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51.【陷河神】全篇古文翻譯

陷河神者,雟州雟縣有張翁夫婦,老而無子。翁日往溪谷采薪以自給。無何,一日,於巖竇間刃傷其指。其血滂注,滴在一石穴中,以木葉窒之而歸。他日復至其所,因抽木葉視之,仍化為一小蛇。翁取於掌中,戲玩移時。此物眷眷(眷眷原作紛紛,據明抄本改。)然,似有所戀,因截竹貯而懷之。至家則啖以雜肉,如是甚馴擾。經時漸長。一年後,夜盜雞犬而食。二年後,盜羊豕。鄰家頗怪失其所畜,翁嫗不言。其後縣令失一蜀馬,尋其跡,入翁之居,迫而訪之,已吞在蛇腹矣。令驚異,因責翁蓄此毒物。翁伏罪,欲殺之。忽一夕,雷電大震,一縣並陷巨湫,渺彌無際,唯張翁夫婦獨存。其後人蛇俱失,因改為陷河縣,曰蛇為張惡子。爾後姚萇游蜀,至梓潼嶺上,息於路旁。有布衣來,謂萇曰:"君宜早還秦,秦人將無主。其康濟者在君乎?"請其氏,曰:"吾張惡子也,他日勿相忘。"萇還後,果稱帝於長安。因命使至蜀,求之弗獲,遂立廟於所見之處,今張相公廟是也。僖宗幸蜀日。其神自廟出十餘里,列伏迎駕。白霧之中,彷彿見其形,因解佩劍賜之,祝令效順,指期賊平。駕回,廣贈珍玩,人莫敢窺。王鐸有詩刊石曰:"夜雨龍拋三尺匣。春雲鳳入九重城。"(出《王氏見聞》)
【譯文】
陷河神的事是說,雟州雟縣有家姓張的,老頭老太太兩口人,沒有兒子。靠老頭每天到山谷裡砍柴度日。有一天,老頭砍柴時被巖縫的鋒利石頭碰傷了手指,流了不少血,血滴落在石上一個小坑裡。老頭就用樹葉把小坑蓋上了。過了兩天老頭又經過這地方。拿開樹葉看,竟變成一條小蛇。老頭把小蛇放在手掌上,喜愛地玩了半天,那小蛇也好像依依不捨地不願離去。老頭就砍了一截竹筒,把小蛇裝進去,揣在懷裡回家了。以後,老頭就用一些碎肉餵這蛇,蛇也很馴熟了,從不擾亂什麼,然而蛇隨著時間越長越大,一年後,常在夜裡出來把雞、狗之類的吃掉。二年後,就偷吃羊和豬。鄰居們丟了家養的畜類,都十分奇怪,老頭和老太太也不吱聲。後來,縣令丟了一匹四川馬,跟著馬蹄印找到了老頭家裡,加緊追查,才知道馬竟被蛇吞在肚裡了,縣令大驚,責罵老頭怎麼養了這麼個惡毒的東西。老頭只好認罰,想殺掉這條大蛇。一天晚上,雷電大作,整個一個縣突然都變成了一個大湖,湖水無邊無際,只有老頭老太太活著。後來老頭老太太和大蛇也都不知那裡去了。從此這個縣就改名叫"陷河縣",人們把那蛇叫做"張惡子"。後來姚萇到四川去,走到梓潼嶺上,在路旁休息,見有一個老百姓走過來對他說,"先生最好快點回陝西去吧,秦地的人將失去君王,你應該去那裡統治百姓。"姚萇問他的姓名,那人說,"我就是張惡子。將來你別忘了我就行。"姚萇回到秦地,果然在長安稱了帝。稱帝后姚萇派人到四川尋訪張惡子,沒有找到,就在遇見張惡子的地方立了一座廟,這就是現在的張相公廟。後來僖宗因為叛亂巡幸四川,張相公廟中的神在十幾里外列隊迎接。在霧氣濛濛中,好像看見張惡子本人現形了。僖宗就解下自己的佩劍賜給他,並希望他為自己效力。不久叛亂被平息,聖駕回京,僖宗送給張惡子很多珍寶,人們都不敢偷看。王鐸有首刻在石碑上的詩說,"夜雨龍拋三尺匣,春雲鳳入九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