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65.【符契元】全篇古文翻譯

唐上都昊天觀道士符契元,閩人也,德行法術,為時所重。長慶初,中夏,晨告門人曰:「吾習靜片時,慎無喧動。」乃扃戶晝寢。既而道流四人,邀延出門。心欲有詣,身即輒至,離鄉三十餘年,因思一到,俄造其居。室宇摧落,園圃荒蕪,舊識故人,孑遺殆盡。時果未熟,乃有鄰里小兒,攀緣採摘,契元護惜咄叱,曾無應者,契元愈怒。傍道流止之曰:「熟與未熟,同歸摘拾,何苦掛意也。」又曾居條山煉藥,乃亦思一遊,忽已至矣。恣意歷覽,遍窮巖谷。道流曰:「日色晚,可歸矣。」因同行入京。道上忽逢鳴騶,導引甚盛。契元遽即避路,道流曰:「陽官不宜避陰官,但遵路而行。」須臾,前導數輩,望契元即狼狽奔迸。及官至,諦視之,乃僕射馬驄,時方為刑部尚書。素善契元,馬亦無恙。與契元晤,心獨異之。日已夕矣,遲明,即詣開化坊訪馬,而與兵部韓侍郎對弈,因留連竟日。而旁察辭氣神色,曾無少異,私怪其故。有頃,聞中疾,不旬日而歿。又給事李忠敏雲,此是陶天活,有道術者,中朝奉道者多歸之。天活本安南人,非閩人也,能於入靜日,多神遊諸岳。馬公事人皆知之。(出《集異》)
【譯文】
唐朝上都昊天觀裡有個道士叫符契元,是閩地人,他的德行和法術都為當時人所看重。長慶初年五月,他早晨告訴守門人說:「我習慣靜養一會兒,小心不要吵鬧。」於是關上門窗白天睡覺。一會兒,有四個道士邀請他出了門。他心裡想去什麼地方,身體就立即到什麼地方。離開家鄉三十多年了,想回去一趟,於是立即到了他家。只見房屋殘破,園田荒蕪,熟人一個也沒有了。樹上的果子還沒成熟,鄰里小孩就爬上去採摘,契元護惜果子,大聲驅趕小孩,但是誰也不聽,契元更為惱火。旁邊有個道士制止他說:「熟的也好,不熟的也好,早晚都要摘的,何苦放在心上呢!」契元曾在條山上煉過藥,便想前去一遊,忽的一下便到了。他盡情遊歷觀覽,遍及高山深谷。道士說:「天色已晚,應該回去了。」便跟他同行入京。路上忽然聽到趕馬人的吆喝聲,好像有許多人馬。契元迅即閃開路,道士說:「陽間的官不應躲避陰間的官,只管沿著路走就行。」不一會兒,趕馬的前導數人,看到契元便狼狽逃散。等後面的官人到跟前時,仔細一看,原來是僕射馬驄,這時剛剛擔任刑部尚書。他一向跟契元友善,他的身體也沒有病。看到契元時便上前相見,契元在心裡覺得很奇怪。這時天已傍晚了,第二天沒等天亮,契元就去開化坊看望馬驄,馬正與兵部韓侍郎下棋,便在那裡逗留了一天。他在一旁觀察其語氣神色,並無少許特異之處,私下甚覺奇怪。過了一段時間,聽說他中了病,不到十天就死了。又據給事李忠敏說,此人是陶天活,是個有道術的人,中朝奉道者多歸之。天活本是安南人,不是閩地人,能在入靜的時候神遊各處山嶽。馬公的事情,人們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