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22.【裴度】原文及譯文

裴度少時,有術士云:"命屬北斗廉貞星神,宜每存敬,祭以果酒。"度從之,奉事甚謹。及為相,機務繁冗,乃致遺忘。心恆不足,然未嘗言之於人,諸子亦不知。京師有道者來謁,留之與語。曰:"公昔年尊奉神,何故中道而止?崇護不已,亦有感於相公。"度笑而已。後為太原節度使,家人病,迎女巫視之。彈胡琴,顛倒良久,蹶然而起曰:"請裴相公。廉貞將軍遣傳語'大無情,都不相知耶?'將軍甚怒,相公何不謝之。"度甚驚。巫曰:"當擇良日潔齋,於淨院焚香,具酒果,廉貞將軍亦欲現形於相公。其日,度沐浴,具公服,立於階下,東向奠酒再拜。見一人金甲持戈,長三丈餘,北向而立。裴公汗洽,俯伏不敢動,少頃即不見。問左右,皆雲無之。度尊奉不敢怠忽也。(出《逸史》)
【譯文】
裴度少年時曾經聽一個算卦人說,自己屬北斗廉貞星神,應該心存敬畏,還要常常備好祭品果酒供奉星神。裴度很相信,就常常祭祀自己的星神。後來裴度拜了相,公務太繁忙,就漸漸忘了,覺得敬不敬設什麼關係。不過這想法他沒跟人講過,別人也不知道。有一次京城有個道士拜見,裴度留他談話。道士說,"您過去尊奉天神,為什麼後來不敬奉了呢?是你的守護神感謝你的供奉,才保佑你到了今天。"裴度笑而不答。後來裴度謝任太原節度使時,家裡人生病,請來女巫跳神。女巫彈著胡琴,顛三倒四昏昏沉沉了好半天,突然跳起來說,"有請裴相公,廉貞將軍傳話說你太不講情義,都把他忘了。將軍很生氣。相公為什麼不向廉貞將軍請罪呢?"裴度大吃一驚。女巫又說,"請你選個好日子,淨身齋戒,在清潔的院子裡燒上香,擺上酒果,廉貞將軍將會現形和你相見的。"這天,裴度沐浴淨身穿上官服,站在院裡面向東方灑酒祭拜。只見眼前出現了一個三丈多高的大神,穿著金甲手持長矛,面朝北站著。裴度嚇得出了一身汗,跪伏在地上不敢動。不一會兒那大神就消失了。裴度問左右的人,誰也沒有看見。從此後他就更加尊奉大神,再也不敢有絲毫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