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02.【史姁】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漢陳留考城史姁,字威明。年少時,嘗病,臨死謂母曰:「我死當復生,埋我,以竹杖柱於瘞上,若杖折,掘出我。」及死埋之,柱如其言。七日往視,杖果折。即掘出之,已活,走至井上浴,平復如故。後與鄰船至下邳賣鋤,不時售。雲欲歸。人不信之。曰:「何有千里暫得歸耶?」答曰:「一宿便還。即不相信,作書取報,以為驗實。」一宿便還,果得報。考城令江夏唐(明抄本「唐」作「鄭」。)賈和姊(「姊」字原空闕,據明抄本補。)病在鄉(「鄉」原作「鄰」,據明抄本改。)裡,欲急知消息,請往省之。路遙三千,再宿還報。(出《搜神集》)
【譯文】
漢代陳留縣考城有個史姁,字威明,年少時曾經患過大病,臨死時對母親說:「我死後會再生的。你們把我埋葬之後,把一桿竹杖插在墳頭,如果竹杖折斷,就把我再挖出來。」等到他死之後,家人便把他埋了,按他說的把竹杖插在墳頭。七天之後再去看,那竹杖果然斷了,家人當即把他挖出來,人已經活了。他走到井邊沐浴,恢復得跟原來一樣。後來,他乘鄰家的船到下邳賣鋤頭,結果賣不動,說自己想回家。人們不相信,說:千里之遙,你怎麼能說回去就回去呢?他回答說:「我一宿就可以回來。要是不信,你們寫信我給捎回去,用它作證。」果然,他一宿就回來了,而且帶來了回信。考城縣令湖北江夏人唐賈和的姐姐病在老家,賈和想早點知道消息,請求史姁去探望她的病。路途有三千里之遙,史姁第二宿就回來向他報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