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田叔列傳第四十四】全篇古文翻譯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邱永山 譯注
【說明】在這篇記載田叔事跡的傳記中,作者以讚佩的口吻突出表現了田叔「義不忘賢、明主之美以救過」的品質和「刻廉自喜」的性格。在這個人物身上,雖然瑕疵互見,但瑕不掩瑜,他的忠誠、嚴於律己的品格以獨有的魅力吸引著古往今來的讀者。作者描寫這樣一個歷史人物決不只是發思古之幽情,而是借此和漢武帝時代統治者的刻薄寡恩、世風的澆訛相對照,寄寓作者對現實的憎惡。
為了塑造這個性格複雜的人物,作者選取最富有典型意義的事件進行描寫。文中雖然只寫了他衣赭衣自髡鉗跟隨趙王進京,在文帝面前力辯孟舒得失,以及審理梁王和任相魯國幾件事,通過這些個性鮮明的言行舉止的描寫,就使田叔以獨有的風姿站立在讀者面前。文末補敘田叔之子田仁的事跡,他的不肯接受祠金、敢作敢為和他父親獨擅的作風品格相映生輝。作者這樣安排材料,反映了作者選材的精當和安排結構的獨具慧眼。子承父風,一脈相傳,奇人與佳文交融在一起,讀來真是別有一番情趣。
文後有褚少孫對田仁,任安事跡的補敘,這些材料的主旨雖和司馬遷寫作主題不合,倒也能夠讓人瞭解他們的一些軼事,其中招募將軍舍人一節的描述堪稱生動之筆,作者通過口吻畢肖人物語言的記述,把衛將軍的目光短淺,趙禹的處事有方,田仁、任安的忿怒機智都表現得活靈活現。這段文字是能夠和司馬遷的文章相媲美的。
田叔是趙國陘城人,他的祖先是齊國田氏的後代。田叔喜歡劍術,曾在樂巨公的住處向他學習黃、老的學說。田叔為人刻峭廉潔,並以此自得。喜歡和那些德高望重的人交遊。趙國人把他推薦給趙相趙午,趙午又在趙王張敖那裡稱道他,趙王任命他為郎中。任職幾年,他峻切剛直清廉公平,趙王雖賞識他,卻沒有來得及提升他。
恰逢陳豨在代地謀反,漢七年(前200),高祖前去誅討,途徑趙國,趙王張敖親端食盤獻食,禮節十分恭敬,漢高祖卻傲慢地平伸開兩條腿坐著大罵他。當時趙相趙午等幾十人都為此發怒,對趙王張敖說:「您侍奉皇上禮節完備周全,現在對待您竟是如此,我們要求造反。」趙王咬破自己的指頭出了血,說:「我的父親失去了國家,沒有陛下,我們會死後屍體生蛆無人收屍,你們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不要再說了!」於是貫高等議論說:「趙王是忠厚長者,不肯背棄皇上的恩德。」就私下裡互相謀劃弒殺皇上。恰好事情被發覺了,漢朝下命令逮捕趙王和謀反的群臣。於是趙午等人都自殺了,只有貫高願被囚系。這時漢朝又下詔書說:「趙國有膽敢跟隨趙王進京的罪及三族。」只有孟舒、田叔等十多人穿著赤褐色的囚衣,自己剃掉頭髮,頸上帶著刑具,假稱趙王的家奴跟隨趙王張敖到了長安。貫高等人謀反的事搞清楚了,趙王張敖得以釋放出獄,被廢黜為宣平侯,就推薦稱讚田叔等十多人。皇上全部召見他們,跟他們談話,認為朝中的大臣沒有能超過他們的,皇上十分高興,任命他們都做了郡守或諸侯的國相。田叔做漢中郡守十多年,正逢高後去世,諸侯作亂,大臣殺死他們,擁立了漢文帝。
