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2雷雨山石草木卷_084.【韋皋】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唐宰相韋皋,鎮蜀。嘗與賓客從事十餘人,宴郡西亭。暴風雨,俄頃而霽。方就食,忽虹霓自空而下,直入庭,垂首於筵。韋與賓偕悸而退,吸其食飲且盡。首似驢,霏然若晴霞狀,紅碧相靄。虛空五色,四視左右,久而方去。公懼且惡之,遂罷宴。時故河南少尹豆盧署,客於蜀。亦列坐。因起曰:「公何為色憂乎?」曰:「吾聞虹霓者,妖沴之氣。今宴方酣而沴氣止吾筵,豈非怪之甚者乎?吾竊懼此。」署曰:「真天下祥符也,固不為人之怪耳。夫虹霓天使也,降於邪則為戾,降於正則為祥。理宜然矣。公正人也,是宜為慶為祥。敢以前賀。」於是具以帛書其語而獻,公覽而喜。後旬餘,有詔就拜中書令。(出《祥驗集》)
【譯文】

唐宰相韋皋,在他鎮守四川時,曾經和賓客隨從十多個人在郡西亭設宴。來了暴風雨,不一會兒又雨過天晴。就在吃飯的時候,忽然虹霓從空中落了下來,直入庭堂,把頭垂向筵席。韋皋和賓客都害怕地向後退,而虹霓卻把酒席吸的乾乾淨淨。它的頭象驢,飄然好似紅綠相間的雲霞,五光十色,不停地向四周環顧,很長時間才離去。韋皋又怕又厭惡,於是停止了酒宴。當時過去在河南任少尹現客居四川的豆盧署也在坐,他站起來說:「您為什麼臉色憂鬱啊?」回答說:「我聽說虹霓是妖邪之氣。今天我們正喝得酣暢的時候而這妖邪之氣來到宴筵上,難道不是十分奇怪嗎?我心裡對這個感到恐懼,」豆盧署回答說:「這是天下真正的吉祥之兆啊,本來不應該讓人感到奇怪。虹霓本來是天使,降臨到邪惡的人那裡就是怪戾,降臨到正直人那就是吉祥的徵兆。道理就是這樣。您是正直的人,應該為這個吉祥慶賀。」於是準備了帛在上面書寫了他說的話獻給了韋皋,韋皋看後很高興。過了十幾天,皇帝有詔書下,任命韋皋為中書令。

卷第三百九十七  山(溪附)
山 玉笥山 大翮山 山精 石雞山 新豐山 慶山 甕峰 誇父山 插灶 河山石斛 終南乳洞 古鐵鎖 崖山 聖鍾山 嵩梁山 石鼓山 射的山 怪山 鳴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