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73 第二卷 九山王》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曹州李姓者,邑諸生。家素饒。而居宅故不甚廣;捨後有園數畝,荒置之。

一日,有叟來稅屋,出直百金。李以無屋為辭。叟曰:「請受之,但無煩慮。」李不喻其意,姑受之,以覘其異。越日,村人見輿馬眷口入李家,紛紛甚伙,共疑李第無安頓所,問之。李殊不自知,歸而察之,並無跡響。過數日,叟忽來謁。且云:「庇宇下已數晨夕。事事都草創,起爐作灶,未暇一修客子禮。今遣小女輩作黍,幸一垂顧。」李從之。則入園中,欻見捨宇華好,嶄然一新。入室,陳設芳麗。酒鼎沸於廊下,茶煙裊於廚中。俄而行酒薦饌,備極甘旨。時見庭下少年人往來甚眾。又聞兒女喁喁,幕中作笑語聲。家人婢僕,似有數十百口。李心知其狐。席終而歸,陰懷殺心。每入市,市硝硫,積數百斤,暗布園中殆滿。驟火之,焰亙霄漢,如黑靈芝,燔臭灰瞇不可近;但聞鳴啼嗥動之聲,嘈雜聒耳。既熄,入視。則死狐滿地,焦頭爛額者,不可勝計。

方閱視間,叟自外來,顏色慘慟,責李曰:「夙無嫌怨;荒園歲報百金,非少;何忍遂相族滅?此奇慘之仇,無不報者!」忿然而去。疑其擲礫為殃,而年餘無少怪異。時順治初年,山中群盜竊發,嘯聚萬餘人,官莫能捕。生以家口多,日憂離亂。適村中來一星者,自號「南山翁」,言人休咎,了若目睹,名大噪。李召至家,求推甲子。翁愕然起敬,曰:「此真主也!」李聞大駭,以為妄。翁正容固言之。李疑信半焉。乃曰:「豈有白手受命而帝者乎?」翁謂:「不然。自古帝王,類多起於匹夫,誰是生而天子者?」生惑之,前席而請。翁毅然以「臥龍」自任。請先備甲冑數千具、弓弩數千事。李慮人莫之歸。翁曰:「臣請為大王連諸山,深相結。使嘩言者謂大王真天子,山中士卒,宜必響應。」李喜,遣翁行。發藏鏹,造甲冑。翁數日始還,曰:「借大王威福,加臣三寸舌,諸山莫不願執鞭靮,從戲下。」

浹旬之間,果歸命者數千人。於是拜翁為軍師;建大纛,設彩幟若林;據山立柵,聲勢震動。邑令率兵來討,翁指揮群寇,大破之。令懼,告急於兗。兗兵遠涉而至,翁又伏寇進擊,兵大潰,將士殺傷者甚眾。勢益震,黨以萬計,因自立為「九山王」。翁患馬少,會都中解馬赴江南,遣一旅要路篡取之。由是「九山王」之名大噪。加翁為「護國大將軍」。高臥山巢,公然自負,以為黃袍之加,指日可俟矣。東撫以奪馬故,方將進剿;又得兗報,乃發精兵數千,與六道合圍而進。軍旅旌旗,彌滿山谷。「九山王」大懼,召翁謀之,則不知所往。「九山王」窘極無術,登山而望曰:「今而知朝廷之勢大矣!」山破,被擒,妻孥戮之。始悟翁即老狐,蓋以族滅報李也。

異史氏曰:「夫人擁妻子,閉門科頭,何處得殺?──即殺,亦何由族哉?狐之謀亦巧矣。而壤無其種者,雖溉不生;彼其殺狐之殘,方寸已有盜根,故狐得長其萌而施之報。今試執途人而告之曰:『汝為天子!』未有不駭而走者。明明導以族滅之為,而猶樂聽之,妻子為戮,又何足雲?然人之聽匪言也,始聞之而怒,繼而疑,又繼而信;迨至身名俱殞,而始知其誤也,大率類此矣。」

聊齋之九山王白話翻譯:
曹州府有一個姓李的書生,家裡很富有,但住宅不寬敞。宅子後面有一個幾畝地的園子,一直荒廢著。

一天,一個老頭來租他的房子住,願出一百兩銀子作租金。李生以沒有多餘的房子為由謝絕他。老頭對李生說:「請你放心收下租金,不要顧慮。」李生也不知道他的意思,就暫且收下租金,看看是怎麼回事。

過了一天,村裡的人見有車馬家眷進了李家的大門,紛紛揚揚好像有很多人。大家都懷疑李家宅子並不大,怎麼住得下這麼多人?有的來問李公子,李卻一點也不知道這回事。回家看了看,並沒任何跡象和動靜。