漢文帝即位後,召見田叔問他說:「先生知道誰是天下忠厚長者嗎?」田叔回答說:「臣哪裡能夠知道!」皇帝說:「先生是長者啊,應該能夠知道。」田叔叩頭說:「從前的雲中郡太守孟舒是長者。」當時孟舒因為抵禦匈奴犯邊搶劫不力而觸犯刑律,雲中郡遭侵犯搶劫尤為嚴重,被免職。文帝說:「先帝安置孟舒任雲中郡太守十多年了,匈奴才入侵,孟舒就不能堅守,毫無道理地讓士兵死掉幾百人。長者本該殺人嗎?先生怎麼能說孟舒是長者呢?」田叔叩頭回答說:「這就是孟舒為長者的原因。貫高等人謀反,皇上下達了確切明白的詔書,趙國有敢跟隨趙王張敖的人罪及三族。然而孟舒自己剃掉頭髮頸帶刑具,跟隨趙王張敖到他要去的地方,想要為他效死,自己哪裡料到要做雲中郡太守呢!漢和楚長期對峙,士兵疲勞困苦。匈奴王冒(mo,墨)頓(du,讀)剛剛征服北夷,又來我們邊塞為害,孟舒知道士兵疲勞困苦,不忍心命令他們再作戰,士兵們登城拚死作戰,像兒子為父親、弟弟為兄長打仗一樣,由於這個緣故戰死者有幾百人。孟舒哪裡是故意驅使他們作戰呢!這就是孟舒是長者的原因。」於是皇帝說:「孟舒真是賢德啊!」又召回了孟舒,讓他重新做了雲中郡太守。
幾年後,田叔因犯法失去漢中郡太守的職務。梁孝王派人暗殺從前吳國丞相袁盎,漢景帝召回田叔讓他到梁國審查這個案件,田叔查清了這個案件的全部事實,回朝報告。漢景帝說:「梁王有派人暗殺袁盎的事嗎?」回答說:「臣死罪!梁王有那件事!」皇帝說:「有罪證嗎?」田叔說:「皇上不要過問梁王的事。」皇帝說:「為什麼呢?」田叔說:「現在梁王如不伏法被處死,這是漢朝的刑法不能實行啊;如果他伏法而死,太后就會吃飯不香睡眠不安,這又是您的憂慮啊!」漢景帝非常賞識他,讓他做了魯國的丞相。
田叔剛剛到任,一百多位百姓主動找他,指責魯王奪取財務的事情。田叔抓住為首的二十個人,每人笞打五十大板,其餘的人各打手心二十,對他們發怒說:「魯王不是你們的君主嗎?怎麼敢譭謗君主呢!」魯王聽說後,非常慚愧,從內庫中拿出錢來讓國相償還他們。田叔說:「君王自己奪來的,讓國相償還,這是君王做壞事而國相做好事。國相不能參與償還的事。」於是魯王就盡數償還給百姓。
魯王喜歡打獵,田叔經常跟隨進入狩獵的苑囿,魯王總是要他到館舍中休息,田叔 就走出苑囿,常常坐在露天地裡等待魯王。魯王多次派人請他去休息,他終究不肯去休息,說:「我們魯王暴露在苑囿中,我怎能獨自到館舍中呢!」魯王因為這個緣故不再大舉出外遊獵。
幾年後,田叔在魯國國相的任上死去,魯王用一百斤黃金給他作祭禮。小兒子田仁不肯接受,說:「不能因為一百斤黃金損害先父的名聲。」
田仁因為身體強健做了衛青將軍的門客。多次跟隨他攻打匈奴。衛將軍推薦稱讚田仁,田仁做了郎中。幾年後,擔任了享有兩千石俸祿的丞相長史,接著又失去職位。後來派他偵視糾察河南、河東、河內三郡。皇帝到東方巡守,田仁奏事言辭精妙,皇帝很高興,任命他做了京輔都尉。過了一個多月,皇帝又提升他做了司直。幾年後因太子謀反受到牽連。當時左丞相劉屈犛親自率領軍隊和太子作戰,命令司直田仁負責關閉守衛城門,因田仁使太子從城門逃逸而犯罪,交給法官審理後處以死刑。一說田仁帶兵到長陵,長陵令車千秋告發田仁叛變,田仁被滅族處死。陘城現在屬於中山國。
