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25.【韓全誨】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唐昭宗以宦官怙權,驕恣難制,常有誅剪之意。宰相崔胤嫉忌尤甚。上敕胤,凡有密奏,當進囊封,勿於便殿面奏。以是宦官不能知。韓全誨等乃訪京城美女數十以進,密求宮中陰事。天子不之悟,胤謀漸洩。中官以重賂甘言,請藩臣為城社,視崔胤眥("眥"原作"皆",據《北夢瑣言》改)裂。時("時"原作"肘",據明抄本改。)因伏臘宴聚,則相向流涕,辭旨諂諛。會汴人寇同華知崔胤之謀,於是韓全誨引禁軍,陳兵伏,逼帝幸鳳翔。他日崔胤與梁祖協謀,以誅閹官。未久,禍亦及之,致族絕滅。識者歸罪於崔胤。先是其季父安潛常謂所親曰:"滅吾族者,必緇兒也。"緇兒即胤小字。河東晉王李克用聞胤所為,謂賓佐曰:"助("助"字原缺,據《北夢瑣言》補。)賊為虐者,其崔胤乎。破國亡家,必在此人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昭宗因為宦官專權,驕橫跋扈難以駕御,常常懷有誅滅剪除他們的想法。宰相崔胤更是忌恨這些專權的宦官。唐昭宗讓崔胤,凡是機密的奏章,一定裝入囊袋中並且密封好,呈送給他。一定不要在便殿面奏。用這種方法不讓宦官們知道內中的情由。宦官韓全誨等得知這一事情後,在京城訪求到幾十個美女進獻給昭宗皇上,通過這些美女暗中掌握皇上密謀的事情。昭宗皇帝沒有覺察韓全誨等人的陰謀,使得他與宰相私下商議剪除宦官的事情漸漸洩露出來。韓全誨等宦官,用重金與甜言蜜語賄賂在朝外的藩鎮節度使們作為自己的靠山,視宰相崔胤為眼中釘,恨不得吃了他。當時正值伏臘祭祀聚宴,崔胤同昭宗皇上痛哭流涕,言辭諂諛。恰巧汴人寇同華得知崔胤的謀劃,並密告給韓全誨。於是韓全誨調動宮中禁軍,擺開陣勢,逼迫昭宗皇帝移駕鳳翔。這之後,宰相崔胤與梁祖協密謀想誅滅宦官,不久,就招來了禍患,至使全族人被殺。有見識的人認為:這是崔胤自己招至來的罪禍。起初,是崔胤的叔父崔安潛曾對親屬說過:"使我們崔家獲滅族之罪的,一定是緇兒啊。"緇兒,即是崔胤的小名。河東晉王李克用聽到崔胤的所做所為,對賓客、幕僚們說:"幫助宦官逆賊施行虐政的人,就是他崔胤啊!國破家亡,一定都出在這個人身上。"