又過了幾天,租房子的老頭忽然來拜訪,對李生說:「搬來貴府已經好幾天了,事事都得重新安排,又得支鍋做飯,又得打鋪睡覺,一直沒來得及來拜訪主人。今天叫小女做了頓便飯,請你一定賞光過去坐坐。」李公子當即跟著老頭去赴宴。

一走進他家後面的園子,忽見房舍一片,非常華麗,都是新蓋的。進入正房,房裡陳設也很漂亮。酒鼎正在廊下沸著,茶爐的煙也從廚房裡裊裊冒向天空。剛落坐一會兒,就端上了酒菜,儘是山珍海味。時常看到門外有少年人來來往往,又聽到男女青年聒聒說話,歡聲笑語不絕於耳,家人奴婢像有一百多人。李公子心裡已經明白,這家人家是狐。

李生喝完了酒回到自己房裡,心裡暗起殺機。他每次去趕集,就買下一些硫磺、芒硝,積攢了幾百斤,暗暗佈滿後園。等他佈置好了,就驟然點燃,頓時滿園烈火沖天,濃煙滾滾,燒得臭不可聞。群狐亂叫之聲驚天動地,嘈雜一片。燒了一陣子,大火才滅了。進園子一看,滿園都是燒死的狐狸,焦頭爛額的,不計其數。李生正檢看間,老頭自外面進來,滿臉悲慘,責怪李公子說:「我與你遠日無仇,近日無恨,租你的荒園出銀百兩作租金,也算對得起你。你怎麼忍心燒滅我的全家!這個奇仇大恨,哪有不報的道理!」說完,憤然而去。李生怕它們來報復,加強了防範。可是一年多的時間,沒有任何動靜。

順治初年,山中盜賊群起,約聚集了一萬多人,官兵也不能剿滅他們。李生因為家中人多財豐,天天發愁,怕賊下山來搶劫。正在為難之際,村中來了一個算命先生,自稱「南山翁」,算人的生死命運,禍福吉凶,了然如他親見。一時名聲大振。李公子也請他來家算卦,算命先生一進屋就肅然起敬,驚呼:「足下乃真主也!」李公子聽了大吃一驚,以為這是無稽之談。算命先生卻鄭重其事地堅持這樣說。李公子半信半疑,對算命先生說:「哪有白手起家而成了帝王的?」算命先生說:「不然!自古帝王君主有很多是出身匹夫的,有誰生下來就是天子的呢?」李公子仍持懷疑態度,但對算命先生卻尊敬起來,請他上坐。算命先生竟以「臥龍」自居。提議先準備胄甲幾千套,弓箭幾千副。李公子顧慮招不起人馬來,算命先生說:「臣願為大王聯合諸山人馬,訂立盟約,並宣揚大王為真龍天子,山中將領、士卒必然前來響應。」李公子很高興,便讓先生去按計劃行事。他把家藏的銀子全部拿出來,製造胄甲,購買弓箭,準備起事。隔了幾天,算命人來說:「憑借大王的福威,加上我三寸不爛之舌,各山頭領沒有不願歸你指揮的。」果然,沒出十天,就有數千人馬來歸順。於是李公子便拜算命先生為軍師,樹起大旗,設置五色彩旗,佔據山頭,建造圍牆,一時聲勢大振。縣官帶兵來剿,算命人指揮兵馬,打得官兵大敗而歸。縣官害怕,報告了兗州知州。兗州兵遠來討伐,算命人又指揮人馬埋伏起來,一舉將兗州兵打得大敗,傷亡慘重。從此,李公子聲勢更大,人馬到了一萬多。李公子便自立為「九山王」。算命人愁馬少,又謀劃派一支兵搶劫了京城解往江南的軍馬。於是「九山王」威震天下,加封算命人為「護國大將軍」。

從此,李公子在山上高枕無憂,非常自負,以為黃袍加身稱王稱帝的日子為期不遠了。不料,東撫因為奪馬一事,已經準備進剿他們;後又得到兗州兵敗的報告,便會集了六路兵馬,精兵數千,四面包剿「九山王」。這時人喊馬叫,遍佈山谷。「九山王」大為震驚,呼喚算命人來商議對策,卻已不見了。「九山王」束手無策,他登上山頂一望,長歎道:「我今日才知朝廷的勢力之大了!」

不久,官兵攻破山寨,李公子被擒,妻子老小全家被殺。他這才明白,算命先生就是當年的老狐狸,原來是以殺害李公子滿門來報他當年的滅族之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