太史公說:孔子用稱讚口氣說「住到這個國家一定參與它的政務」,這樣的話說的也是田叔吧!他有節義而不忘賢德,使君王之美發揚光大,還能糾正君王的過失,田仁和我關係很好,我所以把田叔田仁放在一起進行敘述。

褚先生說:我做侍郎時,聽到說田仁早先就和任安關係很好。任安是滎陽人。幼小時就成了孤兒,生活貧困,給別人駕馭車子到了長安,留了下來,想做一個小吏,沒有機會,就瞭解估算一些地方著錄戶籍的情況及人口的多少等。武功是在扶風西邊的小縣,山谷口*山處有通往蜀地的棧道。任安認為武功是一個小縣,沒有豪門大族,容易提高自己的地位,就留居下來,代替別人做求盜,亭父。後來做了亭長。縣裡的百姓都出城打獵、任安常常給人們分配麋鹿、野雞、野兔等獵獲物,合理安排老人、孩子和壯丁到或難或易的地方,大家都很高興,說:「沒有關係,任少卿分析辯別事情公平,有智謀。」明天又集合開會,聚會的有幾百人。任少卿說:「某某的兒子名叫甲的,為什麼不來呢?」大家都驚訝他認識人的迅速。後來他被任命為鄉中的三老,舉薦為親民之吏,主持鄉邑之事,後
又被任命為享受三百石俸祿的官長,管理百姓。由於皇帝出巡時陳設帷帳供給使用的事情沒有做,被罷免官職。
這以後就做了衛青將軍的門客,和田仁在一起,都做門客,住在將軍府裡,二人知心友愛。這二人都家中貧困,沒有錢去買通將軍的管家,管家讓他們餵養主人的烈馬。兩人同床而眠,田仁悄悄地說:「太不瞭解人了,這個管家!」任安說:「將軍尚且不瞭解人,何況他是管家呢?」一次衛將軍讓他倆跟隨自己拜訪平陽公主,公主家的人讓他們倆和騎奴同在一張蓆子上吃飯,這兩人拔刀割裂蓆子和騎奴分席而坐。公主家的人都驚異而厭惡他倆,也沒有誰敢大聲喝斥。
後來皇帝下詔書徵募選拔衛將軍的門客做自己的侍從官,將軍挑選了門客中富裕的人,讓他們準備好鞍馬、絳衣和用玉裝飾的劍,然後想去進宮報告。正好賢能的大夫、少府趙禹前來拜訪衛將軍,將軍召集所舉薦的門客給趙禹看。趙禹依次考問他們,十多個人中沒有一個通曉事理有智謀的。趙禹說:「我聽說,將軍家中一定有能當將軍一類的人才。古書說:『不瞭解那個國君看一看他任用的人,不瞭解那個人看一看他結交的朋友。』現在皇帝下詔書命令舉薦將軍門客的原因,想要以此看一看將軍能夠得到怎樣賢德的人和文武人才。現在只是挑選有錢人的子弟上報,這些人沒有智謀,就像木偶人穿上錦繡衣服罷了,你準備怎麼辦呢?」於是趙禹召集衛將軍的全部門客一百多人,又依次考問他們,發現了田仁,任安,說:「只有這兩個人行啊,其餘的都沒有能夠任用的。」衛將軍看到這兩個人貧困,內心忿忿不平。趙禹走後,對他們倆人說:「各人自己去準備鞍子和新絳衣等。」兩人回答說:「家中貧困沒有可用的東西。」衛將軍發怒說:「現在您兩位自己是貧窮的,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呢?憤憤不平的樣子好像對我有過恩德,這是為什麼?」衛將軍出於無可奈何,只得寫了報告讓皇帝聞知。皇帝下達詔書召集衛將軍的門客,這兩個人前去拜見,皇帝召見時詢問他們的才智情況讓他們互相推舉評價。田仁回答說:「手執鼓槌,站立軍門,使部下甘心情願為戰鬥而死,我不如任安。」任安回答說:「決斷嫌疑,評判是非,辨別屬下的官員,使百姓沒有怨恨之心,我不如田仁。」漢武帝大笑著說:「好!」讓任安監護北軍,讓田仁到黃河邊上監護邊塞的屯田和生產穀物的事情。這兩人馬上名播天下。
