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40 第四卷 柳秀才》原文全文翻譯

原文

明季,蝗生青兗間,漸集於沂。沂令憂之。退臥署幕,夢一秀才來謁,峨冠綠衣,狀貌修偉。自言御蝗有策。詢之,答云:「明日西南道上,有婦跨碩腹牝驢子,蝗神也。哀之,可免。」令異之,治具出邑南。伺良久,果有婦高髻褐帔,獨控老蒼衛,緩蹇北度。即爇香,捧卮酒,迎拜道左,捉驢不令去。婦問:「大夫將何為?」令便哀懇:「區區小治,幸憫脫蝗口!」婦曰:「可恨柳秀才饒舌,洩吾密機!當即以其身受,不損禾稼可耳。」乃盡三卮,瞥不復見。後蝗來,飛蔽天日;然不落禾田,但集楊柳,過處柳葉都盡。方悟秀才柳神也。或云:「是宰官憂民所感。」誠然哉!

聊齋之柳秀才白話翻譯:
明朝末年,青、兗二州發生蝗災,並漸漸地蔓延到沂縣。沂縣的縣令對此很擔憂。退堂後睡臥在邸捨中,夢見一位秀才來拜見。秀才頭戴高冠,身穿綠衣,長得非常魁梧,自稱有抵擋蝗災的辦法。問他有什麼辦法,秀才回答說:「明日在西南道上,有個婦人騎著一頭大肚子母驢,她就是蝗神。哀求她,可以免災。」

縣令感到這個夢很奇怪,就操辦好酒食帶到了城南。等了很長時間,果然有個梳著高高的髮髻、身披褐色斗蓬的婦女,獨自一人騎著一頭老驢,緩慢地往北走著。縣令立即點燃香,捧著酒杯,迎上去拜見,並捉住驢子不讓走。婦人問:「您想幹什麼?」縣令便哀求道:「區區小縣,希望能得到您的憐憫,逃脫蝗口!」婦人說:「可恨柳秀才多嘴,洩露我的機密!立即讓他身受蝗害,不損害莊稼就是了。」於是飲酒三杯,轉眼間不見了。

過後蝗蟲飛來,遮天蔽日,但是不落在莊稼地,只是集中在楊柳樹上,蝗蟲經過的地方,柳葉全被吃光了。縣令這才明白夢中的秀才就是柳神。有人說:「這是縣官憂民所感動的。」確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