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24.【凌華】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杭州富陽獄吏曰凌華,骨狀不凡。常遇施翁相曰:"能捨吏,當為上將軍。"華為吏酷暴,每有縲絏者,必扼喉撞心,以取賄賂。元和初,病一夕而死。將死,見黃衫吏繼詔(詔原作印。據明抄本改。)而前,宣云:"牒奉處分,以華昔日曾宰劇縣,甚著能績。後有缺行,敗其成功。謫官圜扉,伺其修省。既迷所履,太乖乃心。玉枕嶷然,委於庸賤。念茲貴骨,須有所歸。今鎮海軍討逆諸臣,合為上將。骨未圓實,難壯威稜。宜易之以得人,免塊然而妄處。付司追凌華,鑿玉枕骨送上。仍令所司,量事優恤。"於是黃衫人引入。有綠冠裳者隔簾語曰:"今日之來,德之不修也。見小吏而失祿,竊為吾子惜焉。"命左右取鉗槌。俄頃,有緇衣豹袖執斤斧者三人。綠裳賜華酒王盅,昏然而醉。唯聞琢其腦,聲絕而華醉醒。復止華於西階以聽命。移時,有宣言曰:"亡貴之人,理宜裨補。量延半紀,仍繼十千。"宣訖,綠裳延華升階語曰:"吾漢朝隱屠釣之人也。蓋求全身,微規小利。既歿之後,責受此官。位卑職猥,殊不快志。足下莫歎失其貴骨,此事稍大,非獨一人。"命酒與華對(明鈔本無對字)酌別。飲數杯,冥然無所知。既醒,宛然在廢床之上。捫其腦而骨已亡,其儕流賻助,凡十千焉。後十五年而卒。(出《集異記》)
【譯文】
杭州富陽有個名叫凌華的典獄官,骨相很不一般。曾經有一個姓施的老者給他相面後說,"如果你能不當這個小典獄官,以你的骨相看,將來能做大將軍。"凌華管理監獄非常殘暴。對待送來的犯人,常常插人喉嚨撞人家心口,通犯人給他行賄。元和初年,凌華病了一夜就死了。剛要死時,看見一個穿黃衣的官員,帶著公文來到床前宣讀說,"現在奉命對你進行處理。你過去曾在很困難的條件下辦公事,有不少功勞。可是你後來有不少罪錯,使你沒能成大事。你現在被貶去官職,閉門思過,進行對自己罪過的反省。既然你心存邪惡,走上犯罪的道路,就使你的很高骨的骨相與你卑劣的本身不相符合了。然而你高貴的骨頭應該有所歸屬。現在鎮海將軍是平亂的有功之臣,馬上要晉陞為上將,然而他們的骨相不好,作為上將軍很不威壯。所以應該把你高貴的骨頭換給上將軍,以免貴骨還附在你卑劣的肉體中。現在派人找到你,把你的玉枕骨鑿下來上交。並命令辦這事的官員,對你給予適當的體恤照顧。"於是黃衣官員領凌華到了一個地方。只聽得有個綠衣人隔著簾子說,"你今天到這裡來受處理,是因為你缺乏作官之德。為了一個小官而失去上將軍的前程,真為你有那樣好的骨相而可惜啊!"然後叫左右快取來鉗子鐵錘。不一會兒,有三個穿黑衣挽著豹皮袖子的人拿著刀斧進來。綠衣人給凌華五杯酒,凌華喝下去立刻就醉得不省人事,只聽到有斧子在鑿自己的腦袋。鑿聲停後,凌華也就醒過來了,又讓他站在台階下聽候吩咐。立刻,又宣佈說,"凌華既然已失去了高貴的骨頭,應該有所照顧補償。再三斟酌,決定發給十千錢。"宣佈完後,那綠衣人請凌華上台階到大廳上來,對凌華說,"我是漢朝一個為想做官而故意隱居在民間,以求有朝一日能被朝廷賞識的人。為了自身追求微薄的名利,我死後罰我當這個專管給人換骨頭的官,官位卑小,干的公事也很卑劣,你別感歎你失去了貴人的骨相,這事雖然不小,但受這樣處置的決不只你一個人啊。"說罷叫人拿酒來,與凌華對飲餞別。凌華喝了幾杯,就昏沉沉不省人事,等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破舊的床上。摸摸自己的腦袋倒還在,但腦袋裡的骨頭已能沒有了。一打聽,他那幫朋友們為給人辦喪事送的錢,加在一起正好是十千。凌華又活了十五年後才死。

卷第三百八 神十八
李回 李序 蔡榮 劉元迥 鄭翦 柳澥 馬總 崔龜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