後來,讓任安做了益州刺史,讓田仁做了丞相長史。
田仁曾上書給皇帝說:「天下各郡太守中很多人行為不軌而謀私利,三河地方(河西,河東,河內)尤為嚴重,臣請求首先偵視督察三河地區。三河地區的太守都在京城內有寵幸的太監為*山,和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有親屬關係,沒有什麼所畏懼忌憚的,應該先糾正三河太守來警告天下行為不軌的官吏。」當時,河西郡、河內郡太守都是御史大夫杜周的親屬,河東郡太守是丞相石慶的後代。這時石家有九人擔任享受二千石俸祿的官吏,正處在興盛顯赫的勢頭上。田仁多次上書談及此事。御使大夫杜周和石氏派人來道歉,對田少卿說:「我不是敢於說三道四,希望少卿不要用誣告玷污我們。」田仁偵視督察三河後,三河太守都被送交法官審理後處以死刑。田仁回朝報告,漢武帝很高興,認為田仁有才幹,不畏懼橫暴有權勢的人,任命田仁做了丞相司直,聲威震動天下。
後來田仁遇上太子謀反事發,丞相親自率領軍隊,命令司直田仁守衛城門。田仁認為太子和皇帝是骨肉之親,不想捲進他們父子之間的衝突,就離開城門到各個陵寢去,使太子得以逃出城門。這時漢武帝正在甘泉宮,派御史大夫暴勝之前來責問丞相:「為什麼放跑太子?」丞相回答說:「我命令司直守衛城門他卻開門放了太子。」御史大夫上報給皇帝,請求批准逮捕司直。司直被送交法官審問後處死。
這時任安擔任北軍使者護軍,太子在北軍的南門外停下車,召見任安,把符節給他,命他調動北軍。任安下拜接受符節,進去後,把軍門關上不再出來。漢武帝聽說後,既認為任安是假裝受節,不肯附和太子,又心懷疑惑?任安曾笞打羞辱北軍掌管錢財的小吏,小吏趁機上書報告,揭發他接受太子符節,及太子還說:「希望把好的軍隊交給我的事」。漢武帝看過報告,說「這是老於世故的官吏,看到太子謀反的事發生,想要坐觀勝敗,看到誰勝利就附和順從誰,有二心。任安犯有判死刑的罪很多,我常常讓他活下來,現在竟心懷欺詐,有不忠之心。」把任安交法官審判判處了死刑。
月亮圓了就會虧缺,事物極盛就會衰弱,這是天地間萬物的規律。只知進取卻不知後退,長時間居於富貴之位,也會因災殃積累而給人帶來禍難。所以范蠡離開越國,不肯接受官職爵位,才名聲傳於後世,萬年不被人遺忘,一般人哪能比得上他呢!後來者千萬要以田仁、任安為借鑒。
田叔者,趙陘城人也。其先,齊田氏苗裔也1。叔喜劍,學黃老術於樂巨公所2。叔為人刻廉自喜3,喜游諸公4。趙人舉之趙相趙午5,午言之趙王張敖所6,趙王以為郎中。數歲,切直廉平7,趙王賢之8,未及遷9。
1齊田氏:春秋時,陳厲公之子陳完因陳國發生變亂投奔齊國,改姓田氏。他的子孫世代為齊卿,到戰國時取代姜氏奪取了齊政權。苗裔:後代。 2黃老術:黃老學說。黃,黃帝。老,老子。黃帝老子被古人視為道家的創始人,他們的學說就是道家的學說。 3刻廉:刻峭廉潔。自喜:自好,自愛。 4游:交遊,交往。 5舉:舉薦。 6言:指稱讚,誇獎。 7切直廉平:峻切剛直清廉公平。 8賢之:認為他是賢德的人。 9遷:陞遷。
