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76.【郭誼】古文翻譯註解

潞州軍校郭誼,先為邯鄲郡牧使。因兄亡,遂入鄆州,舉其先,同營於磁州滏陽。縣接山,土中多石,有力者卒,共鑿石為穴。誼之所卜,亦鑿焉。即日倍加,忽透一穴,穴中有石,長可四尺。形如守宮,支體首尾畢具。役者誤斷焉,誼惡之。將別卜地,白於劉從諫,從諫不許,因葬焉。後月餘,誼陷於廁,幾死,骨肉奴婢相繼死者二十餘口。自是常恐悸,寤寐不安,因表請罷職。從諫以都押衙焦長楚之務,與誼對換。及劉稹(「稹」原作「積」,據《酉陽雜俎》續一改)阻兵,誼為共魁,軍破梟首。其家無少長悉投死井中。鹽州從事鄭賓於言,石守宮見在磁州官庫中。(出《酉陽雜俎》)
【譯文】
潞州軍校郭誼,當初做邯鄲郡牧使。因為哥哥死了,就到鄆州去安葬他的哥哥,墓地在磁州滏陽。那地方同山相接,泥土中石頭很多。有錢有勢的人死去,鑿石為穴墓。郭誼所選擇的墓穴也在那開鑿。每天加倍用力打鑿,忽然鑿透一個地穴,穴中有石,長大約四丈,形狀像壁虎,肢體,頭尾全都有。做工的人失手把它打斷了。郭誼厭惡這事,想要到別地方再找一處墓地,向劉從諫說了這個想法。劉從諫不同意,就葬在那裡。一個月後,郭誼掉進茅廁中,幾乎死去,家人和奴婢等死了二十多口。從那以後,郭誼經常恐懼,心跳,坐臥不安,就寫了辭官報告。劉從諫用都押衙焦長楚的職務同郭誼對換。到劉稹起兵造反,郭誼為叛軍首領之一,兵敗被砍頭。全家不論大小全都被投到井裡淹死。鹽州從事鄭賓於說,石壁虎現在磁州的官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