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26.【李序】古文翻譯

元和四年,壽州霍丘縣有李六郎,自稱神人御史大夫李序。與人言,不見其形。有王筠者,為之役。至霍丘月餘,賃宅住,更無餘物,唯几案繩床而已。有人請事者,皆投狀。王筠鋪於案側,文字溫潤,須臾滿紙。能書。字體分明,休咎皆應。時河南長孫郢為鎮遏使,初不之信,及見實,時與來往。先是官宅後院空寬,夜後或梟鳴狐叫,小大為畏。乃命李六郎與疏理,遂雲諾。每行,似風雨霎霎之聲,須臾聞笞捶之聲。遣之云:"更不得來。"自是後院遂安。時御史大夫李湘為州牧,侍御史張宗本為副使。歲余,宗本行縣。先知有李序之異而不信,乃長孫郢召之,須臾而至。宗本求一扎,欲以呈於牧守,取紙筆而請。序曰:"接對諸公,便書可乎?"張曰:"可也。"初,案上三管筆,俄而忽失一管,旋見文字滿紙。後云:"御史大夫李序頓首。"宗本心服,歸而告湘,湘乃令使邀之。遂往來數日,云:"是五獄之神之弟也。第七舍弟在蘄州,某於陰道管此郡。"亦飲酒,語聲如女人,言詞切要,宛暢笑詠。常作笑巫詩曰:"魍魎何曾見,頭旋即下神。圖他衫子段,詐道大王嗔。"如此極多,亦不全記。後云:"暫往蘄州看舍弟。"到蘄乃七月中,仍令王筠送新粳米二鬥,札一封,與長孫。鄰(鄰原作郢,據陳校本改。)近數(數原作姿,據陳校本改。)州人,皆請休咎於李序。其批判處猶存。(出《博異志》)
【譯文】
元和四年,壽州霍丘縣有個李六郎,自稱是神人御史大夫李序。他和人說話時人們看不見他。他還有個僕人叫王筠。李序主僕到霍丘縣一個多月,住在租的一間房裡,屋裡沒什麼多餘的東西,只有一張桌子一個吊鋪。有人來求王序預卜吉凶。李序就給寫出來。僕人王筠先把紙鋪在桌上,不一會紙上就寫滿了字,文字通暢,字也寫得很合體,寫出來的吉凶事後來都能應。當時的鎮遏使是河南人長孫郢,起初聽說時不信,等看見是真的,就常和李序來往了。長孫郢的府第後院很空曠,半夜常有夜貓子狐狸號叫,一家大小都很害怕。就請李序來整治。李序答應了。他到府第來時,看不見本人,只聽得一片風雨颯颯聲,片刻就聽見拷打哭叫聲,並聽見李序大聲斥責道:"都快滾,不許再來!"從此長孫郢的後院就安寧了。當時做州官的是御史大夫李湘,上面派了一個副史張宗本。年末時張宗本到各縣巡視時聽說了李序的事,不相信。長孫郢就把李序召了來。李序來後,張宗本就請李序給李湘寫封書信。取來紙筆後李序問:"就在諸公面前寫,可以嗎?"張宗本說可以。起初桌上有三支筆,突然就少了一支,接著就見紙上寫滿了字,後面還寫著"御史大夫李序頓首再拜"。這下張宗本信服了,他去告訴州官李湘,李湘就派人把李序請來,兩個人交往了好幾天。李序說,"我是五獄神的弟弟,我的七弟在薪州。我在冥間管理本郡。"李序也喝酒,說話的聲音像女人,很善於辭令,談笑風生。他有一首嘲笑巫師的詩說:"魍魎何曾見,頭旋即下神。圖他衫子段,詐道大王嗔。"這樣的詩很多,就不一一記載了。後來,李序說要到薪州去看弟弟。他到薪州是七月中旬,到後讓僕人王筠給長孫郢送去新米二斗和一封信。當時,鄰近幾州的人,都請李序幫助避災,他批寫的字現在還留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