會陳豨反代1,漢七年2,高祖往誅之3,過趙,趙王張敖自持案進食4,禮恭甚,高祖箕踞罵之5。是時趙相趙午等數十人皆怒,謂張王曰6:「王事上禮備矣7,今遇王如是,臣等請為亂。」趙王嚙指出血,曰:「先人失國8,微陛下9,臣等當蟲出十。公等奈何言若是!毋復出口矣!」於是貫高等曰:「王長者,不倍德。」卒私相與謀弒上。會事發覺,漢下詔捕趙王及群臣反者(13)。於是趙午等皆自殺,唯貫高就系(14)。是時漢下詔書:「趙有敢隨王者罪三族(15)。」唯孟舒、田叔等十餘人赭衣自髡鉗(16),稱王家奴(17),隨趙王敖至長安。貫高事明白,趙王敖得出,廢為宣平侯(18),乃進言田叔等十餘人(19)。上盡召見,與語,漢廷臣毋能出其右者(20),上說,盡拜為郡守、諸侯相(21)。叔為漢中守十餘年,會高後崩(22),諸呂作亂(23),大臣誅之,立孝文帝。
1會:恰巧,正好。反:謀反,造反。 2漢七年:陳豨反代應在漢十年(前197),原文有誤。漢七年(前200)發生的是韓王信的叛亂。 3高祖:漢高祖劉邦。 4案:盛食物的木製器具,形似托盤,下有足。 5箕踞:古時席地而坐,若前伸兩足,手扶膝,像箕狀,是傲慢不敬之容。 6張王:即趙王張敖。 7上:皇帝。備:周全。 8先人失國:公元前206年,張敖死去的父親張耳,曾隨項羽入關,分封趙地為常山王。第二年,受到陳余襲擊,失國,只好投奔劉邦。後被劉邦封為趙王。先人,死去的長輩,此指死去的父親。 9微:沒有,假如沒有。 十蟲出:這裡用齊桓公死不能下葬以至屍體生蛆的典故表達死而不能下葬意。事見本書《齊世家》。蟲,指蛆。 倍:通「背」。 弒:殺。只用於臣殺君,子殺父。 (13)詔:皇帝發佈的命令文告。 (14)就系:投案被捕。系,捆綁。 (15)罪三族:罪連三族。三族,說法不一,一般認為是父族、母族、妻族 。 (16)赭衣:古代犯人所穿的赤褐色的囚服。髡(kun,昆):古刑罰一種,剃去男人的頭髮。鉗:古代刑具,用金屬製成,套在犯人脖子上。 (17)稱:指自稱。 (18)廢:廢黜。 (19)進:引薦,推薦。 (20)毋:通「無」。出其右者:古人以右為尊,這裡指沒有能超出田叔他們的人。 (21)拜:拜官授職。 (22)高後:即呂後,呂雉。崩:帝、後死去稱「崩」。 (23)諸呂:指高後呂雉家族的侄孫輩的人。
孝文帝既立,召田叔問之曰:「公知天下長者乎?」對曰:「臣何足以知之!」上曰:「公,長者也,宜知之。」叔頓首曰:「故雲中守孟舒,長者也。」是時孟舒坐虜大入塞盜劫1,雲中尤甚,免。上曰:「先帝置孟舒雲中十餘年矣,虜曾一入2,孟舒不能堅守,毋故士卒戰死者數百人3。長者固殺人乎4?公何以言孟舒為長者也?」叔叩頭對曰:「是乃孟舒所以為長者也。夫貫高等謀反,上下明詔,趙有敢隨張王,罪三族。然孟舒自髡鉗,隨張王敖之所在5,欲以身死之6,豈自知為雲中守哉!漢與楚相距7,士卒罷敝8。匈奴冒頓新服北夷9,來為邊害,孟舒知士卒罷敝,不忍出言十,士爭臨城死敵,如子為父,弟為兄,以故死者數百人。孟舒豈故驅戰之哉!是乃孟舒所以為長者也。」於是上曰:「賢哉孟舒!」復召孟舒以為雲中守。
