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35.【侯思止】文言文翻譯

唐侯思止貧窮,不能理生業,乃依事恆州參軍高元禮。而無賴詭譎,無以逾也。時恆州刺史裴貞杖一判司。則天將不利王室,羅織之徒已興矣。判司謂思止曰:"今諸王多被誅戮,何不告之?"思止因請狀,遂告舒王及裴貞謀反。詔按問,並族誅,授思止游擊將軍。元禮懼而思媚之,引與同坐,呼為"侯大"曰:"國家用人不次,若言侯大不識字,可奏云:'獬豸亦不識字,而能觸邪。"則天果曰:"欲與汝御史,人云汝不能識字。"思止以獬豸對,則天大悅,即授焉。元禮復教曰:"聖上知侯大無宅,倘以沒官宅見借,可拜謝而不受。聖上必問所由,可奏云:'諸反逆人宅,惡其名,不願坐其內。'"果如言,則天復大喜,恩賞甚優。(出《譚賓錄》)
【譯文】
唐朝人侯思止家境貧困,不能維持生活,於是投奔依附恆州參軍高元禮。但是,這個人行為無賴,心地陰險詭詐,沒有人能趕得上他。當時,恆州刺史裴貞杖罰一名判司。這位判司懷恨在心。這時候,武則天已經露出了除滅王室篡奪政權的野心,廣為搜羅黨羽。這位判司對侯思止說:"現在諸位王子多數都被武則天殺害,你何不趁此機會告發舒王與裴貞謀反呢?"侯思止聽信了這位判司的話,果然奏上狀紙,誣告舒王與裴貞圖謀造反。朝廷下令追查,舒王與裴貞全家都被處死,並授任侯思止游擊將軍。高元禮懼怕侯思止,進而向侯獻媚,將侯按同輩看待,跟自己同起同坐。並且,稱呼侯思止為"侯大",為他出謀劃策說:"眼下朝廷用人不按資歷、能力,如果說侯大不識字,你可以上奏朝廷說:'獬豸還不識字呢,但是卻能用它的獨角辨別忠奸、善惡。'"。則天皇后果然召見侯思止,問他:"想任你為御史,人們說你不認識字。"侯思止用獬豸可辨別善惡回答武則天。武則天果然非常高興,立即授任他為御史。高元禮又教給侯思止說:"則天皇后知道你沒有居住的宅第,假若將沒收的官宅暫時借給你住用。你可以拜謝而不接受。則天皇后一定要問你緣由,你就說:'這些反叛您的逆賊的宅第,我非常厭惡它們的名聲,不願意住在那裡。'"後來,果然像高元禮預料的那樣,侯思止如果是跟武則天說了。武則天聽了後又特別高興,對侯思止的恩寵與賞賜特別優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