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213 第六卷 潞令》古文翻譯

原文

宋國英,東平人,以教習授潞城令。貪暴不仁,催科尤酷,斃杖下者,狼藉於庭。余鄉徐白山適過之,見其橫,諷曰:「為民父母,威焰固至此乎?」宋揚揚作得意之詞曰:「喏!不敢!官雖小,蒞任百日,誅五十八人矣。」後半年,方據案視事,忽瞪目而起,手足撓亂,似與人撐拒狀。自言曰「我罪當死!我罪當死!」扶入署中,逾時尋卒。嗚呼!幸有陰曹兼攝陽政;不然,顛越貨多,則「卓異」聲起矣,流毒安窮哉!

異史氏曰:「潞子故區,其人魂魄毅,故其為鬼雄。今有一官握篆於上,必有一二鄙流,風承而痔舐之。其方盛也,則竭攫未盡之膏脂,為之具錦屏;其將敗也,則驅誅未盡之肢體,為之乞保留。官無貪廉,每蒞一任,必有此兩事。赫赫者一日未去,則蚩蚩者不敢不從。積習相傳,沿為成規,其亦取笑於潞城之鬼也已!」

聊齋之潞令白話翻譯:
宋國英,是東平縣人,以教習資格被任命為潞城縣令。他上任後,非常貪婪暴虐,尤其是催逼賦稅,最為殘酷。被他用棍子打死的老百姓,常常橫七豎八地躺滿了縣衙大堂。我的同鄉徐白山一次路過潞城縣,見他如此橫暴,便諷刺他說:「你作為百姓的父母官,威風氣焰竟到了如此程度嗎?」宋國英揚揚得意地說:「不敢,不敢!我官雖小,但到任一百天,已打死五十八人了。」

過了半年,宋縣令正在伏案處理公務,忽然瞪著眼站了起來,手腳一頓亂撓,像是與人撐拒的樣子,嘴裡連連說著:「我有罪該死,我有罪該死!」衙役把他扶進後堂,一會兒便一命嗚呼了。唉!幸虧還有陰曹地府在管理著人世間的事情,不然,像宋國英這樣的「父母官」,殺人越貨愈多,「政績卓異」的名聲也就傳開了,流毒還有窮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