1坐虜大入塞盜劫:因敵人大舉侵犯邊塞劫掠而犯罪。坐,犯罪,觸犯刑律。 2曾:才,只。 3毋故:無緣無故,沒有道理。毋,通「無」。 4固:固然,本該。 5之:到,往。 6死之:為趙王而死。 7距:通「拒」,對抗。 8罷敝:疲勞困苦。罷,通「疲」。 9匈奴:古代生活在中國北部的一個遊牧民族,他們強悍、善騎射。冒頓:秦末漢初匈奴單于名稱。 新服北夷:指冒頓征服匈奴北方的渾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五個部族。 十出言:指發出作戰命令。 臨:到,這裡指登城。 死敵:和敵人拚死作戰。 故:故意。驅:驅趕,驅使。
後數歲,叔坐法失官。梁孝王使人殺故吳相袁盎1,景帝召田叔案梁2,具得其事3,還報。景帝曰:「梁有之乎?」叔對曰:「死罪!有之。」上曰:「其事安在?」田叔曰:「上毋以梁事為也。」上曰:「何也?」曰:「今梁王不伏誅4,是漢法不行也;如其伏法,而太后食不甘味,臥不安席,此憂在陛下也。」景帝大賢之,以為魯相5。
1故:從前,原來。 2案:通「按」,查辦,審查。 3具:完全,全部。 4伏誅:伏法處死。 5魯:漢初封國名,在今山東南部。
魯相初到,民自言相,訟王取其財物百餘人1。田叔取其渠率二十人2,各笞五十3,余各搏二十4,怒之曰:「王非若主邪?何自敢言若主!」魯王聞之大慚,發中府錢5,使相償之。相曰:「王自奪之,使相償之,是王為惡而相為善也。相毋與償之。」於是王乃盡償之。
1訟:責備,指責。王:魯共王劉余,景帝子。 2渠率:同「渠帥」,首領。 3笞:古代五刑之一,用竹板或荊條打人的背部或臀部。 4搏:擊,拍。指打手掌。 5中府:內府,皇室的倉庫。
魯王好獵,相常從入苑中1,王輒休相就館舍2,相出,常暴坐待王苑外3。王數使人請相休,終不休,曰:「我王暴露苑中,我獨何為就捨!」魯王以故不大出遊。
1苑:古代養禽獸的園林。 2輒:往往,總是。 3暴(pu,去聲「鋪」):同「曝」,曬。
數年,叔以官卒1,魯以百金祠2,少子仁不受也,曰:「不以百金傷先人名。」
1以官卒:在任上死去。以,於,在。 2祠:春祭。這裡指祭禮。
仁以壯健為衛將軍舍人1,數從擊匈奴。衛將軍進言仁2,仁為郎中。數歲,為二千石丞相長史,失官。其後使刺舉三河3。上東巡,仁奏事有辭,上說,拜為京輔都尉4。月餘,上遷拜為司直。數歲,坐太子事5。時左丞相自將兵6,令司直田仁主閉守城門7,坐縱太子8,下吏誅死。仁發兵,長陵令車千秋上變仁9,仁族死十。陘城今在中山國。
1衛將軍:衛青。舍人:王公權貴的親近左右,家臣。 2進言:向皇帝推薦。 3刺舉:偵視糾察。三河:指河南郡、河內郡、河東郡。 4京輔:即「京畿」,京都。 5太子事:公元前91年,太子劉據被江充誣陷,劉據擅自發兵殺死江充,又與丞相劉屈犛戰於長安城內,兵敗逃出城門。不久為漢兵圍追自縊而亡。 6左丞相:文帝二年(前178)以後只設丞相,這裡的「左」字是衍文。此處指丞相劉尾犛。 7主:主持,掌管。8縱:放跑。 9上變:上書報告田仁兵變。 十族:刑及父母妻子。
太史公曰:孔子稱曰「居是國必聞其政1」,田叔之謂乎!義不忘賢,明主之美以救過2。仁與余善,余故並論之。
1居是國必聞其政:這裡引語有誤,《論語·學而》有「子禽問於子貢問:『太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 2明:彰明。
