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23.【張仲殷】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戶部郎中張滂之子,曰仲殷,於南山內讀書,遂結時流子弟三四人。仲殷性亦聰利,但不攻文學,好習弓馬。時與同侶挾彈,游步林藪。去所止數里,見一老人持弓,逐一鹿繞林,一矢中之,洞胸而倒。仲殷驚賞。老人曰:"君能此乎?"仲殷曰:"固所好也。"老人曰:"獲此一鹿,吾無所用,奉贈君,以充一飯之費。"仲殷等敬謝之。老人曰:"明日能來看射否?"明日至,亦見老人逐鹿。復射之,與前無異,復又與仲殷。仲殷益異之。如是三度,仲殷乃拜乞射法。老人曰:"觀子似可教也。明日復期於此,不用令他人知也。"仲殷乃明日復至其所。老人還至,遂引仲殷西行四五里,入一谷口。路漸低下,如入洞中,草樹有異人間,仲殷彌敬之。約行三十餘里,至一大莊,如卿相之別業焉。止仲殷於中門外廳中,老人整服而入,有修謁之狀。出曰:"姨知君來此,明日往相見。"仲殷敬諾而宿於廳。至明日,敕奴僕與仲殷備湯沐,更易新衣。老人具饌於中堂,延仲殷入拜母。仲殷拜堂下,母不為起,亦無辭讓。老人又延升堂就坐,視其狀貌,不多類人,或似過老變易,又如猿玃之狀。其所食品物甚多,仲飲食次,亦不見其母動匕箸,倏忽而畢。久視之,斂坐如故,既而食物皆盡。老人復引仲殷出,於廳前樹下,施床而坐。老人即命弓矢,仰首(首原作臥,據明抄本改。)指一樹枝曰:"十箭取此一尺。"遂發矢十枝,射落碎枝十段,接成一尺,謂仲殷曰:"此定如何?"仲殷拜於床下曰:"敬服。"又命牆頭上立十針焉,去三十步,舉其第一也。乃按次射之,發無不中者也。遂教仲殷屈伸距跗之勢。但約臂腕骨,臂腕骨相柱,而弓已滿。故無強弱,皆不(不字原缺,據明抄本補。)費力也。數日,仲殷已得其妙。老人撫之,謂仲殷曰:"止於此矣。勉馳此名,左右各(明抄本名作且)教取五千人,以救亂世也。"遂卻引歸至故處。而仲殷藝日新,果有善射之名。受其教者,(者字原空缺,據明抄本、黃本補。)雖童子婦人,即可與談武矣。後父卒除服,偶游於東平軍,乃教得數千人而卒。其老人蓋山神也。善射者必趫度通臂,故母類於猿焉。(出《原化記》)
【譯文】
戶部郎中張滂的兒子叫仲殷,在南山讀書時,結交了幾個同年的子弟。仲殷聰明機靈,但不愛讀書喜歡騎馬射箭,常常帶著弓箭和同伴們到樹林裡去玩。有一次他們走出去三四里地,在林子裡遇見一個老人拿著弓箭正追趕一隻鹿。老人只一箭就把鹿射中,箭穿鹿胸。仲殷十分讚賞。老人問,"你能達到這個程度嗎?"仲殷說,"我倒是希望射得這麼好。"老人說,"我得了這個鹿也沒什麼用,送給你們拿回去吃了吧。"仲殷和同伴們十分感謝。第二天來,又看老人在追一頭鹿,又是一箭射中,射中後又把鹿送給了仲殷,第三天仍是這樣。仲殷非常驚異佩服,就拜求老人教給箭法。老人說,"我看你還可以傳授,明天你再到這兒來,別告訴別人。"第二天仲殷如約來到時,老人也來了,就領著仲殷往西走了四五里,走進一個山口,路漸漸低下去,好像走進一個洞裡。洞裡的樹木花草也和外面不一樣,仲殷更加敬服老人。大約走了三十里地,來到一個大莊園,看樣子像王公大臣的別墅。老人讓仲殷在中門外等著,自己整好衣冠走近去,好像要對誰行大禮參見。不一會老人出來說,"姨知道你來了,明天要你去見她。"仲殷就住在前廳,等候接見。第二天,老人讓僕人準備了熱水給仲殷洗浴,換上新衣,在大廳擺了酒席,請仲殷參拜老太太。仲殷趕忙跪拜,老太太沒起身,也沒什麼禮讓的客氣話。老人就請仲殷入席。仲殷看這位老太太不像人,也許是太老以後變了形,倒像個大猿猴。桌上的酒菜十分豐盛,仲殷都吃完了,也不見老太太動筷子。但是轉眼間,桌上的酒菜全都沒有了。仲殷仔細看老太太,見她還是一動不動地坐著。宴畢老人領仲殷到院裡,在廳前的樹下放了一張床坐下。接著老人拿來弓箭,抬頭指著一個樹枝說,"我發十箭射下一尺樹枝來。"說著就連發十箭,射下來十段樹枝。仲殷把碎枝接起來一量。正好一尺。老人問這個技術怎麼樣,仲殿跪拜在地,連說,"佩服之極!"老人又讓在牆頭紮上十根針,在三十步外,從第一根起,挨著順序根根全都射中。老人接著教仲殷各種射箭的姿勢和訣竅,指點仲殷臂在拉弓時要盡力向內彎,彎到碰到腕骨的程度也能把弓拉滿,到了這個程度,那就不論拉強弓還是弱弓,都會毫不費力了。過不幾天,仲殷就掌握了訣竅。老人高興地說,"就教這些就夠你用了。以後你出了名,可以再教五六千個善射的人,就可以在國家有亂時平定亂世了。"然後老人就把仲殷領到來時的山口。仲殷的箭法越來越精,經他指點過的,那怕是婦女兒童,都精通武藝兵法。後來仲殷父親死了,他料理完喪事,偶然到東平軍中去,教了好幾千將士學箭術才去世。原來那位老人就是山神。善於射箭的人都必然雙臂特別健壯,所以那個老太太就像猿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