泉。奏曰,已深已極。鑿之不入,燒之不燃,叩之空空,如下天狀。抑知厚地之下,或別有天地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朝開成末年,永興坊百姓王乙挖井。已經超過正常井一丈多深了,還沒水。忽然聽見所挖的井下有人說話和雞叫的聲音,特別嘈雜,就像在隔壁。挖井的工匠害怕,不敢再向下挖。街司申報給韋處仁將軍,將軍認為此事怪異,沒有上奏,急忙令將井填塞。據《周秦故事》中說,有個謁官在閣樓上得到驪山上報的奏章,說李斯帶領被罰勞役的七十二萬人在驪山修建陵墓,秦始皇三十七年,因遇到了地下的井泉,李斯上奏說:已經開鑿到地下最深處,鑿不進去,也燒不著火,敲打地下卻什麼也沒有,就好像下邊有天。或許在深厚的土地下面,又別有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