褚先生曰1:「臣為郎時,聞之曰田仁故與任安相善。任安,滎陽人也。少孤貧困,為人將車之長安2,留,求事為小吏,未有因緣也3,因佔著名數4。武功,扶風西界小邑也,谷口蜀棧道近山。安以為武功小邑,無豪5,易高也6,安留,代人為求盜、亭父7。後為亭長。邑中人民俱出獵,任安常為人分麋鹿雉兔,部署老小當壯劇易處8,眾人皆喜,曰:「無傷也,任少卿分別平9,有智略。」明日復合會,會者數百人。任少卿曰:「某子甲何為不來乎?」諸人皆怪其見之疾也十。其後除為三老,舉為親民,出為三百石長(13),治民。坐上行出遊共帳不辦(14),斥免(15)。
1褚先生:即褚少孫,是西漢元、成間博士,自稱曾作侍郎。《史記》的某些部分由他補寫。本篇「褚先生曰」以下文字由他補寫。 2將車:駕車。 3因緣:機會。 4占:估計。著:著錄,登記。名數:戶籍情形及人口多少。 5豪:豪門大族。 6易高:容易提高地位。 7求盜、亭父:都是亭卒。亭,秦漢時十里一亭,設亭長、亭卒,掌管治安、訴訟之事。 8當壯:正年壯,壯年人。當:正值。劇易:艱難容易。 9分別:分析、辨別。 十怪:驚訝。見:認識。 除:授職,任命。三老:漢代十亭一鄉,鄉設三老一職,主持教化之事。 親民:《史記會注考證》認為此職掌鄉邑之事。 (13)三百石長:俸祿為三百石的官長。漢制,萬戶以上為令,俸祿千石至六百石;不足萬戶為長,俸祿五百石至三百石。三百石長,應是不足萬戶縣的長官。 (14)共帳:供給皇帝出行所需的帷帳等器物。共,通「供」。 (15)斥免:廢棄、罷免。
乃為衛將軍舍人,於田仁會,俱為舍人,居門下,同心相愛。此二人家貧,無錢用以事將軍家監1,家監使養惡嚙馬2。兩人同床臥,仁竊言曰:「不知人哉家監也!」任安曰:「將軍尚不知人,何乃家監也!」衛將軍從此兩人過平陽主3,主家令兩人與騎奴同席而食4,此二子拔刀列斷席別坐5。主家皆怪而惡之,莫敢呵。
1家監:官家,家臣。 2惡嚙馬:凶暴咬人的烈馬。 3從此兩人:使兩人跟隨。過:探望、探訪。 平陽主:即平陽公主,漢武帝姊,先為平陽侯曹壽妻,後嫁衛青。 4騎奴:騎馬侍從主人的家奴。 5列:通「裂」,割。別:分別。
其後有詔募擇衛將軍舍人以為郎1,將軍取舍人中富給者2,令具鞍馬3、絳衣4、玉具劍5,欲入奏之。會賢大夫少府趙禹來過衛將軍,將軍呼所舉舍人以示趙禹。趙禹以次問之,十餘人無一人習事有智略者6。趙禹曰:「吾聞之,將門之下必有將類。傳曰:7『不知其君視其所使,不知其子視其所友8』。今有詔舉將軍舍人者,欲以觀將軍而能得賢者文武之士也。今徒取富人子上之,又無智略,如木偶人衣之綺繡耳9,將奈之何?」於是趙禹悉召衛將軍舍人百餘人,以次問之,得田仁、任安,曰:「獨此兩人可耳,余無可用者。」衛將軍見此兩人貧,意不平十。趙禹去,謂兩人曰:「各自具鞍馬新絳衣。」兩人對曰:「家貧無用具也。」將軍怒曰:「今兩君家自為貧,何為出此言?鞅鞅如有移德於我者,何也?」將軍不得已,上籍以聞。有詔召見衛將軍舍人,此二人前見,詔問能略相推第也(13)。田仁對曰:「提桴鼓立軍門(14),使士大夫樂死戰鬥,仁不及任安。」任安對曰:「夫決嫌疑,定是非,辯治官(15),使百姓無怨心,安不及仁也。」武帝大笑曰:「善。」使任安護北軍(16),使田仁護邊田谷於河上(17)。此兩人立名天下。
1募擇:徵募選擇。 2富給:富足。 3具:準備。 4絳衣:深紅色的衣服,漢朝宮中警衛所穿服裝。 5玉具劍:劍口和把柄用玉裝飾的劍。 6習事:指通曉事理。習:熟悉,通曉。 7傳:古書。 8「不知其君」二句,和《荀子·性惡》「不知其子視其友,不知其君視其左右」語意相近。 9衣(yi,義):穿。 十意:內心。 鞅鞅:同「怏怏」,不服氣,不滿意。移:施予,給予。 籍:簿冊。 (13)推第:推舉評價。 (14)桴:鼓槌。 (15)辯治官:辨別自己管理的官員。辯,通「辨」。 (16)保:監護。北軍:京城的衛戍部隊。 (17)河上:黃河岸邊。
其後用任安為益州刺史,以田仁為丞相長史。
田仁上書言:「天下郡太守多為*利1,三河尤甚,臣請先刺舉三河。三河皆內倚中貴人2,與三公有親屬,無所畏憚,宜先正三河以警天下*吏。」是時河南、河內太守皆御史大夫杜父兄子弟也3,河東太守石丞相子孫也4。是時石氏九人為二千石,方盛貴。田仁數上書言之。杜大夫及石氏使人謝5,謂田少卿曰:「吾非敢有語言也,願少卿無相誣污也6。」仁已刺三河7,三河太守皆下吏誅死。仁還奏事,武帝說,以仁為能不畏強禦8,拜仁為丞相司直,威振天下。
1*:行為不軌。利:謀私利。 2中貴人:皇帝寵幸的太監。 3杜:杜周。 父兄子弟:親屬。《漢書·杜周傳》記載是他的兩個兒子任此二郡太守。 4石丞相:石慶。 5謝:道歉,謝罪。 6誣污:誣告玷污。 7刺:刺舉。 8強禦:強暴有勢力的人。
其後逢太子有兵事,丞相自將兵,使司直主城門。司直以為太子骨肉之親,父子之間不甚欲近1,去之諸陵,過2。是時武帝在甘泉3,使御史大夫暴君下責丞相4「何為縱太子」,丞相對言「使司直部守城門而開太子」。上書以聞,請捕系司直。司直下吏,誅死。
1不甚欲近:特別不想捲進去。近,*近。 2過:指使太子通過城門而逃。3甘泉:即甘泉宮,漢武帝建在今陝西淳化縣西北甘泉山上的宮殿。 4暴君:即暴勝之。
是時任安為北軍使者護軍,太子立車北軍南門外1,召任安,與節令發兵2。安拜受節,入,閉門不出。武帝聞之,以為任安為詳邪3,不傅事4,何也?任安笞辱北軍錢官小吏,小吏上書言之,以為受太子節,言「幸與我其鮮好者5」。書上聞,武帝曰:「是老吏也6,見兵事起,欲坐觀成敗,見勝者欲合從之7,有兩心。安有當死之罪甚眾,吾常活之,今懷詐,有不忠之心。」下安吏,誅死。
1立車:停車。 2節:符節。 3詳:通「佯」,假裝。 4傅:通「附」,附合,歸附。 5幸:希望。鮮好:指精銳的軍隊。這句話是太子所說。 6老吏:老於世故的官吏。 7合從:應和隨從。
夫月滿則虧,物盛則衰,天地之常也1。知進而不知退,久乘富貴2,禍積為祟3。故范蠡之去越4,辭不受官位,名傳後世,萬歲不忘,豈可及哉!後進者慎戒之5。
1常:常則,固定不變的法則。 2乘:坐,居。 3祟:鬼神給人的災難,此指大的不可抵禦的災難。 4范蠡:春秋末期,越國大夫,幫助越王勾踐圖強復國,消滅敵國。功成後,不肯接受賞賜爵位,離開越國,經商致富。 後人常讚賞他功成身退得以善終的態度。 5慎: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